-

第二日,李洛神清氣爽的洗漱下樓。

不過當他走到一樓客廳時,卻是忍不住的一愣,因為那餐桌前,竟是坐著好幾道熟悉的身影。

左側是長髮挽起,氣質脫俗的薑青娥,絕美的容顏在清晨曦光下猶如是寶石般,耀耀生輝,金色眸子彷彿是散發著一種難以言語的魅力,讓人忍不住的就要沉迷其中。

在其身旁,還坐著顏靈卿,她手肘抵著桌麵,撐著臉頰,神色帶著一點戲謔。

薑青娥,顏靈卿對麵坐著呂清兒,纖細的身姿如柳葉一般,肌膚如白玉,容顏清麗動人。

而顏靈卿的戲謔,則是衝著呂清兒而去,因為此前她們在來到這裡的途中,正巧遇見了後者,雙方見麵,顯然都是怔了一下,原本她以為呂清兒經過上次的挫敗,應該會轉身逃走,但冇想到這小妮子勇氣很強,居然在這種時候再度迎上薑青娥,打著招呼。

薑青娥這一次倒冇有顯露什麼攻擊性,而是與其平常的交流了一下,最終一起來了李洛這邊。

隻不過兩女雖然神態平和,但作為旁觀者的顏靈卿,還是能夠感覺到一些複雜的暗流在湧動。

真是...有趣。

在這三女中間處,白萌萌則是站著,少女身軀嬌小,容顏我見猶憐,裙襬下露出白皙的小腿,如白藕一般。

作為此處的主人家,白萌萌還在為三女倒茶,顯得格外乖巧。

薑青娥,顏靈卿與呂清兒倒是在偶爾的交談,神色皆是帶著淺笑,隻是白萌萌卻感覺氣氛稍微的有點異樣的感覺。

下樓的李洛,頓時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咦,你們怎麼都來了?”李洛迎著她們的目光,有些詫異的擺了擺手。

他走下樓梯,突然見到樓梯下還有著辛符的身影,此時的他,搬出了畫架,神色稍微有點振奮的勾畫著,似乎是想要為眼前這一幕留影。

他見到李洛,連忙道:“隊長,要不要欣賞一下我的最新力作?”

李洛嗬嗬一笑,旋即麵無表情的道:“不必了,對於你的畫技我已經有很深刻的瞭解了。”

辛符聞言,看向李洛的目光中不由多了幾分怨念。

李洛才懶得理他,直接走向餐桌,對著幾女笑道:“三位大駕光臨,真是讓我們這個小宿舍蓬蓽生輝啊。”

薑青娥金色眸子看向他,淡笑一聲,道:“恭喜你啊,奪得新生第一。”

李洛謙虛的道:“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萌萌也出了很大的力氣。”

畫架後的辛符抬起頭,眼神幽怨,你這直接把我給忽視了?

“加油,什麼時候打敗了秦逐鹿,你就算是貨真價實的新生第一人了。”薑青娥螓首微點,鼓勵道。

李洛聞言,有點頭疼,他這次能夠打敗王鶴鳩他們,其實已經算是傾儘全力了,甚至連初步掌握的雙相之力都施展了出來,這纔算是拚了一個兩敗俱傷,而如果他這一次是對上秦逐鹿的話,李洛感覺恐怕隻能是三七開...

他三,秦逐鹿七。

畢竟,他這雙相,其實也就與單一的上八品相相差不多,可秦逐鹿,卻是生紋段第二紋的實力...

還有一點,秦逐鹿一旦進入戰鬥狀態,凶性太甚,李洛真懷疑自己能不能擋得住他的攻勢。

顏靈卿托腮,笑道:“李洛,加油哦,青娥可是說了你能奪得新生第一,就給你福利的哦。”

說話的時候,眸光掃了對麵的呂清兒一眼,然後就見到後者那如冰湖般的眸子,似乎是波動了一下,當即唇角就忍不住的一彎。

薑青娥隨手從桌上取過一根香蕉,剝皮塞到顏靈卿小嘴中,淡淡的道:“吃你的蕉吧。”

顏靈卿嗚嗚的抗議,然後貝齒就咬了下去。

李洛瞧得她們打鬨,也有些無奈,隻能含糊的道:“我儘力吧。”

此時呂清兒也是看來,露出淺笑:“因為月考後就有一段假期,所以來這邊找你,可以一起回大夏城。”

李洛笑著點點頭,道:“也好,不過在回大夏城之前,我還有個事情要做,清兒你可以先等等。”

“什麼事呀?”

李洛咧嘴一笑,神色振奮。

“好不容易得了五千積分,應該去把我最需要的東西兌換到手了。”

...

積分殿。

李洛,薑青娥,顏靈卿直奔兌換處。

“你好,兌換一份帝流漿!”

李洛意氣風華,將自己的徽章遞給了兌換處的導師,大手一揮,頗有些揮斥方遒的豪邁之感。

周圍過往的一些學員也是側目看來,畢竟帝流漿可是聖玄星學府中的頂尖資源,能夠換取此物的學生可並不多。

而且,還是一個一星院的新生。

“那是一星院此次排位戰的第一名,李洛...怪不得能有這麼多積分。”有學員認出了李洛。

“嘖嘖,他進入聖玄星學府才一個月時間,就湊齊了五千積分...”有人忍不住的有些酸氣。

“他身邊的是,薑青娥吧?據說她與李洛還有著婚約,這傢夥,也太讓羨慕了。”當然更多的目光,還是在李洛身邊的薑青娥身上,畢竟在聖玄星學府,要比起名氣的話,十個李洛都比不上薑青娥,即便他此次拿了一個積分第一。

但畢竟,薑青娥每年排位戰積分第一拿到手軟。

對於周圍那些議論聲,早已習以為常的李洛並未理會,他的目光期盼的望著那位取過徽章的兌換老師。

兌換導師看了李洛一眼,在確定了之後,便是神色鄭重的取出了一個深青色的木盒子,木盒上麵流淌著驚人的生命力。

導師打開木盒,從其中小心翼翼的捧出了一個約莫巴掌大小的竹罐,竹罐被打磨得有些透明,隱隱的可以看見其中流淌的粘稠液體。

那些粘稠液體彷彿是具備著生命一般,時而化為流光,時而化為液體,於竹罐內流動,宛如精靈一般。

竹罐表麵,銘刻著一道道神秘晦澀的光紋,每一道光紋,都是散發著強大的能量波動。

這個造型一出來,直接是讓人肅然起敬。

“這就是帝流漿嗎?”李洛感歎,眼中的期待更甚。

兌換導師將碧綠色的竹罐放在了李洛麵前。

“這麼多...應該是足夠用了吧?”李洛有些驚歎,然後伸手就要接過。

不過手剛剛伸出,就被兌換導師擋住,後者瞪了他一眼:“你想乾什麼?”

“不是給我的嗎?”李洛茫然道。

“都給你?”兌換導師似是被氣樂了,冇好氣的道:“這一罐帝流漿,就是把你洛嵐府給賣了,恐怕都買不起。”

李洛訕訕。

兌換導師也冇多嘲諷他,他取過一支以相力樹樹皮特製的針管,自罐子中吸出了一滴,最後又拿出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小綠瓶,將這一滴帝流漿給灌了進去。

“給你。”兌換導師將這指甲蓋大小的小綠瓶放在李洛麵前。

李洛望著麵前這迷你的小綠瓶,有點懵逼。

雖然他不知道牛彪彪為他煉製“補神膏”究竟需要多少帝流漿,但這麼一點,用屁股想也知道不夠啊!

我特麼辛辛苦苦賺五千積分,結果換來的帝流漿,就這麼一滴?你是不是在黑我的積分啊?

李洛有點怒,雙目冒火的盯著眼前那一罐帝流漿。

兌換導師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提醒。

“李洛同學,請你剋製住自己的情緒,聖玄星學府創建至今,還冇有人能夠從這裡搶東西。”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