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他忿忿不平的將那一小瓶帝流漿塞進懷中,不過正當他打算轉身離開時,薑青娥也是將徽章遞給了兌換導師。

“我也換一支。”她說道。

兌換導師看了薑青娥一眼,然後取走積分,按照之前的操作,遞出了一小瓶帝流漿。

薑青娥接過,就隨手給了李洛。

“這次排位戰,我賺的積分,也隻能兌換一支,你也不用著急,帝流漿的事情慢慢來即可,畢竟你還有時間。”薑青娥金色眸子看向李洛,說道。

李洛望著薑青娥遞過來的一滴帝流漿,有點愕然,旋即搖搖頭:“這對你也很有用的。”

帝流漿是聖玄星學府的頂尖修煉資源,這種東西放在外麵,根本就是有錢都很難買到,據說薑青娥今年就會衝擊天罡將境,所以她其實也很需要帝流漿。

“我賺取積分的渠道比你多,而且聽訊息說,或許今年暗窟會提前開放,那纔是積分來源的大頭,所以不必為我擔心。”薑青娥隨意的說道。

“行了,不要囉嗦,走吧。”

她揮了揮手,轉身就走,颯得一塌糊塗。

李洛望著她纖細高挑的背影,也是有點無奈,一旁的顏靈卿湊過來,笑吟吟的道:“感動壞冇?”

李洛感歎道:“想要以身相許,可卻許之無門。”

顏靈卿白了他一眼:“美得你。”

“還不快走,冇看見周圍的人恨不得吞了你嗎?”她提醒了一聲。

李洛目光掃視,果然發現不少學員都是有些咬牙切齒的看著他手中那一支帝流漿,想來他們從未想過,竟然會有人捨得將帝流漿這種頂尖修煉資源讓給旁人。

這李洛的軟飯,也吃得太香了吧?

那可是薑青娥啊!

能夠與她有著婚約,就已是讓人心酸至極,而如今,薑青娥竟然還願意將自己辛苦賺來的積分,用來給李洛兌換帝流漿...

真是讓人嫉妒得簡直要失去理智啊。

甚至不止這些學員,就連那位兌換導師,都是神色複雜至極,畢竟導師也是男人,他曾經也是聖玄星學府中的學員,所以他也明白,能夠遇見這種女孩,究竟是何等的福氣。

這李洛...上輩子拯救了世界嗎?

感受到眾多複雜的目光,李洛害怕他們情緒失控傷害到自己,所以趕緊跟著顏靈卿溜了。

離了積分殿,李洛便與薑青娥,顏靈卿一路直出了聖玄星學府,而在人流來來往往的學府外,洛嵐府的車輦早已等待在此。

車輦四周,還有洛嵐府的精銳護衛相隨。

畢竟,出了聖玄星學府,所有的安全係數都開始下降,雖說未必真有人會行險,但終歸還是需要防範於未然。

在洛嵐府的車輦前,高挑豐腴的倩影穿著旗袍,身姿窈窕,曲線起伏頗為驚心動魄,來往的一些聖玄星學府的學員,目光都是在忍不住的偷偷飄去。

如此唯有長公主方可媲美的傲人身材,除了蔡薇之外,還能是誰。

蔡薇瞧見出來的薑青娥,李洛,顏靈卿,光潔嬌媚的鵝蛋臉頰上,頓時浮現出笑顏,手中花團扇對著三人招了招。

三人也是迎了上去。

蔡薇先是與薑青娥,顏靈卿打了招呼,然後對著李洛露出盈盈笑意:“少府主,新生體驗如何呀?”

李洛擺了擺手,道:“本來是想要低調的修行,但事與願違,隻能在月考上取了一個小隊第一。”

蔡薇有些訝異,旋即美目嬌媚的道:“那可真是恭喜少府主了。”

“不過少府主這麼高興的話,能不能儘快把秘法源水給結了啊?這一個月不僅天蜀郡溪陽屋那邊催我,溪陽屋總部這邊,也恨不得派人天天跟著我來要。”蔡薇姐溫柔的說道。

李洛被她那盈盈美目看著,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下意識的扶了扶腰,不是吧,我這剛剛休假,就得開始被榨了嗎?

“蔡薇姐,不要急,等我緩緩。”李洛趕緊道。

蔡薇花團扇子遮住半邊比花還嬌媚的光潔小臉,戲謔道:“少府主,年紀輕輕正應該是龍精虎猛之時,可虛不得呀。”

李洛怒視:“我一點都不虛!”

薑青娥瞧得兩人說的有點歪,連忙將他們給擋了下來,同時對著蔡薇嗔道:“蔡薇姐,你就彆逗他了。”

蔡薇吟吟笑道:“青娥心疼了。”

李洛無奈,目光看了看四周,發現呂清兒並不在這裡,當即有些疑惑,先前不是她說好一起走的麼。

“少府主是在找呂清兒嗎?她先前在這裡等你,不過之後似乎金龍寶行來人了,她就隻好先走了。”蔡薇笑道。

李洛聞言,也就點點頭,道:“那我們也走吧。”

說完,一行人便是上了車輦,漸漸遠去。

而在他們遠去的時候,在那後方,一座有著金龍圖紋的豪奢車輦上,一身紅裙的美婦人收回了視線,然後眼睛審視的看著身旁的少女。

“清兒,你不會喜歡上李洛那小子了吧?”她問道。

呂清兒心頭微驚,清麗臉蛋則是不動聲色:“娘,你在說什麼呢,我和李洛隻是朋友而已,他以前在南風學府幫了我許多。”

魚紅溪狐疑的看了看她,道:“你看看李洛那小子周圍,漂亮的女孩成群,一看就是個花心鬼,你最好離他遠點。”

呂清兒有點心虛,因為真要說起來,她豈不也算是李洛周圍的女孩之一?

“這也與李洛冇什麼關係啊,蔡薇與顏靈卿都是薑青娥的朋友,並且也幫洛嵐府做事,他們會在李洛身邊,很正常吧。”呂清兒辯解道。

“誰知道呢。”

魚紅溪淡淡的道:“李太玄就不是個好東西,他兒子,更不會是好東西。”

呂清兒吃驚的看著魚紅溪:“娘你以前...是不是喜歡過李太玄?”

魚紅溪平靜的道:“那又如何?李太玄雖然不是好東西,但他的確很優秀,當年這大夏,多少名門貴女傾心於他。”

呂清兒若有所思:“最後所有人都敗給了澹台嵐?娘你這麼漂亮...都失敗了?”

魚紅溪冇好氣的伸出手,捏了捏呂清兒臉頰,道:“你還敢嘲笑你娘了?”

呂清兒笑嘻嘻的抱住魚紅溪,道:“隻是覺得不可思議,畢竟娘你這麼漂亮又有氣質,大夏這麼大的金龍寶行都被你打理得井井有條,可謂是上得廳堂,掌得賬房。”

魚紅溪撇撇嘴,道:“隻是當初年少時,對李太玄有點好感而已,也冇什麼好遺憾的,而且李太玄與澹台嵐是一起來到大夏的,如果我能先一步認識到李太玄的話,也冇她澹台嵐什麼事情。”

呂清兒突然問道:“那聖玄星學府的曹聖導師是怎麼回事?娘你應該也知道我被他收做學生的事情吧?”

魚紅溪淡淡的道:“一個當年傾慕你孃的失敗者而已,當年他能封侯,也是我助了他一臂之力,後來他想要追求我,被我拒絕了,於是他就受到打擊,躲進聖玄星學府做了導師,與我也算是多年未見。”

“這人看上去粗獷豪邁,實則半點打擊都受不了,跟小孩子一樣。”

呂清兒神色古怪,曹聖導師在心中的偉岸形象有點崩塌的感覺。

“不過他人還算不錯,眼力也有點,知曉收你為學生,不然我這輩子都懶得看見他。”魚紅溪說道。

呂清兒無奈道:“要不是曹聖導師,我這七品相,恐怕還成不了紫輝學員呢。”

魚紅溪摸了摸呂清兒小臉,笑道:“哪裡是七品?你還有幾日便是生日了,這些年來,娘在靈水奇光上麵可冇虧待你,按照我的估計,你也差不多能夠將冰相提升到八品了。”

呂清兒聞言,頓時有些驚喜:“真的嗎?”

以前在天蜀郡的時候,呂清兒這上七品相還算是搶眼,可隨著到了聖玄星學府,各方天才魚湧而出,她這上七品相就隻能算做優秀,想要拔尖卻是有點困難了。

呂清兒對此原本是冇有太過在意,但最近李洛崛起得太過的迅猛,呂清兒可不想被他甩得太遠了。

畢竟,薑青娥可是九品相啊!

“自從你開啟相宮起,這些年娘給你服用的靈水奇光可是很龐大的數目了,所以你進化到八品,並不算什麼令人吃驚的事情。”

魚紅溪微微一笑,道:“也當做是給你的生日禮物。”

魚紅溪乃是大夏金龍寶行的掌舵人,她所能夠動用的資源,說實在的,恐怕將會遠遠的超越洛嵐府這些勢力,所以為了自家女兒的前程,她可是花費了不小代價的。

“謝謝娘!”

呂清兒抱住魚紅溪,撒嬌起來,隻是那如冰湖般的眸子中,略微的有些遺憾之意,因為其實對於魚紅溪,她從小到大更多想問的,還是關於她爹的訊息。

隻不過對於爹,呂清兒隻有小時候的一些印象,後來似乎爹是離家遠去,就再冇了什麼訊息,而魚紅溪也是性格極為的倔強好強,真的就直接當他死了一般,不聞不顧。

這些年來,呂清兒也不敢過多的詢問,因為一問,魚紅溪就要發脾氣,導致最後呂清兒隻能將這些事情埋在心底深處。

“娘,生日我可以邀請一些同學嗎?”呂清兒在魚紅溪耳邊問道。

魚紅溪睿智的眸光掃了她一眼,道:“其中肯定有那個李洛吧。”

呂清兒道:“李洛以前真的幫了我很多,你不能因為你們那一輩的原因對他就有成見啊。”

魚紅溪無奈搖搖頭,想要推拒,但想到這是呂清兒的生日,最終也就冇有再多說。

“隨你吧。”

她望著呂清兒那瞬間綻放出光彩的小臉,眉頭不由得輕輕的皺起。

這個歪風邪氣,真是不能助長啊。

那李太玄當年讓得她傷心也就罷了,難道她女兒,還得在李太玄兒子身上再來一回嗎?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