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章

十萬積分

當李洛與薑青娥一行人回到洛嵐府總部時,還不待他們休息,便是見到牛彪彪端著熱氣騰騰的大補之湯,笑容滿麵的出現在了麵前。

“少府主啊,一個月不見,精神倒是足了一些,不過補湯還是不能免的,趕緊喝掉。”牛彪彪笑道。

李洛見到牛彪彪,也是露出笑容,趕緊接過補湯,道:“一個月不見彪叔,也想這補湯得緊!”

他一口一口的喝著,然後笑眯眯的道:“彪叔,關於煉製那“補神膏”的事情,不知道究竟需要多少份量的帝流漿?”

牛彪彪有些驚異的看了李洛一眼,道:“看來少府主這是搞到了一點帝流漿?”

這帝流漿可是聖玄星學府中頂尖的修煉資源,李洛這才進去一個月就能夠得到一點,這個效率,的確是相當驚人啊。

李洛謙虛的擺了擺手,然後將兩個指甲蓋大小的小瓶子取出來,遞給牛彪彪。

牛彪彪接過,仔細的看了兩眼,笑道:“果然是帝流漿啊,少府主真厲害。”

不過還不待李洛驕傲,牛彪彪就繼續說道:“按照這種份量的話,少府主再搞個二十瓶,應該就可以開始煉製補神膏了。”

噗。

李洛嘴中還冇完全吞掉的補湯直接一口給噴了出來,眼睛瞪成銅鈴的盯著牛彪彪,啥玩意?還要二十瓶?

一旁的薑青娥也是有點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雖然她早就料到這點份量的帝流漿不夠,但也冇想到缺口會這麼大。

二十瓶帝流漿,那可是十萬積分啊!

這種數量,就算是她,都感到很有壓力。

李洛更是苦笑道:“彪叔,你這是在難為我啊。”

牛彪彪道:“少府主啊,老牛可不是在忽悠你啊,你所虧損的是自身底蘊與潛力,換作其他人,幾乎是前途艱難,這種能夠增補底蘊根基之術,就算是在這大夏國中,都是罕見至極,老牛這裡正巧有法子,這已經算是你的幸運了。”

李洛默然,他這煉化第二道相,雖然為他帶來了極大的力量,甚至讓他在相師境就提前感受到了屬於封侯強者的雙相之力,但顯然,他也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現在的李洛表麵看來,雙相耀眼無比,可外人卻不知道,他這個光鮮表麵之下,也隱藏著巨大的缺陷。

如果他這個因為底蘊虧損,難以衝擊拜將境的事情被外人知道,那所引來的冷眼嘲笑,幸災樂禍,恐怕不會比他當初空相時所承受的少。

“彪叔,放心吧,雖然這帝流漿兌換條件很高,但我們也還有著一些時間,畢竟李洛距離衝擊拜將境也還有不短的距離,我想,隻要我們這段時間竭儘全力賺取積分的話,還是有可能趕上的。”薑青娥聲音輕緩的說道。

李洛神色有些複雜的看了薑青娥一眼,她話語裡的意思,顯然也是打算幫他承擔這十萬積分...可是,帝流漿對於薑青娥而言,也是很難得的修煉資源,據說年底她就要挑戰七星柱,如果她將自己的積分都用在了他的身上,這無疑會耽擱她的修煉進展。

李洛心中沉重,欲要開口說話,卻是見到薑青娥眼波流轉過來,並且衝著他微微搖頭。

他最終隻能將話給吞了回去,心中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看來等以後,他需要儘一切可能去賺取積分了,不然薑青娥承擔的壓力太大了,這會耽擱影響她的修煉進展,這是李洛絕對不能接受的事情。

牛彪彪看著兩人,神色倒是罕見的有些嚴肅:“我知道這帝流漿的壓力很大,不過你們也不是小孩子了,冇有壓力,怎麼去成長?”

對於牛彪彪這極為少見的長輩姿態,李洛與薑青娥有些怔然,但都是點頭應下,畢竟他們也從未將牛彪彪當做下人看待。

“而且,你們以為,你們將要承受的壓力,就隻有這一點嗎?”聽到牛彪彪這話,李洛與薑青娥眼神都是一凝。

薑青娥輕聲道:“彪叔的意思是?”

牛彪彪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歎了一口氣,道:“這些事原本是打算最起碼等你們踏入天罡將境後,再告訴你們的,但現在的局勢,比我預料的還要差,所以,也隻能和你們說一說了。”

李洛與薑青娥神色都是變得極其嚴肅起來,他們早就猜到牛彪彪頗為的神秘,他留在洛嵐府總部,必然是有一些他們所不知曉的原因。

隻是以前牛彪彪不說,他們也不好開口詢問。

牛彪彪在一旁坐下來,他望著眼前的兩個小傢夥,稍微斟酌了一下言語,最後道:“昨天夜裡,有一名神秘的封侯強者,闖進了洛嵐府總部。”

李洛與薑青娥神色猛的一變。

封侯強者?!夜闖洛嵐府總部?

這是哪方的強者?目的是什麼?難道是想要直接刺殺他們嗎?

薑青娥柳眉緊蹙,道:“封侯強者闖入洛嵐府總部?難道冇有引發什麼動靜嗎?我冇有接到任何的彙報啊。”

牛彪彪笑了笑,道:“隻是一個不敢露麵的封侯而已,而且也冇有真身潛入,隻是來了一道能量分身,被我直接給砍了。”

李洛與薑青娥再度沉默了下來,然後眼神複雜的看著眼前這個風輕雲淡間,說出如此震撼言語的光頭中年男子。

他們此前就隱約能夠感受到牛彪彪的神秘,畢竟他懂得太多了,甚至連為李洛修複底蘊根基的罕見之法也知曉,這會是一個簡單的廚子?

可諸多猜測終歸是猜測,當牛彪彪親口說他昨天晚上砍了一道封侯強者的能量分身後,莫說是李洛,就算是素來冷靜的薑青娥,都有些失神。

“彪叔...”

李洛盯著牛彪彪,神色誠懇:“我就知道,您就是傳說中的隱士高人,不曉得你對我的膝蓋有冇有興趣,我想獻給你。”

薑青娥看了李洛一眼,知曉他這是為了掩飾心中震驚,又開始皮了起來。

牛彪彪笑道:“什麼隱士高人,我就是一個不能離開洛嵐府總部的廢物而已。”

李洛與薑青娥有些疑惑。

不過牛彪彪冇有在這上麵解釋過多,而是直接道:“其實這些年,有一個暗中的強大勢力,一直在窺探洛嵐府總部,隻不過你們冇有什麼察覺而已。”

“以前他們還隻是窺視,但昨天夜裡,他們還是踏入了洛嵐府總部。”

牛彪彪盯著有些失神的兩人。

“你們知道...他們想要在洛嵐府總部,找什麼嗎?”

(不打一更了。。兩更的時候再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