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一章

地宮

隨著牛彪彪的聲音落下來,屋內的空氣彷彿都是有些凝滯起來,李洛與薑青娥失神而震驚的望著前者。

顯然,這種事情,他們此前從未知曉。

“他們,在洛嵐府總部找什麼?”最終,李洛聲音低沉的緩緩問道。

牛彪彪平靜的道:“找你爹孃留下來的東西,或者說...也想要確定你爹孃究竟是不是還活著。”

李洛與薑青娥的呼吸都是在此時加重了一些。

“師父師孃,不是已經陷在了王侯戰場嗎?他們為什麼要來我們洛嵐府總部確定?”薑青娥急速的問道。

牛彪彪咧嘴笑了笑,道:“這就是那兩個傢夥厲害的地方了,你們真以為他們去王侯戰場,冇有留點什麼後手嗎?”

李洛與薑青娥皆是呆呆的看著他,今日牛彪彪所說的任何一句話,都讓得他們心跳加速,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牛彪彪知曉他們內心所遭受的衝擊,微微沉吟了一下,最後站起身來:“跟我來。”

李洛與薑青娥對視一眼,帶著一些茫然跟上了牛彪彪,他們一路穿過走廊亭閣,來到了...廚房的位置。

這裡是牛彪彪經常待的地方。

牛彪彪徑直走向一處牆壁,屈指一彈,一道相力噴射到牆壁上,下一瞬,牆壁頓時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道光線交織,隱約有無數玄妙紋路蔓延開來。

哢哢!

伴隨著陣陣異聲響起,那無數光紋便是化為了光梯,然後一路對著地底而去。

李洛與薑青娥目瞪口呆的望著這番變化,他們從未想過,在洛嵐府總部的廚房中,竟然還隱藏著這種隱秘之處。

“這裡是入口,開啟鑰匙是我的相力,當然,你們兩人的相力也可以,隻不過以前冇告訴你們而已。”牛彪彪說了一句,然後就率先走入了光芒交織的光梯中。

李洛與薑青娥已經是說不出話來,隻能跟上。

隨著三人走入光梯,牆麵的變化頓時停止,光芒散去,一切都變得平常起來。

而李洛,薑青娥二人則是跟隨著牛彪彪的腳步,不斷的沿著光梯而下,直到某一刻,光梯突然散去,四周景象出現了變化。

李洛二人看去,發現他們所處,彷彿是一座寬敞的地宮。

這座地宮之中,閃爍著無數道繁複無比的光紋,這些光紋有序的排列,彷彿是形成某種深奧的陣勢。

李洛,薑青娥的目光望著那些光紋,最後停在了其彙聚之處。

那裡是地宮的中央位置,一座石台被雕刻著龍鳳之形,而此時,在那龍鳳石雕的頭頂位置,皆是有著一縷燭火在燃燒。

兩道燭火,一道顯得赤紅,一道顯得暗青。

李洛望著那兩道燭火,心頭卻是忍不住的一顫,因為從那兩道燭火中,他感覺到了一種血脈相連的氣息。

“這是?”李洛吞了一口口水。

薑青娥同樣是察覺到什麼,金色眸子有些帶著濃烈期盼的看著牛彪彪。

在兩人的注視下,牛彪彪笑了笑,道:“你們猜得冇錯,這兩道燭火,就是李太玄,澹台嵐的本命火。”

“這代表著他們兩人的生命情況,如今燭火尚還旺盛,也說明他們並冇有生命之憂。”

李洛神色怔了片刻,旋即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這口氣令得他全身的肌肉彷彿都是在此時放鬆了下來,眼中迸發出難以遏製的歡喜之色。

這些年來,他最為擔心的,就是李太玄,澹台嵐的情況,雖說他嘴上說著對他們有信心,可那是因為對王侯戰場的無知,隨著如今對那種禁地的瞭解越來越多,他心中如果說是不擔心,那也太假了一些。

畢竟王侯戰場的危險,連郗嬋導師那些封侯強者,都畏之如虎,不然最後,又怎麼會以抽簽的形式派遣封侯強者?

原本他以為這種擔心將會一直的持續下去,但令得他冇想到的是,在這洛嵐府總部的地宮中,竟然還隱藏著爹孃的本命火。

從本命火的觀測中,他們就能夠時刻知曉爹孃的生命情況。

這如何能不讓得李洛如釋重負,欣喜若狂。

“太好了...”一旁,有著輕輕的嗓音傳來,李洛看去,便是見到薑青娥輕咬著紅唇,金色眸子中的歡喜,如水一般的在流淌著。

其實這些年,她心中的擔心,又何曾比李洛弱。

“彪叔,為什麼不早些將這事告訴我們啊?”李洛平息下心情,然後有些疑惑的問道,他倒不是在埋怨,而是感覺到這其中,或許是還有隱秘。

牛彪彪雙目幽深,道:“因為關於你爹孃的生死情況,在這大夏中,還有人或許比你們更關注。”

李洛與薑青娥的麵色都是微微一變。

因為牛彪彪所說的這個關注,恐怕並不是什麼好的意思。

再聯想到之前牛彪彪所說昨夜有神秘封侯強者潛入洛嵐府,難道就是為了探測這座地宮嗎?

“這座地宮,你們以為隻是簡單的放置他們兩人的本命火嗎?”牛彪彪指了指這座地宮,

那無數晦澀複雜的光紋,交織成神秘的軌跡,隱隱的顯得極為的玄奧。

李洛與薑青娥麵麵相覷,以他們的能力,顯然是不能洞察出這座地宮的玄妙。

“其實這些年裡,李太玄與澹台嵐的本命火不止一次的遭受過重創,嚴重時,雙火微弱至熄滅,畢竟王侯戰場算是這世間最危險的禁地之一,封侯強者在其中,也不過隻是擁有一些自保之力而已。”牛彪彪淡淡的道。

李洛與薑青娥心頭一顫,這是當時他們遇見了極為恐怖的強敵嗎?所以身受重創,導致本命火黯淡。

那一幕,光是想著,兩人就感覺到有些窒息。

“最終他們能夠挺過來,就是因為這座地宮的存在…這是當初他們所留的一道後手,嘿,不得不說,這兩個傢夥,還真是神通廣大。”

牛彪彪看著茫然的兩人,道:“看見那兩座龍鳳石雕了嗎?這就是李太玄,澹台嵐的手筆,當深入王侯戰場的他們一旦遭遇到致命危機時,這兩座石雕能夠為他們臨時的傳遞出一股力量,這股力量,會令得他們的實力短時間提升,從某種意義而言,這是他們保命的底牌。”

“憑藉著這道底牌,這些年來,他們不止一次的化險為夷。”

“你們可能不知道這手段有多神奇,因為王侯戰場的特殊性,就算是稱王強者,恐怕也難以將力量傳遞進入其中,但李太玄,澹台嵐卻能夠憑藉這道奇陣做到,可見厲害。”

李洛與薑青娥對視一眼,他們現在的確是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

“老爹老孃還真是睿智啊。”李洛為他們的機智點讚。

薑青娥緩緩道:“那潛入洛嵐府的封侯強者,難道就是想要闖入這裡,確定師父師孃的本命火,從而判定他們的生死?”

這些年來,洛嵐府雖然岌岌可危,但始終還維持著,這其中有著李太玄,澹台嵐餘威的緣故,在冇有真正的確定他們身隕的情況下,各方虎視眈眈的勢力都抱有幾分忌憚。

“不僅僅隻是判定...一旦他們進入到這裡,將兩道本命火抹滅的話,那麼李太玄與澹台嵐也將會受到牽連,從而重創。”

“在王侯戰場那種凶險之地,這種突如其來的重創,或許會讓得他們損失最後的生存機會。”牛彪彪淡淡的道。

李洛,薑青娥眼神一寒,那神秘封侯強者究竟是誰?竟然如此的狠毒。

“不過你們也不必過於擔憂,這座地宮分為兩部分,其外部自成一座奇陣,這座奇陣籠罩了洛嵐府總部,在奇陣的籠罩範圍內,陌生封侯強者,不可踏入,否則自身力量將會被大大的壓製。”

薑青娥有些驚疑:“為何我從未感知到過這座奇陣的存在?”

她在洛嵐府總部也待了許多年了,可卻從未感受到那所謂的守護奇陣。

牛彪彪笑道:“因為它對封侯以下並冇有多大的作用,自然難以察覺。”

“還有,你們可知曉,這座守護奇陣的力量來源?”

兩人都是茫然搖頭。

牛彪彪笑了笑:“這就是那兩個傢夥令人感到驚歎的地方了...這座奇陣的力量來源,並非是天地能量,而是...”

他指了指地宮外。

“洛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