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三章

目標是壯大洛嵐府

“稱王之秘?”

李洛與薑青娥麵麵相覷,即便兩人都非常人,可這稱王對於他們而言,依舊是有些遙遠與陌生。

當然,不止是他們,對於這大夏任何人來說,稱王或許都是足以令其感到高山仰止。

這大夏創立至今,曆史上所出現過的稱王強者,屈指可數。

如今明麵上的稱王強者,恐怕唯有聖玄星學府那位少有露麵的院長...

不過雖然李洛,薑青娥二人並不知曉那稱王之路會有多少的阻礙,但也能夠想象得出來李太玄,澹台嵐身懷的稱王之秘會有多吸引人。

或許,那神秘黑手就是因此而盯上了他們以及洛嵐府。

這倒是有些意思了,老爹老孃不僅是從大夏之外而來,而且還身懷如此奇寶,這來路似乎不簡單啊。

李洛感覺,自家爹孃身上,怕也是秘密不少。

“彪叔選在這個時間點將這些隱秘告訴我們,是不是還有什麼特殊的原因?”薑青娥冷靜的問道。

“還是青娥敏銳聰慧。”

牛彪彪笑了笑,但笑容卻是有點沉重,他緩緩說道:“洛嵐府這座守護奇陣,恐怕這些年已經被那神秘黑手摸清楚了底細,而因為洛嵐府這幾年局勢不穩的緣故,我推測可能半年後,奇陣將會迎來一個最為虛弱的階段。”

“那個神秘黑手,恐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那時候他們或許會傾巢而動,直接闖入洛嵐府總部,找到地宮所在,抹滅李太玄,澹台嵐的本命火,並且奪走“神蘊物質”。”

“說實在的,一旦局麵到了那一步,我恐怕是擋不住的。”

李洛,薑青娥頓時色變,半年後,守護奇陣將會迎來虛弱期?如果真是如此,那時候的洛嵐府豈非變得極為的危險?

“所以這半年時間,我希望你們能夠儘可能的將洛嵐府穩定或者壯大,這樣的話,到時候我們應對起來也能夠從容一些。”牛彪彪說道。

李洛與薑青娥對視一眼,都是看出對方眼中的沉重,原本他們以為還有著時間,但現在來看,這個時間,真是太緊迫了。

半年...

真是讓人有些喘不過氣啊。

不過,再緊迫,這件事也必須去做,畢竟一旦到時候真的被其他封侯強者闖入地宮,滅了本命火,搶走了“神蘊物質”,那纔是他們無法接受的後果。

“彪叔您也不用過於擔憂,那神秘黑手雖說來路不明,但這些年他們始終隻是暗中窺視,說明他們也是有著諸多的忌憚與掣肘,一旦他們行動過大,必然會暴露自身,那個時候,我想聖玄星學府,金龍寶行,王庭等大夏的頂尖勢力,也會有所察覺...”

“雖然不知道這些頂尖勢力是否知曉“神蘊物質”的存在,可局麵因此變得更加的混亂的話,對我們而言未必就是壞事。”薑青娥冷靜說道。

牛彪彪點點頭,薑青娥此話倒是有些道理,那神秘黑手勢力強橫,其內必然不止一位封侯強者,對方這幾年始終不曾傾力對洛嵐府發動攻勢,未必就冇有想要隱藏洛嵐府之秘的想法。

“當然,不管如何,我們不能將希望寄托在外麵,壯大洛嵐府的事情,纔是我們的當務之急。”薑青娥又是補充道。

李洛,牛彪彪皆是認同。

在將這些秘密都告知了李洛,薑青娥後,牛彪彪顯然是輕鬆了許多。

李洛見狀則是笑道:“彪叔,這種事你應該早點告訴我。”

牛彪彪嗬嗬一笑:“少府主以前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李洛笑容一滯,眼神幽怨,這不就是說他以前太弱,毫無卵用嗎?

牛彪彪的目光突然停留在李洛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

李洛被他看得不太自在,道:“彪叔,您看什麼呢?”

牛彪彪看了他一眼,慢慢道:“洛嵐府的事情雖然緊迫,但少府主你的壽命問題,也需要注意一些。”

李洛震驚的看著牛彪彪,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壽命問題?!

之前牛彪彪隱晦的說他虛時,他就有一點猜測,但終歸不敢確定,可現在,牛彪彪顯然是直接挑明瞭。

“什麼壽命問題?!”一旁,薑青娥怔了怔,絕美的臉頰上有些疑惑,旋即她狐疑的眸光停留在李洛的臉上,臉色開始漸漸的變得極其冰寒起來。

“李洛的壽命有什麼問題?!”她的眼眸中充斥著銳利與審視,聲音聽起來平靜,可卻蘊含著驚怒的波濤。

“你不知道?他冇跟你說過?”牛彪彪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然後衝著李洛露出憨厚的歉意笑容。

“我是不是說漏嘴了...”

李洛衝著他露出比哭都難看的笑容:“彪叔,您可住嘴吧。”

他嚴重懷疑對方是故意的!

“李洛,你給我說清楚!”薑青娥怒道。

李洛小聲道:“其實也冇什麼...之前解決空相的問題,付出了一點小小的代價,就是隻剩下...五年的壽命。”

轟!

有驚人的光明相力在此時猛的自薑青娥體內爆發出來,璀璨的相力猶如是光焰一般在薑青娥嬌軀表麵流轉。

這是情緒波動太大,導致相力失控。

薑青娥緊咬著銀牙,金色眸子驚怒無比的看著李洛,她簡直無法相信她聽見了什麼。

五年壽命?!

李洛隻剩下五年壽命?!

李洛瞧得她如此的失態,連忙道:“不要急,隻是暫時的,隻要我能夠在五年內踏入封侯境,那麼損失的壽命就能夠填補回來!”

這話倒是起到了一些效果,薑青娥身上的光明相力漸漸的收斂,但那絕美的臉頰上依舊是一片冰寒:“五年封侯?”

五年後,李洛是二十三歲,這個年齡想要封侯,在這大夏似乎還冇聽說過,畢竟當初就算是李太玄,澹台嵐,也未曾做到這一點。

薑青娥自身倒是有可能打破這個記錄,但她畢竟是擁有著九品光明相。

李洛雖說擁有著雙相,但是否也能達到這個成就,還真是不可知...

李洛連忙點頭,道:“放心吧,五年時間我一定能做到的!而且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想要化解空相,隻能付出這種代價。”

薑青娥沉默了片刻,最終深吸了一口氣,事情已經造成,無法更改,那就隻能去接受,但是,她還是冷著臉偏過頭,不想再理會李洛。

顯然是生氣了。

她生氣的原因,是因為李洛竟然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一直瞞著她。

李洛見狀隻能尷尬的賠笑,然後對著牛彪彪投去幽怨的眼神,彪叔,咱們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這麼搞我?

麵對著李洛的眼神,牛彪彪憨笑兩聲,然後轉身就走。

李洛與薑青娥則是跟著他,最終出了地宮,不過當他們從地宮出來時,卻並非是在後廚,而是位於洛嵐府某處偏僻的走廊中。

“今天的秘密,你們二人留在心中即可,不要讓其他任何人知曉,而至於如何去穩固,壯大洛嵐府,那就是你們操心的事情了。”

“加油吧。”牛彪彪揮了揮手,然後便是晃著光溜溜的腦袋離開了。

望著他離去的身影,李洛看了一眼旁邊一直沉默的薑青娥,小心翼翼的道:“青娥姐,彆生氣了吧?”

薑青娥轉身前行,同時有平靜的聲音傳來:“走,跟我去訓練室。”

李洛身軀一顫,腳跟發軟,但最終還是露出赴死般的表情,跟了上去。

...

訓練室。

李洛穿好護具,手持木刀,神色悲苦的望著前方,隻見得那裡薑青娥也是穿著護具,修長窈窕的嬌軀,延展著完美的曲線。

隻是那臉色,過於太冷了一些。

看來這是真的要打他一頓來出氣了...不過李洛也明白此時薑青娥心中處於極度的驚怒,如果隻是挨頓打能夠讓薑青娥消氣的話,他感覺也挺劃算。

唰!

做好準備,薑青娥纖細身影直接是暴射而出,手中木劍直接刺破了空氣,李洛隻是眼前一花,便是見到她的身影出現在了麵前。

木劍劈斬而下!

速度太快,根本就擋不了!

李洛乾脆懶得做這些無用功,閉上眼睛等著捱揍,如同鹹魚。

砰!

數息後,勁風襲來,不過就當李洛咬牙忍著的時候,卻發現那勁風突然減弱,最後輕輕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有些疑惑的睜開眼,便是見到站在麵前的薑青娥。

她手持著木劍,木劍落在李洛肩膀上。

這麼近的距離,李洛能夠感覺到,薑青娥的身軀似乎是在微微的顫抖,那素來冷靜從容的金色眸子中,泛著驚懼的波瀾。

有些讓人心疼。

李洛心中輕歎一聲,道:“青娥姐,讓你擔心了。”

薑青娥靠近過來,光潔額頭輕輕的碰在了李洛額頭上,兩人的眼眸彷彿都貼近在了一起,倒映著對方的臉龐。

她金色眼眸緩緩閉攏,輕輕的道:“李洛,答應我,你一定要做到,不然,我會很失望的。”

李洛明白她的意思,是要讓他一定要做到五年封侯。

於是他的臉龐上也是有著柔軟的笑容浮現出來,點了點頭。

“放心吧,我會做到的。”

“這是我對你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