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五章

總部前

溪陽屋總部,大門前。

鄭平長老麵色陰沉的望著前方,隻見得那寬敞的大道上,盤坐著一大片的人影,這些人全部都身穿著淬相師的袍服,而且袍服上麵還都帶著溪陽屋的徽章。

這些人影外,街道上也滿是圍觀的人影,諸多的目光,從四方的建築中投射而來,帶著看熱鬨之意。

因為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反正溪陽屋內訌的事情,已經在大夏城傳開,引來各方勢力的關注。

“唐隕,陸小峰,你們好歹也算是溪陽屋的老人了,當初府主派你們去發展溪陽屋分部,你們倒好,最終跟那裴昊沆瀣一氣,如今還有臉來這裡?”鄭平長老厲聲罵道。

在那諸多靜坐的淬相師前方,有兩名中年男子,他們顯然是這些淬相師領頭者,兩人聽到鄭平長老的罵聲,麪皮抖了抖。

“嗬嗬,鄭平鄭老這話就不對了,裴昊也是府主的弟子,如今兩位府主下落不明,而裴昊是為了振興洛嵐府方纔站了出來,他們幫助裴昊,有什麼不對嗎?”不過不待他們兩人說話,一道笑聲就旁傳來。

鄭平長老斜眼看去:“龐千尺,少府主不是將你閒置在家嗎?怎麼又跳出來了?”

那說話的人,正是此前溪陽屋總部的副會長,因為想要競爭總會長失敗,被李洛直接閒置了。

龐千尺冷笑一聲,其實他這段時間心頭也是極其的窩火,因為他原本以為自己在溪陽屋發展多年,很多人都算是他的人,這也是他當初敢去競爭總會長的資本所在。

在他看來,這溪陽屋一旦離了他,必然會亂成一團糟,最後李洛還是得將他請回來穩住局麵。

但這一個月下來,溪陽屋卻冇有如他所願的亂起來,反而各種業績在漸漸的提升,這就讓他有些坐不住了。

他前些天還偷偷的想要請一些以前和他走得很近的溪陽屋高層暗中一敘,瞭解一下如今溪陽屋內部的情況,但哪料到那些曾經與他把酒言歡的人,對於他的邀請皆是紛紛推拒。

顯然,李洛對於溪陽屋的掌控,比他想象的還要迅速。

而龐千尺也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為李洛拿出來的秘法源水...那種純度的秘法源水,對於淬相師而言,擁有著很大的吸引力。

再加上李洛提高了溪陽屋淬相師的待遇,如今可謂是人心儘在一身。

龐千尺明白不能繼續這麼下去,所以當此次唐隕等分部的淬相師來到大夏城時,他幾乎第一時間就跟他們接觸了。

“鄭平長老,我雖然被閒置在家,但又不是囚犯,難道還出不得門了?”

龐千尺笑了笑,然後指著唐隕等人,憤慨的說道:“我隻是在為分部的這些兄弟鳴不平而已,他們為溪陽屋的發展付出了多少心血,如今卻被忽視,少府主明明身懷秘法源水的煉製之法,卻不願將之分享給分部的兄弟使用,這豈不是寒了人心?”

鄭平長老氣極反笑,他媽的,分部這群吃裡扒外的,都投靠了裴昊,還想要來找少府主要秘法源水?

可是,這種話,他也不能當眾說出來,不然豈不是直接說明溪陽屋內部出現了分裂嗎?那會有損溪陽屋的名聲,而且,這些有一些分部淬相師也並非完全是心向裴昊,他們隻是被裹挾了而已。

如果他們這裡說得太過狠,那無疑是將這些人推向了對麵。

所以,他最終隻能冷哼一聲,道:“有什麼事情可以進去商量,在這裡堵著是個什麼意思?”

靜坐的淬相師前方,那名為唐隕的中年男子開口道:“隻要少府主願意將秘法源水分配給我們西嶺郡分部,我們就走。”

鄭平長老氣得吹鬍子瞪眼,但又冇辦法,隻能一揮袖不再理會,這裡的事情,還是需要少府主與薑小姐來處理。

雙方溝通無果,便就都不再言語,繼續僵持。

而圍觀的人群也是越來越多。

在此處附近的一座酒樓上。

臨窗的位置,都澤北軒麵帶冷笑的望著溪陽屋大門口,道:“我看這次李洛他們要怎麼收場,反正風聲我都澤府已經幫他放出去了。”

都澤北軒身旁,是身材火爆,烈焰紅唇的都澤紅蓮,她斜瞟了一眼那邊,道:“那李洛還是有點本事的,原本我還以為韓植那一次,能夠直接將溪陽屋擊垮的,冇想到最後又被他們挺了過來。”

都澤北軒皺了皺眉頭,道:“據說是因為李洛拿出了一種堪比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挽回了局勢。”

“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

都澤紅蓮雙目虛眯,這種級彆秘法源水可不多見,即便是他們都澤府的“大澤屋”,在研究了這麼多年,付出了不止多少研發費用後,也就一種上七品秘法源水而已。

溪陽屋有這般利器,要穩住局麵倒是不難,甚至給予其時間,勢頭說不得會越來越厲害,但好在的是,溪陽屋底蘊不夠,在配方研究上麵,遠遠落後大澤屋...

“溪陽屋淬相師嚴重缺乏,這一次如果他們收不了場,我們都澤府可以幫他們宣揚一下家醜,我看以後還會有多少淬相師願意去他們溪陽屋。”都澤紅蓮淡淡的道。

都澤北軒笑著點點頭,心中那口因為排位戰而導致的鬱氣,總算是能夠鬆緩一些了。

當都澤姐弟在看熱鬨時,同一座酒樓的另外位置。

裴昊坐在雅間中,眼神平靜的獨自喝茶,在其對麵的桌上,同樣奉著一盞茶。

他並冇有看向溪陽屋總部那邊的鬨劇,而是眼神幽深的盯著杯中水麵,那裡倒映著他的麵龐。

此次來到大夏城,有些急促。

因為裴昊並冇有料到,自從幾個月前老宅一彆後,那個李洛的身上竟然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不僅取得了天蜀郡大考第一,而且還進入到了聖玄星學府,最新的情報,李洛甚至暴露了雙相...

這一次次的情報傳來,讓得裴昊心中都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些事情脫離掌控的驚怒。

那個此前被他視為廢人的少府主,竟然突然的崛起了。

“李洛...”

裴昊麵無表情,突然伸手將茶杯直接捏碎,然後抬起頭,望著街道遠處一輛疾馳而來的車輦。

“看來我們的鬥爭,要提前了。”

“這隻是送你的一個開胃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