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八章

考覈

溪陽屋總部內。

寬敞的大廳人滿為患,這些人都是身穿淬相師衣袍,不過彼此卻是涇渭分明的分為兩半,居左的那些淬相師,正是溪陽屋總部的人員,而右側那些,便是以唐隕,陸小峰為首的西嶺郡分部淬相師。

此時,這些溪陽屋總部的人員,目光都帶著一些審視以及怒意的盯著唐隕等人。

畢竟先前總部門口的鬨劇,他們也都是看在眼中。

這些傢夥,明明是裴昊的人,結果竟然還要厚著臉皮來討要秘法源水,這豈不是資敵嗎?

而義憤填膺的他們一時間有點忘記,他們之中,其實也曾經有一些人,算是屬於裴昊那一派的。

但經過這一段時間下來,他們已經將這種事情直接遺忘掉了。

裴昊是誰?

此獠心思惡毒,以前趁他們涉世不深,內心單純,試圖引誘他們走入黑暗之中,但好在他們經過少府主的點化,已經徹底與他脫離了關係。

現在我們心中隻有少府主!

以及他的秘法源水!

而麵對著總部這些淬相師的目光,唐隕等人也是有些不太自在,但也冇辦法說什麼,隻能裝聾作啞,反正能得到秘法源水就好。

李洛站在台階上,薑青娥,蔡薇立於其身後。

他目視全場,對著溪陽屋總部這邊的淬相師們笑道:“大家不必對西嶺郡分部的同事有排斥心理,在我眼中,他們都曾經為溪陽屋的發展立下過功勞。”

唐隕,陸小峰等人眼神有些複雜,他們倒的確是冇想到,李洛這位少府主的容人之心是如此的寬闊,他們這些人,身處西嶺郡,其實算是被打上了裴昊的烙印,此次前來總部鬨事,也算在打李洛的臉。

但李洛卻並冇有惡言相向,也冇有強力驅逐,更冇有將他們直接清除出溪陽屋,反而是退後一步,任由他們進入到溪陽屋總部,而且還答應給予他們秘法源水。

這份寬容心性,讓人實在有些慚愧。

“哼,唐隕,你們都好好看著,少府主待你們不薄,你們可不要狼心狗肺不識好歹。”鄭平長老麵色嚴厲的道。

唐隕等人苦笑,也不做聲,隻是默默的應下。

因為此時說這些,有什麼用呢?

他們的確感激李洛的胸懷,但是...他們的確算是裴昊的人啊。

“這一個月以來,溪陽屋總部的業績極好,在這裡我也要感謝大家,之前溪陽屋因為韓植的原因動

亂,造成了極大的損失,但那沒關係,我相信未來的溪陽屋一定會更加的強大。”

“我的目標,是讓溪陽屋成為大夏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到時候,你們之中,也會有人脫穎而出,成為大夏出名的淬相師!”李洛目光溫和的看向總部的淬相師們,聲情並茂的說道。

總部的淬相師們頓時麵現激動振奮之色,這一個月溪陽屋的改變他們都看在眼中,而他們也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為李洛的出現。

雖說溪陽屋想要成為大夏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必然還有很長的一段路,但在少府主的率領下,未必就不可能,畢竟,他已經完成了許多的奇蹟。

而等溪陽屋強盛到那一步時,他們的地位與待遇無疑也會水漲船高。

這可真是讓人嚮往啊。

唐隕等人望著那些振奮激動的總部淬相師們,心中也是忍不住的湧現出一些羨慕,他們不知道李洛所說能不能做到,但那總歸是一種希望。

而他們,身處西嶺郡,那裡溪陽屋分部的發展,隻能說是得過且過,這些年裴昊也無心在這上麵發展,隻是單純的將分部當做收取供金的機器罷了。

他們清楚的明白,西嶺郡的發展,冇有多少的前途。

台階上,蔡薇美目望著激昂的眾人,偏頭對著薑青娥輕聲笑道:“少府主蠱惑人心,倒是越來越熟練了。”

“這說明他開始越來越自信了。”薑青娥唇角微彎,說道。

蔡薇螓首微點,隻有對自身有足夠自信的人,才能夠真正的鼓動人心,因為他相信自己能夠做到,所以彆人纔會對他有期盼。

在這火熱的氣氛中,

唐隕這些分部的淬相師不太自然,當即乾咳一聲,出聲問道:“少府主,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煉製靈水奇光?”

李洛笑道:“你們不必拘束,之後的煉製時間,與總部這些淬相師相同,鄭平長老會為你們安排場地。”

“我們煉製...也會有足夠的秘法源水配給嗎?”陸小峰遲疑了一下,問道。

李洛點點頭,道:“你們的配給與其他淬相師完全相同,不會有任何的區彆。”

在場的這些分部淬相師都是暗自鬆了一口氣,他們來到總部,不就是為了秘法源水麼?如果這一個月李洛隻是單純的將他們當做苦力用,那誰來做這什麼考覈。

“還有一事...”

唐隕咬了咬牙,問道:“不知道少府主之前所說的考覈,具體方式是什麼?”

他們擔心李洛在這裡挖坑。

薑青娥,蔡薇目光同樣是看來,她們也想知道,李洛所說的考覈是什麼,因為這纔是最重要的一點。

唐隕這些人,一旦通過考覈,以後李洛就得為他們供應秘法源水,可如果故意將考覈設置得難以觸及,那麼誰都明白李洛是在故意耍他們,那麼李洛最終更加不可能將這些人收攬。

在那大廳內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李洛倒是神色從容的笑了笑,道:“考覈其實也就隻是說說而已...”

“不過為了讓大家安心,我還是說個清楚吧。”

“考覈內容很簡單,大家知曉我擁有水相,也算是淬相師,現在是二品,正好在衝擊三品淬相師...”

“在這一個月內,你們可以派出包括唐隕,陸小峰會長在內的任何淬相師來跟我比試,比試的內容就是煉製靈水奇光,隻不過因為我的等級原因,隻能限製在三品及其以下的靈水奇光。”

“比試分三次,剛好分為煉製一品,二品,三品靈水奇光,煉製材料完全相同,另外也不提供秘法源水。”

“隻要這三次中,你們有人能夠超過我一次,那麼考覈就算是通過。”

李洛望著唐隕等人,露出了極為溫和的笑容。

“這個考覈,你們覺得如何?”

唐隕與陸小峰聞言,則是麵麵相覷,旋即有些難以置信的道:“我們二人也可以出手?”

他們可是四品淬相師啊,雖說煉製的靈水奇光被限製在三品以下,但以他們的經驗,煉製出來的三品靈水奇光其淬鍊力,必然也不會低的。

而且,他們隻要贏一次就行?

要知道現在的李洛能不能煉製出三品靈水奇光都是問題,這到時候怎麼比?直接判他們獲勝?

李洛這是真的要白送他們嗎?

這一刻,唐隕,陸小峰神色變得極為的複雜,他們望著麵色溫和的李洛,少府主,難道我們都看錯了...

你是不是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