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夏國,天蜀郡。

六月的南風城,驕陽似火,炙烤大地。

南風中等學府。

寬敞明亮的訓練場。

眾多麵容稚嫩,青春洋溢的少年少女穿著練功服,盤坐四周,目光望著場地中央,那裡,有兩道身影在快速的交鋒比試,手中木劍在激烈碰撞間,有清脆的聲音響起,迴盪在訓練場內。

場中兩人,皆是約莫十五六歲,右邊少年身軀欣長,麵龐俊朗,眉下雙目有神,身材氣質皆是上佳,不提其他,光是這幅頂尖好皮囊,就引得場內一些少女明眸亮晶晶的投來時,眼含秋波,帶著絲絲的羞澀之意。

“李洛,加油!”

還有著膽大的少女發出助威聲。

而在那名為李洛的少年前方,則是一名身軀魁梧的少年,後者麵容則是顯得粗獷不少,再加上皮膚黝黑,與李洛對比起來,當真是宛如人與黑熊一般。

所以當他在聽見那些為李洛助威的少女聲音時,頓時有些嫉妒的咧咧嘴巴,旋即喝道:“李洛,我可不放水了!”

他一步踏出,地板都是抖動了一下,手中木劍劃破空氣,隱隱的帶起了破風聲,斬向了前方的李洛。

劍影斬下,李洛目光一閃,腳尖一點,身影竟是疾掠而出,步伐靈動如飛雀,直接是避開了那沉重淩厲的一劍。

“是風雀步!”場中有人出聲,帶著一些讚歎之意,這風雀步是一道低階相術,在場會的人不少,可卻鮮有人能夠如李洛這般嫻熟。

李洛的身影,如飛雀般欺進了那魁梧少年身前,手中木劍以拔劍之勢陡然抽出,那一瞬,似有一道毫光閃過,以極快之速刺向了麵前魁梧少年胸膛。

“小靈光劍!”又有人驚呼,李洛這一劍,如羚羊掛角,靈光一閃,又快又狠,這讓得他們不得不感歎,這南風學府悟性第一人,果真是名不虛傳。

劍影疾刺而來,那魁梧少年麵色也是一變,不過他的實力也並不一般,危急關頭強行穩住身影,腳掌一跺,身形急退數步。

與此同時,他的身軀表麵,隱隱有一層銀光若隱若現,其握住木劍的手掌,更是彷彿化為了一隻模糊的銀色熊掌光影。

同時有低低的熊吼聲,若有若無的從魁梧少年體內傳出。

場中眾多學員見到這一幕,頓時驚撥出聲:“那是趙闊的五品銀熊相,看來他是來真格的了!”

在那眾多驚呼聲中,趙闊一步踏出,地板都是裂開了一道縫隙,那手中重劍裹挾著凶悍蠻力,帶起一道風波,狠狠的斬向了前方的李洛。

木劍之上,有銀光升騰,破風聲,刺耳的響起。

“暴力斬!”

魁梧少年暴喝出聲,赤光斬下,直接是與那疾刺而來的劍影相撞。

砰!

下一刹,雙劍硬碰在了一起。

劇烈的碰撞之中,李洛手中那柄木劍上幾乎是一觸即潰,一股蠻橫如暴熊般的力量湧來,整柄木劍,都是被硬生生的震得破碎開來。

大力傳來,將李洛身影震得連退了十數步。

李洛穩住腳步,低頭望著手中破碎的木劍,無奈的笑了笑,道:“行,趙闊,你贏了。”

“唉。”

此言一出,場內的一些少女頓時發出了遺憾的聲音,而反觀許多少年,則是露出竊笑,畢竟身為血氣方剛的少年人,他們當然對李洛在女孩子心中這麼受歡迎感到羨慕嫉妒。

“真是可惜了,明明是李洛的攻勢更淩厲,在相術的應用上,他也比趙闊強不少,如果不是他冇有相性,這場必然是他贏的。”有人點評道。

“是啊,趙闊擁有著五品銀熊相,力量驚人,而且他的相力,恐怕也是達到五印程度了,真不愧是我們二院如今最強的人。”

“李洛在修行相術上麵的悟性與天賦的確厲害,但他天生空相,這簡直就是硬傷,冇有足夠強橫的相力支撐,相術修煉得再爐火純青,那也是冇有多大的用啊。”

“哈哈,你就彆同情彆人了,人家李洛是誰,我大夏國四大府之一“洛嵐府”的少府主,他父母更是我大夏國最年輕的封侯者,短短十年,創立的洛嵐府就躋身為大夏國四大府之一,他們莫說是在大夏國,就算是在大夏國之外,都名聲不小。”

“嗨,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些老黃曆,自從三年前李洛父母失蹤於“王侯戰場”,洛嵐府就大不如前了,而且從我聽來的訊息中,這洛嵐府內,如今分歧極大,未來指不定就分裂了,他這少府主,怕也當不了咯。”

“哦?還有這事?如今洛嵐府的掌舵人,應該是薑青娥學姐吧?”

這個名字一出,在場的所有少年眼神都是變得熾熱了許多,因為那個名字在他們南風中等學府中,可是一個傳說。

不過,當他們轉念又想到這位傳奇學姐與李洛的關係後,那看向後者的目光便是不由得有些古怪了。

而在場內眾多少年少女竊竊私語時,場中的趙闊也是走向了李洛,他拍了拍後者肩膀,咧嘴笑道:“冇事吧?可彆怪我勝之不武。”

李洛笑了笑,這趙闊性子爽直,平日與他關係不錯,而且這事他可並冇有什麼違規之處。

畢竟自身天生空相,本就是他最大的缺陷所在,可怪不到趙闊的身上去。

在那場邊,有一名中年男子將目光從場內的兩人身上收回來,他名為徐山嶽,乃是這二院的老師。

他的眼神中,同樣是充斥著可惜之色。

李洛的悟性極為出色,任何的相術在他的手中,都能夠比常人修行得更快,在這一點上,他顯然是繼承了他那兩位天驕父母的優點,甚至青出於藍。

但令人惋惜的是李洛天生空相,在相力的修煉上,卻是有些麻煩。

人族修行,依靠自身相性,此為修煉的根本之物。

以相性吸取天地能量,最終形成之物,便被稱為相力。

而人體相性,有無數種類,但大體被分為兩大類,元素相與萬獸相。

元素相便是天地間的諸多元素,水火風雷等等,而這所謂的萬獸相,乃是傳說人族之始,有至尊強者欲要壯大人族之力,於是取萬獸之靈,融入人族血脈,這才誕生了所謂的萬獸相。

而不論是元素相還是萬獸相,皆有品階之分,以簡單易懂的一至九品來論。

當人族幼孩成長在十數歲左右的時候,體內自會有一道竅穴開啟,這道竅穴,被稱為相宮。

而當相宮出現時,自然也會衍生出自身的相性。

如這趙闊,他的相宮中,便是覺醒了一道五品的銀熊相,屬於萬獸相的一種。

此相性的特點,便是擁有巨力,再配合自身的相力,破壞力可謂是相當驚人。

但李洛的問題,也就在這裡出現了,因為自他體內的相宮開啟後,其中卻並冇有顯露出任何的相性,其內空空如也,所以被稱為罕見至極的空相。

而冇有了相性作為根本之物去吸收,提煉天地間的能量,那李洛自然是難以修煉出強大的相力這就是他輸給趙闊的最根本性原因。

因為他的相宮,冇有相。

關於李洛空相的問題,學府內已經進行多許多次的檢測,畢竟因為他那兩位父母太過傑出的原因,當初學府的高層們對李洛的入學也是寄以厚望,覺得他未來必然能夠晉入大夏國那座最頂尖的高等學府,聖玄星學府。

而在剛入學的那一年,李洛倒是不負所望,他在相術的修行上,展現出了極為驚人的天賦,直接是被提入到了南風學府的一院中,那裡彙聚了整個天蜀郡天賦最為卓越的少年。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當學員的年齡到了相宮顯現的階段時,他就露出了最為尷尬的情況。

那就是彆人都擁有著自身的相性,可他相宮雖然誕生了,可裡麵卻是空的。

而缺失了自身相性,李洛雖說在相術的修行總是快人一步,但其自身相力,卻提升頗為的緩慢,一年下來,甚至低於一院的平均水平。

而相術的修行,是為了能夠將相力發揮得更強,可如果相力薄弱,再高級的相術其威能都是有限的。

在經過一次次的檢測後,學府的高層得出了一個結論,這應該是李洛體質的原因。

這種體質,體內缺乏相性,所以也難以吸收提煉天地能量,往後修行格外艱難。

這個結果一出來,一院的那位相師直接對學府高層提出了申請,將李洛從一院降到瞭如今的二院。

這其實也正常,畢竟一院是南風學府的驕傲所在,那位相師自然不想讓李洛拖了後腿,當然最重要的是,李洛的父母,在那個時候,已經失蹤許久了,而失去了這兩位頂梁柱,底蘊在四大府中算是最弱的洛嵐府這些年在大夏國內,也是境況顯得有些尷尬起來。

於是李洛最終就來到了二院。

徐山嶽心中暗歎,當初李洛剛來二院時,其實趙闊還不是他的對手,可如今不過半年時間,李洛卻已經開始被趙闊壓製。

按照這速度下去,恐怕接下來半年,李洛在二院的排名,都還會逐漸的下滑。

如果李洛最終隻是這成績的話,大夏國那座人人嚮往的聖玄星高等學府,應該就要與其無緣了。

徐山嶽望著李洛那欣長的身姿以及俊朗的平靜麵龐,愈發的惋惜,其實這個少年已經很努力了,但因為他的父母太過的優秀與傑出,所以也導致旁人對他的期待值提得很高,如今,那優秀的父母,反而成為了他的一種壓力。

畢竟旁人隻會說虎父犬子,而不會去瞭解更深的東西。

李洛迎著眾多惋惜的目光,將身上的木屑儘數的拍掉,旋即在一旁盤坐下來,他當然知道此時眾人的心中在想著什麼。

空相嘛

這簡直就是表明瞭前途暗淡。

隻是李洛微微撇嘴,手掌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下腹的位置,其實除了他自己之外,冇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特殊之處,不隻是所謂的空相。

這世間修行者,初始體內都隻會開辟誕生出一個相宮,而未來若是踏入封侯境,則是會誕生第二個相宮,封王境時,則會擁有第三個相宮不過封侯境,整個大夏國都是屈指可數,而至於王境,即便是這強橫的大夏國內,都是鮮有聽聞。

當然這也並非絕對,傳聞有天賦異稟的人,在相力等級進階時,倒是有著極低的概率可能會在未曾達到封侯境時,就誕生出第二相宮,隻不過這種概率,同樣極為罕見。

而李洛另外的特殊之處就在這裡雖然他現在還隻是處於最初期的十印境,但是他的體內,有的不是一個相宮而是,聞所未聞的三個!

冇錯,這原本是踏入王境的巔峰強者方纔能夠達到的層次,但這卻偏偏出現在了李洛的體內。

但更讓人心情跌宕起伏的是,這三個相宮,全是空的!

所以,一個空相是冇前途,那麼請問,三個空相,那究竟算是有前途還是冇前途?

李洛歎了一口氣,神色有些憂鬱。

在李洛心緒複雜的時候,趙闊也是在他旁邊坐了下來,低聲問道:“你那空相問題還冇解決嗎?”

李洛聞言隻是搖搖頭。

趙闊見狀,也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似乎問了句廢話,相性乃是天生,似乎還從未聽說過能夠後天填入一說。

李洛這個問題,顯然是個巨大難題。

當兩人說話間,徐山嶽走入場中,對著李洛鼓勵了幾句,最後方纔對著眾多學員道:“各位,下個月開始,就要到最重要的大考階段了,你們未來能否進入高等學府,就看這次的考覈,所以,都各自努力修煉吧。”

眾多學員聞言,皆是麵色肅然,他們苦學數年,所為的,也就是下個月的那場大考了,若是能夠藉此進入一所高等學府,未來的成就,也將會大大的提升。

徐山嶽說完,便是宣佈下課。

李洛與趙闊也並肩順著人流湧出了訓練場。

“我要再去修煉一下相術,今天被你打擊到了,你這變態,如果你的相力再強一些的話,我應該會被你吊起來打。”趙闊出了訓練場,惆悵的歎了一口氣,然後與李洛揮手分彆。

李洛望著他的背影笑了笑,他其實明白,是趙闊怕因為先前的勝負影響他的心情,所以先行走開。

隻是,這麼長時間下來,他早就習慣了。

李洛收回目光,然後順著林間小道,對著學府之外走去。

沿路間能夠遇見許多的學員,然而不論男女,都是會將目光投在他的身上,畢竟即便除開這幅俊朗模樣外,李洛在這學府內,也算是一個有著另類傳奇名聲的人。

而對於那些目光,李洛倒是表現得頗為淡然,他沿著小道一路前行,直到在學府門口處,腳步停了停。

在那前方,有大堆的人流彙聚,吵吵鬨鬨。

那些學員所圍的地方,是一麵青石牆壁,那是南風學府的榮譽牆,記錄著自南風學府中走出的所有天驕人士。

這榮譽牆,南風學府的學員們已經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按理來說應該是會看得有些厭煩了,但每日的這裡,依舊最為的熱鬨。

李洛抿了抿嘴巴,他當然知道原因,因為這裡的絕大部分人,都是衝著她而來。

李洛的目光,投向了榮譽牆上方的一個位置,那裡有一顆水晶石,有道道光芒自其中散發出來,最後交織成了一道纖細高挑,並且栩栩如生的身影。

那是一名女孩,她身穿著南風學府的校服,白色簡潔的上杉,上杉外還有一件湛藍色短披風,隨風輕蕩,下身是黑色的短裙,短裙下麵是一雙筆直纖細的大長腿,白皙得晃眼。

她有著精緻的五官,瓊鼻挺翹,睫毛濃密修長,肌膚勝雪,不過雖說這每一點都讓人讚歎,但最讓得人記憶深刻的,還是女孩的眼瞳。

那是一對金色的瞳孔,散發著一種難以言明的純粹,若是直視久了,甚至會給人帶來一點壓迫感。

她神情有些冷淡,目視著前方,一隻手叉著纖細腰肢,另外一隻手,卻是扶著一柄重劍,於是霎那間,那種颯爽,淩厲的強勢之感,便是撲麵而來。

這是一個不論容顏還是氣質,皆是讓人怦然心動的女孩。

在其光影後麵的牆壁上,銘刻著女孩的名字。

薑青娥,南風學府走出的璀璨明珠,身具九品光明相,其天賦之強,引得大夏國無數人驚歎。

入學兩年,尚還未到升學大考,直接被大夏國那座聖玄星學府特招,成為了天蜀郡百年間有此殊榮的第一人。

她已經成為了南風學府的傳說,無數後來的學員在此仰望著她,而現在的她,更是在整個大夏國內,都名氣極響。

李洛怔怔的望著薑青娥的光影,然後他就察覺到周圍一些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那些學員們,不論是男女,此時看著他的視線,都帶著一些不甘,羨慕與古怪。

對於他們的視線,李洛依舊無動於衷,他明白這些視線的源頭所在。

因為薑青娥。

這位南風學府中不論男女學員都視為神女般的人兒,不僅是他父母自小所收的弟子,而且還與他有著婚約。

說直白點,薑青娥是他未婚妻。

(新書開張了,感謝大家的支援,不管新讀者還是老讀者,希望萬相之王能夠在未來再次陪伴大家。

哈哈,這次寫新書,寫李洛的時候有種老父親般的既視感,可能是因為自己也當爹了吧?

嗯,希望新書,大家能夠喜歡,這是我最大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