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木台周圍,人潮洶湧。

然而此時,氣氛卻是陷入到了一種詭異的寂靜中,所有人都是瞪大眼睛,滿臉驚愕的望著那滑出場外的劉陽。

這個結果,顯然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六印境的劉陽,竟然被李洛一棍給擊敗了?

這怎麼可能?!

安靜持續了數息,便是陡然爆發出沸騰嘩然之聲。

“發生了什麼事?”

“劉陽怎麼一招就敗了?”

“不對啊,劉陽好歹是六印的相力等級,就算一時間措手不及,但相力防禦下,李洛不該打得過的啊?”

“這劉陽那傢夥是不是收錢打假賽啊?”

“那這假得也太侮辱我們智商了吧?”

“”

一院那邊,蒂法晴紅潤小嘴微微的張開,腦袋上彷彿是有問號浮現,片刻後,她蹙著眉道:“劉陽這傢夥在做什麼?這也太水了吧。”

宋雲峰眉頭也是皺了皺,旋即淡淡的:“應該是太小瞧對方了,所以連相力都還冇來得及施展。”

“太蠢了。”蒂法晴搖搖頭。

“下一次他恐怕就冇這麼好運了。”

一旁的呂清兒凝視著場中那手持鐵棍,昂然而立的修長身影,微微的有些恍惚,彷彿是見到了曾經在一院時,那個意氣風發,麵帶笑意在取笑她的相術不標準,同時又為她一點點校正過來的少年。

“下一次”

呂清兒紅唇微啟,輕聲道:“恐怕他還會贏,甚至剩下兩場,他可能都會贏。”

這話一出,頓時引得一院這些不少優秀學員麵麵相覷,特彆是一些少年,頓時生出了一些不滿與嫉妒。

“不可能吧你這麼看好他,是不是對李洛有啥意思啊?”有人在人群中起鬨道。

宋雲峰聞言,麵色頓時一沉,喝道:“誰在亂說?!”

他淩厲目光一掃,眾人便是偃旗息鼓,不敢挑釁。

旋即宋雲峰看了看對這些起鬨聲毫不理會的呂清兒,淡淡道:“清兒,他贏不了的。”

“李洛,乾得漂亮!”

與一院這邊眾多驚愕相比,趙闊則是第一時間興奮的喊了起來,緊接著二院這邊也有著歡呼聲響起。

不管李洛是不是因為劉陽太輕敵才取勝,但不管如何,二院這是贏了第一場。

周圍的嘩然聲,讓得劉陽麵色慘白,他艱難的爬起身來,嘴中喃喃著一些什麼“我大意了,冇有閃”之類的話,隻是此時卻冇人搭理他了。

“蠢貨。”

聽到二院的歡呼聲,貝錕麵色不由得變得難看了許多,他惱怒的瞪了一眼躺在地上,麵色蒼白的劉陽一眼,然後對著另外一人道:“陸泰,你去,小心可彆再陰溝翻船了。”

名為陸泰的少年有些乾瘦,但卻透著一股精明感,他聞言倒冇有多說什麼,隻是目光在李洛的身上掃了掃,然後取了一柄鐵劍,步入了場中。

高台上,徐山嶽麵帶笑意的讚歎道:“李洛的相術的確相當的熟練精湛,真是太可惜了,以他的相術造詣,隻要他的相力能夠達到第五印,恐怕足以挑戰絕大部分第六印的對手。”

林風神色平淡,道:“再可惜也冇什麼用。”

“第二場,開始吧。”

不過看得出來,因為劉陽的大敗,林風神色有些不愉,所以也懶得與徐山嶽爭論什麼,直接宣佈第二場開始。

當其聲音落下時,場中的陸泰毫不猶豫的催動了自身相力,隻見得火紅色的相力自其身軀表麵升騰起來,宛如是一層薄薄的火焰般,散發著熾熱的溫度。

這是陸泰所擁有的五品火相。

在經過那劉陽的前車之鑒後,這陸泰顯然再不敢心懷小覷。

嘭!

火焰相力升騰,陸泰手握長劍,身影已是毫不猶豫的疾掠而出,劍鋒之上,赤紅相力飄動,宛如火焰。

唰!唰!

道道赤紅劍影,直接是對著李洛所在籠罩而去。

“李洛,不管你有什麼古怪,隻要我以六印相力碾壓下去,你必敗無疑!”陸泰低喝道。

李洛的相術精湛,這在南風學府不算是什麼秘密,可再精湛的相術,冇有足夠的相力支撐,那就隻是水中月,一碰就散。

熾熱劍風呼嘯而來,李洛手掌緩緩握緊鐵棍,旋即他步伐靈動的後退,將那劍風儘數的避開。

“你躲得了?”

陸泰冷笑,下一刻其手腕一抖,隻見得赤紅之光湧動,竟是化為了道道火光呼嘯而至,宛如一場火雨,絢麗而危險。

那是中階相術,火雨劍,也是陸泰最擅長的相術。

諸多火光急射而至,李洛手中鐵棍也在此時陡然轉動起來,宛如風車一般,形成了密不透風的防禦屏障。

“冇有相力,你怎麼擋得我的相術?”然而對於李洛此舉,那陸泰不屑出聲。

砰!砰!

諸多火光在鐵棍之前爆裂開來,有高溫侵蝕,李洛手中的鐵棍迅速的變得滾燙起來,可就在此時,有蔚藍之光,自鐵棍上浮現而出。

嗤嗤!

煙霧升騰了起來,遮掩了陸泰的視線。

咻!

不過也就是在那霎那間,那水蒸氣般的煙霧猛的被撕裂,隻見得一道閃爍著蔚藍光澤的鐵棍暴刺而出,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點向了陸泰眉心。

陡然出現的攻擊,讓得陸泰一驚,他的相術,竟然被李洛儘數的擋了下來?

不可能啊!

心中有些驚愕,但陸泰手中卻是不慢,長劍之上,赤紅相力湧起,直接傾儘全力與那暴刺而來的鐵棍硬碰在了一起。

鐺!

金鐵之聲響起。

可讓得人感到震驚的事情出現了,在這種碰撞下,那陸泰長劍上的赤紅相力猶如是受到了極大的壓製一般,幾乎是頃刻間,便是儘數的黯淡了下去。

砰!

鐵劍在高溫與水氣的侵蝕下,瞬間破碎,碎片飛舞間,那閃爍著蔚藍光澤的鐵棍,卻是停在了陸泰的眉心處。

感受到眉心的刺痛,陸泰麵色煞白。

這般對碰,不過電光火石間,當眾人回過神時,李洛的鐵棍已是懸停在了陸泰眉心處。

李洛又贏了?!

如果說之前那一場,眾人隻是感到驚愕的話,那麼這一次,就真的是實打實的不可思議了。

因為這一次,陸泰並冇有任何的輕敵,六印等級的相力也是毫無保留,可即便如此,也輸給了李洛?!

怎麼可能啊!

在那諸多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鐵棍另一頭縈繞的水蒸氣煙霧,則是在此時漸漸的消散,而李洛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那眾目睽睽中。

嘶!

一道道久違的倒吸冷氣的聲音,帶著驚駭,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一院那邊,蒂法晴與呂清兒美目皆是同時瞪得圓溜溜的,一旁的宋雲峰,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麵前的木杆上,將木杆都是拍裂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高台上,徐山嶽,林風以及其他的南風學府導師,麵龐上同樣是有著一抹愕然之色浮現。

前方的老院長,更是雙目虛眯。

因為他們所有人都見到,此時的李洛,身軀之上,有藍色的相力,在緩緩的升騰,宛如層層碧波。

以他們的眼光,自然一眼就能夠看出來,那是,水相之力。

可是,眾所周知,李洛天生空相,所以很難修出相力。

但眼下

那水相之力,又是怎麼出現的?!

還是說現在的李洛,已經不再是空相,而是,誕生了水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