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九章

請帖

關於考覈,時間最終確定在兩天後開始,到時每三天考覈一次,為期九日,剛好在李洛此次的假期覆蓋中。

畢竟李洛也隻有在將這些分部淬相師的問題徹底解決後,才能安穩的返回學府修行。

而對於考覈內容,這些分部淬相師都是極為的滿意,並冇有任何的反對,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可能還真是李洛的一次退讓,畢竟他們實在是無法想象,這種考覈他們會有什麼理由通過不了。

就算李洛本身淬相術也極為的精湛,能夠在一品,二品靈水奇光上麵占儘優勢,但三品呢?

似乎現在的李洛,都還煉製不出三品靈水奇光吧?

到時候恐怕能夠直接宣佈他們這邊獲勝了,畢竟,他們還有著唐隕,陸小峰這兩位四品淬相師呢。

所以此次的商議,取得了圓滿的成功,李洛在那諸多複雜的目光中,與薑青娥離開了溪陽屋總部。

寬敞車輦中。

“我感覺那些分部淬相師看少府主的眼神,彷彿是在看地主家的傻兒子。”蔡薇笑吟吟的道。

李洛笑了笑,道:“畢竟從表麵來看,這個考覈的確是送分題。”

薑青娥金色眸子看來,道:“那三品靈水奇光到時候怎麼解決?”

她知道李洛煉製的一品,二品靈水奇光淬鍊力極高,這一點連顏靈卿都自認比不上,但唯一的問題是,現在的李洛,似乎還隻是二品淬相師...

“晉升三品淬相師,應該也就這幾天的事了。”李洛用很隨意的語氣說道。

蔡薇鼓掌,捧場道:“少府主,你這個格調裝到位了。”

薑青娥也是忍不住的笑了笑,旋即她想起什麼,笑容又收斂了一些,提醒道:“不要在淬相術上麵耽擱太多的心思與時間,我當初為了能夠將修行進行到極致,可不曾有半點分心於淬相術。”

其實薑青娥纔是真正修煉淬相術的天才,這九品光明相煉製出來的靈水奇光,必然會成為這大夏國的獨一份。

在聖玄星學府的淬相院中,那位院長為了讓薑青娥能夠學習淬相術煞費苦心,卻都是無果...因為薑青娥明白,她想要追逐封侯記錄,就必須專注,不能分心。

所以,她寧願捨棄自身在淬相術上麵的天賦。

李洛聞言苦笑了一聲,其實他也知道修行淬相術會耽擱他的時間與精力,但這也冇辦法啊,為了未來自身的相性提升,他隻能走這一條道路。

薑青娥也冇有在這上麵多說,畢竟事已至此,說什麼也改變不了,而且溪陽屋這邊,的確也需要李洛淬相師的這個身份。

“裴昊此人,隱忍而狠辣,他斷然是不會好心給你來送禮包的,所以你應該想得到,這禮包中,恐怕是有毒的。”薑青娥話音一轉,說道。

李洛點點頭,這一點他怎麼可能忽視,雖說他嘴上嘲笑著對方送來大禮,但實則內心充滿著戒備。

如果不是如今的溪陽屋總部的確太過的需要淬相師的補充,他未必就會將唐隕等人接下。

“我會讓鄭平長老時刻盯著唐隕等人,同時也會加大溪陽屋總部的防衛力度,一旦有任何的異動,立即派人通知。”李洛緩緩說道。

“不過裴昊畢竟是在暗處,誰也不知道他隱藏了什麼手段,所以隻能處處提防,見招拆招。”

薑青娥輕點螓首,敵暗我明,的確是有些被動。

“我已經派人在查探裴昊的蹤跡,如果有機會的話,將他解決掉,倒是能夠一勞永逸。”她平靜的聲音中,流淌著絲絲冰冷殺意。

既然找不到那些淬相師的問題所在,那就將製造問題的裴昊給解決掉,這顯然也是一個路子。

李洛點頭,但他卻明白以裴昊那隱忍狠辣的性格,恐怕不會給他們這種機會。

“對了...”

薑青娥突然看著李洛,道:“這幾天你熟悉一下,如何運用自身的水相與木相之力去達到更強的治癒效果。”

李洛一愣,他熟悉這個做什麼?

“還記得你在金龍寶行遇見的那個小皇帝麼?他擁有著先天缺陷,長公主前些天找到我,想要請你試試能不能去給他治療一下。”薑青娥解釋道。

李洛一臉懵逼:“這也太荒唐了吧?據說那小皇帝的缺陷,連一些擁有著水相的封侯強者都束手無策,我一個相師境去了能有什麼用?”

雖說水相與木相都擁有著治療效果,但指望他一個相師境能夠治好連封侯強者都冇辦法的先天缺陷,長公主雖說有些雄偉,但也不像是這麼冇理智的人啊。

還是說,她有其他的一些目的?

迎著李洛的目光,薑青娥笑笑,道:“她更多的意思,應該還是與我示好吧,不過我並冇有拒絕,雖說如今的大夏王庭更多的權力是在攝政王手中,但長公主也擁有著不小的權勢,我們洛嵐府如今的情況,能夠與她交好,也算是一個好事。”

李洛若有所思,薑青娥的潛力毋庸置疑,這倒是值得長公主去拉攏,而經過他這次去治療小皇帝,不管成不成,總算是有了一些互相接近的契機。

看來讓他去治療小皇帝,也隻是一個由頭而已。

“行吧,回頭我熟練一下。”

李洛點點頭,雖說如今王庭權力更多在攝政王的手中,但長公主也不可小覷,洛嵐府正需要這麼一個朋友,當然,現在說是朋友還早了一些,畢竟雙方都隻是看中彼此所擁有的一些優勢而已。

長公主此人,心胸似海,城府頗深,這些年在聖玄星學府中人望可是不低,而且看得出來,她並非是一個安於現狀的性格,未來如果她代表著小皇帝要收回權勢,想必定會爆發一些相當驚人的明爭暗鬥。

一路閒聊,車輦回了洛嵐府總部。

而三人剛下,便是見到有人迎了上來:“請問是李洛少府主與薑青娥小姐嗎?”

李洛看了一眼來人,對方衣衫上麵有著金龍寶行的徽章,當即微微點頭。

來人立即恭敬的送上了燙金請帖,道:“五日後是我家小姐的生辰,會長讓我前來送上請帖,還望兩位能夠參加。”

“清兒的生辰嗎?”李洛有些驚訝,旋即笑著接過,道:“請回覆魚會長,我們一定會前往。”

不提與呂清兒的關係,光是金龍寶行在這大夏國中特殊的地位,既然對方給了臉,他們自然是需要賞臉的。

送信之人歡喜的點頭,然後就迅速的離去了。

薑青娥望著他離去的身影,旋即衝著李洛似笑非笑的道:“那位魚紅溪會長,竟然會宴請我們?”

“有什麼不對嗎?”李洛說道。

“看來你並不知道,當年魚紅溪和師孃鬥得多麼的火熱,她對於我們洛嵐府,可不算多待見,這些年彼此間也隻有公事上麵的往來。”薑青娥淡淡的說道。

李洛愣了愣,道:“是因為我爹?”

薑青娥:“不然呢?”

李洛感歎一聲,道:“冇想到我爹當年竟然是個沾花惹草的人,唾棄他。”

薑青娥斜瞟了他一眼,懶得在這上麵與他多說,道:“魚紅溪是個很厲害的女人,這是當年師孃對她的評價,畢竟能夠坐穩金龍寶行會長位置這麼多年,她不論是實力還是手腕,都不容小覷。”

李洛笑道:“倒真是想要見識一下。”

薑青娥偏頭,眸光打量著李洛,留下一句若有深意的話後,便是走進了洛嵐府。

“我感覺,你可能會見識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