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零二章

金龍秘鑰

“少府主,您這煉製完畢,也不看個結果,揮揮手就走,瀟灑倒是瀟灑了,不過也不怕翻車呀?”

在回洛嵐府的車輦上,蔡薇調笑道。

“如果他們是讓唐隕,陸小峰直接出手,那我還看一下,一位三品淬相師,冇這個必要了吧。”李洛微笑道。

如今的他距離三品淬相師也就一步之遙,再加上自身的水光相,而且雖然雙方的煉製材料都一模一樣,但秘法源水...他自身就攜帶了,對方怎麼跟他玩?

如果這都輸了,李洛感覺他也冇必要繼續煉製靈水奇光了。

顏靈卿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的道:“你是想要用這種碾壓性的勝利,在一次次的考覈中,折服他們?”

“這是,要以技服人?”

李洛笑了笑,道:“我隻是告訴他們我的能力,同時我也讓他們看見了溪陽屋未來的潛力,這一切,都是裴昊所不能給他們的,我相信這三次考覈下來,這些分部淬相師中,定會有人心生動搖,繼而取到一些連鎖反應。”

“而他們開始動搖時,我會向他們保證既往不咎,那個時候,我不覺得裴昊的競爭力會比我更強。”

“倒是煞費苦心。”薑青娥笑了笑,說道。

李洛無奈道:“冇辦法,都澤府那邊壓製得我們太狠,想要快速招攬到淬相師,隻有這個辦法,如果能夠收服這一批分部的淬相師,溪陽屋總部接下來的發展才能夠跟上來。”

“有了這個緩衝時間,之後我們才能開始跟都澤府的“大澤屋”較量。”

“不過這裡的考覈結果,應該也會很快傳到裴昊的耳中,他應該也能猜出你的心思,我想,他也會做好一些準備的。”薑青娥提醒道。

李洛點點頭,這一點他當然也能夠想到,不過他這裡並冇有采取任何的陰謀,而是堂堂正正的要收服這些分部淬相師,裴昊如果想要阻攔的話,怕也是隻能出一些險招。

所以接下來的幾日時間,他這邊也需要時刻的警惕著。

“對了,明日便是呂清兒的生日宴會,魚紅溪對她這位女兒可是寶貝得很,此次不僅邀請了許多年輕俊傑,而且到時候還會送上一份重禮。”薑青娥突然說道。

“什麼重禮?”李洛感覺到薑青娥對這兩個字似乎咬得有點重,當即驚訝的問道。

“金龍秘鑰。”

“金龍秘鑰?”李洛有些茫然,顯然對此頗為的陌生。

“傳聞金龍寶行曾開辟打造出一方修煉秘境,稱為“金龍道場”,提供給各方金龍寶行的高層人士或者其子女修行,那其自成天地乾坤,頗為玄妙,對於修煉大有裨益,這也算是金龍寶行的根基之一。”

李洛有點目瞪口呆,他當然明白,這金龍寶行不是指大夏這個金龍寶行,而是真正的金龍寶行總部,這個勢力是真正雄踞這個世界中的龐然大物,遠超此時的他所能夠想象。

他們眼下所熟知的大夏金龍寶行,隻不過是真正的金龍寶行分散開來的一個小小分部罷了。

可就算是如此一個分部,在這大夏之中,依舊是超然。

由此可見,那真正的金龍寶行,究竟是何等的龐大。

“據說金龍道場每年一開,每次持續一個月,而“金龍秘鑰”,就是進入金龍道場的鑰匙,隻有持有此物,方纔進得了其中修煉。”

“一般金龍秘鑰是賜給金龍寶行中的一些高層及其子女,不過有時候為了籠絡一些合作者,也會將此物作為重禮相送。”

“此次魚紅溪有意借呂清兒生日為由,送出幾道金龍秘鑰,這兩天,大夏城各方勢力可都對此生出了興趣。”薑青娥笑道。

“青娥姐也有興趣?”李洛問道。

“興趣當然是有,不過金龍道場極為龐大,而且也有層次等級之分,據說這一次魚紅溪送出的金龍秘鑰,都是限定在相師境的層次,我想,多半是為了給呂清兒選點同伴,到時候好一起進入金龍道場修行一場。”薑青娥說道。

“限定在相師境麼...”李洛有些詫異,旋即也點點頭,可能真是如薑青娥所說,魚紅溪做這事,更多還是在為呂清兒挑選同伴。

“真是財大氣粗啊。”李洛感歎一聲,這等秘鑰,就算是他們這些各大府都拿不出來,而金龍寶行卻是能夠拿來送人,可見其底蘊,實力。

而且,那種開辟空間打造修煉聖地的神通手段,也是讓人望塵莫及。

恐怕,也隻有觸及到王級的強者,才能夠做到這種地步吧。

薑青娥看了李洛一眼,微微沉吟,道:“我希望你能拿到一道“金龍秘鑰”,進入金龍道場中修行一個月,這對你會很有好處。”

李洛如今的修行,可謂是爭分奪秒,一切的機緣都不可捨棄,所以在薑青娥聽見此事時,就立刻記掛上了。

李洛愣了愣,笑道:“能拿到當然好,不過我怎麼感覺冇那麼容易?”

一旁的顏靈卿戲謔的道:“這還不好辦?你去找呂清兒,我想她會很樂意的。”

薑青娥則是搖搖頭,道:“此事都是魚紅溪在做主,找呂清兒怕也是無用。”

李洛笑笑,隻當顏靈卿是在調侃他,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去找後門,他畢竟也是洛嵐府少府主,可丟不得這個人,而且也正如薑青娥所說,這事是魚紅溪在主導,他為了一道金龍秘鑰就去找呂清兒幫忙,當真是讓人輕看了。

“既然魚紅溪邀請了許多年輕俊傑,想必到時候自會給予一些考驗,所以各憑本事就行了。”薑青娥說道。

李洛點頭,如果真能得到一道金龍秘鑰,那自然是令人欣喜的事,若是得不到,那也冇必要介懷。

雖說他的修煉的確很緊迫,但也並不至於讓得他手忙腳亂,試圖將一切機緣都給抓住。

總歸到底,他對自己,還是有一些信心的。

...

大夏城,某處幽靜庭院中。

裴昊靜坐在石亭中,在他的麵前,是一臉陰沉的龐千尺,此時的後者,正將來自溪陽屋總部內的情報告知。

“那李洛這是想要展現自身的淬相天賦,然後再以溪陽屋總部的優越條件,一點點的打動唐隕等人,最後讓得他們心悅誠服的投向總部。”龐千尺沉聲道。

裴昊斟茶,遞給了龐千尺一杯,淡笑道:“這不是在預料之中嗎。”

“裴昊掌事,唐隕等人心思也並非完全在你身上,如果被李洛這麼一點點侵蝕下去,他們可能真會選擇投靠李洛,畢竟...李洛纔是正統的少府主。”龐千尺提醒道。

“我知道。”裴昊點頭。

龐千尺見到裴昊如此穩坐釣魚台,不由得好奇的問道:“裴昊掌事是不是有什麼後手?”

裴昊卻並未回答,而是端起茶杯,對著龐千尺舉了舉。

“不急。”

“先讓李洛得意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