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零五章

祝煊

隨著魚紅溪,呂清兒的入場,此次的宴會就算是正式的開始了,伴隨著輕揚歡快的樂器聲,宴會廳內的氣氛也是變得更為的熱鬨起來。

魚紅溪麵帶笑意的與一些上前祝賀的賓客碰杯淺飲,然後看了一眼後麵呂清兒的位置,此時的她,已被眾多青年俊傑所圍繞,祝煊,寧昭,王鶴鳩這些年輕人,都算是同齡人的佼佼者。

“嗬嗬,魚會長,我家那小子,你覺得如何?”在那一旁,極炎府的府主祝青火笑眯眯的問道。

魚紅溪笑了笑,道:“祝煊的確是有青出於藍勝於藍的潛力。”

祝青火笑道:“我看他與清兒倒是挺相配的。”

魚紅溪看了他一眼,搖搖頭,道:“小輩間的事情,我們這些長輩就不要指手畫腳了,若是他們真的有意,再推波助瀾也不遲。”

祝青火目光一閃,魚紅溪說的含糊,但卻並冇有就此推拒,顯然如果到時候祝煊真的與呂清兒有意,她這裡是不會阻攔。

知道這一點,其實也就夠了。

祝青火笑著舉杯,金龍寶行勢力強橫,財力雄厚,如果極炎府能夠與他們拉近關係,那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當然,如果能夠將身為金龍寶行會長的魚紅溪拿下,那纔是最為完美的事情,但可惜,祝青火可清楚眼前這個美婦人是何等的棘手,就算是他,也不敢心生他意的去招惹。

魚紅溪與祝青火碰了碰杯,微笑道:“此次的金龍秘鑰,其實也是為了挑選幾個優秀的年輕人陪同清兒進入“金龍道場”,而年輕人在一起互相曆險,總是會提升彼此間的好感度的。”

身為一府之主,祝青火當然聽得出魚紅溪言語間蘊含的深意,當即笑起來,道:“魚會長放心,我早已吩咐過我家那小子,定會全力爭奪的。”

魚紅溪笑著點點頭,她當然不會告訴祝青火,其實類似的話,她與其他一些青年俊傑的長輩也提過。

她做這些的隱藏目的,無非便是察覺到了自家女兒對李洛的一些好感,而且這種好感還有著逐步提升的跡象。

對於這種事,魚紅溪的心中自然是反對的,不提她與李洛父母間的那些複雜恩怨,光是李洛與薑青娥還有著婚約這事,就足以讓得魚紅溪斷然否決。

不管這婚約究竟是不是名存實亡,魚紅溪都不會接受。

隻是,魚紅溪也不是那種蠻橫專斷的父母,她知道如果她直接強迫呂清兒不準與李洛接觸的話,不僅冇有效果,反而會激起少女的反叛心,到時候折騰出一些其他事情,更是讓人頭疼。

在她看來,呂清兒會對李洛有好感,多半還是因為當初在天蜀郡同處一所學院,在那裡,呂清兒並冇有見到太多優秀的同齡人,所以纔會關注李洛。

而如今到了大夏城,作為大夏國的中心,這裡的天才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

再加上她的推動,

呂清兒能夠接觸到更多優秀的同齡人,到時候,呂清兒對李洛的那些好感,或許也會漸漸的減弱。

所以她從始至終都冇有直言反對呂清兒對李洛的好感,但她選擇了另外的方式。

比如此次的金龍秘鑰...

如果到時候祝煊,寧昭這些人能夠得到秘鑰,陪同呂清兒參加這次的曆練,到時候他們的關係會提升許多,說不定等到曆練結束,呂清兒對於李洛的那些好感,也已漸漸的消磨。

到時候她不僅能夠少了這些煩心事,呂清兒也不會生出怪她的心思。

可謂是兩全其美。

至於會不會讓李洛也得到金龍秘鑰...那小子現在還隻是相師境第一段吧?而祝煊,葉秋鼎,寧昭等人,可都是相師境第三段了。

這小子再怎麼妖,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吧?

...

“清兒,祝你生日快樂。”

眾星捧月般的人群中,王鶴鳩對著呂清兒露出誠懇的笑容:“此前在學府中的事,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雖說心中對於王鶴鳩有些不待見,但呂清兒也不會在這個場合顯露什麼,所以隻是微笑著點點頭,也冇有要與王鶴鳩多說的想法。

她矜持的與身旁的祝煊,寧昭等人說著話,片刻後,眸光還是飄向了某個方向,然後對著其他人露出歉意的笑容:“我先去招呼一下其他人。”

待得祝煊等人點頭後,她便是腳步輕快的對著李洛所在的方向走去。

王鶴鳩望著她那纖細的背影,似是無奈的歎了一聲,道:“她應該又是去找李洛了吧,在學府裡麵時,他們關係就很好。”

寧昭眉頭皺了皺,淡淡的道:“清兒與他隻是普通朋友而已,而且畢竟他們都是從南風學府走出來的,難免關係會好一點。”

王鶴鳩微微一笑,手中摺扇輕輕扇動:“或許吧,但是在學府中,清兒有時候還會幫那李洛買早餐呢。”

寧昭眼角抽了抽,麵色略微有點難看。

倒是一旁的祝煊淡笑道:“清兒以前生活在天蜀郡,那裡所見所聞都會受到一些製約,如今到了大夏城,接觸多了,以往的一些想法都會出現改變的。”

“此次若是能夠拿到一道金龍秘鑰,之後陪同清兒去那金龍道場走一遭,到時,有些情況自然會出現轉變。”

他神色淡然,眉宇間自有一股自信湧動。

寧昭看了這祝煊一眼,眼中倒是升起一些戒備與警惕,畢竟同為二星院的學員,他也很清楚祝煊的優秀,如果真讓得他趁勢接近了呂清兒,那他這邊得手的機率說不定就要銳減了。

“這魚會長也真是,冇事將金龍秘鑰拿出來做什麼...”寧昭心中有些埋怨,他的父親也是金龍寶行中的高層,地位僅次於魚紅溪,所以他跟呂清兒一樣,直接就能夠擁有著金龍秘鑰,原本按照他的設想,此次應該就是他來陪同著呂清兒進入金龍道場,到時候一起曆練一場,說不定就能夠趁勢打開呂清兒的心扉。

可如今魚紅溪有意拿出金龍秘鑰,這無疑是為他平白樹立了許多的強力競爭對手啊。

不過心中再埋怨,他也不可能讓魚紅溪更改決定,所以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

他們這邊各懷心思的時候,呂清兒則是端著酒杯來到了李洛他們這裡。

“見過長公主,薑學姐。”呂清兒清麗動人的容顏上,露出淺淺笑意,對著兩女舉杯示意。

“清兒學妹。”

麵對著今日的主角,長公主與薑青娥皆是舉杯,給予祝賀。

李洛也是跟著舉杯。

“賓客眾多,招待不週,還請不要怪罪。”

呂清兒對著兩女客氣了一句,然後看向李洛,說道:“本來我還邀請了虞浪,趙闊他們的,但是他們都推拒了。”

“這場合,他們可能不太喜歡,並非是不願意來。”李洛解釋道。

能夠來這裡的,幾乎都是大夏中的名門貴族,各大勢力,虞浪,趙闊的家境相對普通,讓他們到這種地方來,反而是有些不太自在。

呂清兒螓首輕點,道:“我明白。”

“等回頭假期結束去了學府,我找他們再給你慶賀一下就行了。”李洛笑道。

呂清兒眸光微不可察的亮了一些,旋即矜持的道:“到時候再說吧。”

她頓了頓,眸光掃了四週一眼,輕聲道:“那金龍秘鑰,你有興趣嗎?”

李洛坦然笑道:“這裡凡是相師境的人,恐怕冇有誰會對它冇興趣的吧?”

呂清兒點點頭,其實她本來是打算直接找魚紅溪多討要一道的,但冇想到金龍秘鑰被她娘當做了生日彩頭,這就讓得她有些不太好開口了。

“那你加油。”她隻能鼓勵道。

李洛笑著點頭。

在兩人說著話的時候,在那一旁,長公主眸光流轉,瞥了一眼神色平靜的薑青娥,旋即眼中有著一抹饒有興致之色浮現出來。

這個李洛,當真是如其父一樣,也是如此的受到大夏國諸多名門貴女的青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