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零七章

青罡風

嗚嗚!

青色的罡風如絲如縷般的席捲而出,略顯淒厲的風嘯聲,於宴會廳內迴盪,令得許多人神色都是微微一凝。

所有的目光,都是盯著那處於相力光幕之中的那一道道年輕的身影。

青罡風席捲而至,直接就將這些身影儘數的籠罩了進去。

祝煊神色凝重,他的身軀上有赤紅色的相力升騰起來,宛如是火焰一般,熊熊燃燒,散發著高溫。

下八品火相。

能夠成為聖玄星學府二星院最強隊伍的隊長,祝煊的實力與天賦,毋庸置疑。

他也的確有著自信與霸氣的資本。

在其之後,葉秋鼎,莫淩,都澤北軒,王鶴鳩等人也皆是迅速的運轉相力,護住身軀,準備接受青罡風的洗禮。

咻!

而當青罡風掠過身軀的那一瞬間,祝煊等人麵色皆是微微一變,因為他們感覺到,那罡風彷彿是有著一些穿透相力的能力,明明他們周身有相力保護,可依舊是有一道罡風穿透而進,直接掠過他們的身體表麵。

嗤啦!

一道血痕在所有競爭者皮膚表麵撕裂開來,裂口光滑,鮮血一下子就滲透了出來。

這青罡風,顯然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棘手。

不過冇有人因此動搖,能夠進入到這個場地的人,絕對算得上是真正的年輕俊傑,自然不會因為一點變故就選擇放棄。

李洛偏頭看了一眼胸口上被撕裂的衣衫下麵的傷痕,並未在意。

“好霸道的青罡風。”

他低聲自語,這由魚紅溪釋放出來的青罡風顯然是經過許多層的壓製與削弱,但即便如此,依舊是能夠輕易的穿透他們的相力保護,可見真正的青罡風是何等的淩厲。

而且,眼下,這纔剛開始呢。

嗚!

青色的風,連綿不斷的席捲而來,無孔不入的穿透眾人周身的相力防禦,直刺其肉身所在。

在剛開始的時候,眾人情況還算好,勉強能夠支撐,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伴隨著越來越多的青罡風席捲而來,所有人都開始變得狼狽起來。

每一個人的身體上,都有著鮮血滲透出來。

開始有人的腳步,被那青罡風逼得一步步的往後退。

而如果退出了相力光幕的範圍,就代表著直接被淘汰。

在諸多挑戰者中,祝煊,葉秋鼎這些實力強橫的人,都是在最前方的位置,他們此時尚還能夠穩住身形,這是他們實力雄厚所帶來的優勢。

其他一些,實力處於相師境第二段的人,則是無法如此的淡定,開始出現了後退。

李洛,同樣是在後退。

然後他就發現,在他的前方數步的位置,都澤北軒,王鶴鳩也是在一步步的退下來,兩人滿身鮮血看上去有點狼狽,而當他們察覺到李洛的目光時,也是視線掃了他一眼,一聲冷哼。

“李洛,看來你要比我們先被淘汰幾步了!”都澤北軒牙縫中有聲音順著風而來。

李洛有點被他氣樂了,你這個狼狽德行,也好意思說我嗎?

他懶得理會這傢夥,目光看向前方,發現那秦逐鹿的身影,竟然從一開始就冇有退後過,但他魁梧壯碩的身體上,傷痕顯得頗為的可怕,隻不過卻是被他硬生生的咬牙扛了下來。

秦逐鹿擁有著上八品的噬金妖虎相,此類萬獸相有著強化肉身之力,這應該是他能夠扛下來的主要原因。

眼下這場中,能夠穩住腳步不動的人,不超過一掌之數。

相力光幕外,薑青娥也是在盯著被青罡風逼得一步步後退的李洛,一旁的長公主輕聲道:“李洛他們的相力等級畢竟要弱於祝煊他們,這讓他們很是劣勢啊。”

雖然這不是正麵拚鬥,但不論如何,祝煊等人都有著等級優勢,這是不可忽視的。

薑青娥道:“現在下結論,還是過早了一些。”

長公主輕笑一聲,丹鳳眼瞧著李洛的身影,道:“看來李洛還有什麼底牌呢,那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薑青娥笑了笑,長公主的確是個很聰慧而敏銳的人,僅僅是從她的一些語氣中,就能夠猜出一些東西來。

台階上,呂清兒也是在看著李洛的身影,而每當後者退後一步時,她心間便是一顫,而李洛那滿身鮮血的模樣,雖然她也知道都隻是皮外傷,但還是忍不住的有點擔心。

同時,她也在想著,如果李洛真是冇辦法在這裡拿到一枚金龍秘鑰的話,那她就隻能想辦法從其他的地方幫他弄一枚了...

這種金龍秘鑰,隻有金龍寶行的高層子女能夠得到,她心中盤算著,哪個高層子女會更好坑一點...

在宴會廳內眾人心思皆是不同的時候,場中的李洛,也是開始感覺到他所能夠承受的極限開始到來,於是,他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

“堅體!”

伴隨著低喝聲於心中響起,李洛體內兩顆相力種子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相力流淌,交彙在一起。

溫潤的治療之力在體內爆發,然後湧入血肉中,在這一刻,李洛的身體彷彿是極大的提升了韌性一般,他身體表麵散發的相力雖然看上去在漸漸的減弱,但其身體上麵的傷痕,卻是在以驚人的速度修複。

即便前一刻有罡風掠過刮出血痕,但下一刻,血痕就會被治療之力所修複。

一時間,李洛那退後的腳步,直接是穩住,然後反而是向前踏出了一步。

“咦?”

而李洛這邊突然間的變化,也是落入在場許多人的眼中,他們輕輕的驚咦出聲,有些驚訝於明明隻是相師境第一段的李洛,竟然還能夠穩住。

要知道,先前可是連一些相師境第二段的挑戰者,都被逼了出去。

李洛甩了甩臉龐上的血珠,頂著呼嘯的青罡風,一步一步的邁向前方,然後在都澤北軒,王鶴鳩有些震驚的目光中,竟然是將他們甩到了身後。

“怎麼可能?!”

兩人忍不住的失聲,這李洛明明實力比他們等級弱一些,雖說其雙相戰鬥力強橫,可眼下也不可能頂著青罡風前行吧?

然而李洛卻冇時間理會兩人,他繼續一步步的向前,腳步沉重,最後超過了秦逐鹿的身影。

秦逐鹿望著從他身旁走上前的李洛,眼珠子動了動,然後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這個李洛,真的總是讓人感到驚訝啊。

好想和他真正酣暢淋漓的乾上一場,體驗一下雙相之力的玄妙。

秦逐鹿咬咬牙,體內相力劇烈的震動著,隱隱間彷彿是有虎嘯之音傳出,然後他喉嚨間發出低吼,身軀表麵似是有著金色的虎影若隱若現。

青色罡風與金色虎影碰撞,隱隱間,彷彿是有著火花濺射。

秦逐鹿的身影,也是愈發的穩固。

李洛的腳步,停在了秦逐鹿這邊,便是未曾再向前,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那自魚紅溪手中玉瓶瓶口處,青光閃爍得越發的狂暴,顯然是在醞釀著一波最為凶狠的衝擊。

能否得到那金龍秘鑰,就得看接下來這一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