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場中李洛身軀之上升騰的藍色相力所帶來的衝擊與震撼,幾乎是遠遠的超過了陸泰的敗北,所有人都是震撼的望著這一幕,心中翻湧的巨浪,讓他們一時間有些戰栗的感覺。

“他,他怎麼突然有了水相?”蒂法晴喃喃道。

她望著場中那手持鐵棍,身軀欣長,麵龐異常俊朗的少年,一時有點恍惚,因為她記起了當年李洛初入南風學府時,那時候的他,直接是成為了學府中無人可及的風雲人物,其風頭甚至直追留下傳說的薑青娥。

隻是後來隨著相性的顯露,李洛的風光方纔一落千丈,最後甚至被掉到了二院之中。

然而此時眼前那渾身升騰著藍色相力的少年,彷彿又是在如當年一般,漸漸的變得璀璨。

宋雲峰的麵色變幻得最為精彩,他的目光如同釘子般的釘李洛的身上,猶如是要將他身體內外看得透徹一般。

如果說有誰最不願意看見這一幕的話,恐怕他宋雲峰算是第一個。

因為他見過當年的李洛究竟是何等的光芒璀璨,而正因如此,他纔不想再看見李洛爬起來。

宋雲峰偏頭,他看著呂清兒的側臉,此時的她,明眸彷彿是微微綻放著光彩的看著場中的少年,這令得他袖中的拳頭都是緩緩的緊握起來,眼神深處,滿是陰翳。

蒂法晴與宋雲峰心中湧動著不同情緒時,一旁的呂清兒倒是最為的平靜,她那剪水雙瞳停留在李洛的身上。

“果然”

“這南風學府,往後倒是要變得有意思了。”

“李洛,你還能再走回來嗎?”

“這是怎麼回事?李洛怎麼突然有了水相?”高台上,林風極為的震驚,片刻後,他忍不住的出聲道。

“他是不是用了什麼違規的禁術?”

徐山嶽同樣是處於震驚中,可當他聽見林風此話時,頓時不滿的道:“你在胡說個什麼,李洛以前是空相,難道就得一直是嗎?”

林風一滯,皺眉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我們都明白,空相乃是天生,這後天再擁有,如何可能?”

徐山嶽冷哼道:“我們覺得不可思議,那隻是我們閱曆不夠而已。”

林風還要辯駁,前麵的老院長出聲了:“後天之相雖然罕見,但的確不是不可能,據說一些傳說中極為罕見的天材地寶,就擁有著這種神效。”

“李洛父母,可能是給他留了這一類的天材地寶,才讓得他擁有了水相。”

“先不急討論這些,等比試打完,然後問問李洛就行了,我們是學府,隻是教導學員而已,至於其他的,學府也冇資格過問。”

聽到老院長都這麼說,林風也就無話可說了,他目光盯著場中的李洛,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在那全場諸多震動的目光中,麵色有些難看的貝錕手持長槍,步入場中。

“李洛,冇想到你藏得這麼深,你想用今日這三場比試,來證明你自己吧?不過我不會讓你如願的。”貝錕冷聲道。

李洛笑了笑,道:“台詞太弱智了,你在表演嗎?”

貝錕麵龐一紅,旋即有些惱怒:“我看你還能笑多久!”

他一步踏出,相力自他體內升騰而起,隱隱間有著虎嘯聲傳出,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壓感也是在隨之散發。

那是貝錕的裂山暴虎相,位列六品,此相以剛猛凶煞著稱,若是相力雄渾的話,有裂山之力。

李洛感受著那股撲麵而來的淡淡煞氣,眼神也是微凝了一下,這貝錕自身相力比起之前的劉陽,陸泰都要強上一分,而且最重要的是,有六品裂山暴虎相的增幅,他的整體實力算是第六印中的頂尖層次。

而反觀李洛自身,如今是第五印的相力等級,自身的“水光相”也隻是五品,從表麵來看,似乎是整體落後對方。

但有時候勝負,卻並非是完全取決於此。

咚!

貝錕催動了自身相性,他冇有半點的猶豫,身形射出,宛如下山猛虎般,手中鐵槍裹挾著極為剛猛雄渾的力量,直接狠狠的砸向了李洛。

李洛手中鐵棍之上,藍色相力湧動,宛如碧波流轉,直接與貝錕鐵槍硬憾一記。

鐺!

金鐵聲響徹,氣浪擴散,而李洛的身影一震,倒射而出,不過其步伐靈動如魚,迅速的將那湧來的狂暴力量儘數的卸走。

“哼,第五印的相力而已!”

這一正麵交手,貝錕立即就察覺到了李洛的相力等級,當即心頭一鬆,冷笑道:“還以為真要鹹魚翻身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冷笑間,他如猛虎撲食,手中鐵槍裹挾著強悍的力道,槍尖破空,化為道道槍影刺向李洛周身要害。

顯然,他要趁勝追擊,以最凶悍的姿態將李洛打敗。

而麵對著貝錕的追擊,李洛也並未退避,他神色平靜,再次迎上,霎那間,雙方槍棍不斷的碰撞,發出響亮的金鐵之聲。

兩人直接是纏鬥在了一起,一時間相力震盪,倒是顯得頗為的激烈。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貝錕的麵色卻是開始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因為他發現,麵前的李洛手中鐵棍之上所湧動的力量,竟是在漸漸的變得雄渾起來。

而在一院的看台上,一些實力優秀的學員也是看出了不對。

“李洛竟然擋住了貝錕的爆發力量,奇怪,他明明是第五印的相力等級”

“而且李洛的力量似乎在越來越強怎麼會這樣?”

“是高階相術,九重碧浪,此術與水相極為的契合,擅長後發製人,其力如浪潮般,逐漸的疊加累積,再配合水相之力的連綿雄厚,戰鬥拖得越久,其力就會越強,除非以絕對之力,蠻橫破之。”

“貝錕如果再不破局,恐怕他就要輸了。”

那些一院中的優秀學員,麵色在此時都變得有些凝重起來,這九重碧浪術是一道高階相術,而這種高階相術,就算是一院中,能夠將其掌握的學員都是屈指可數,可如今李洛施展出來,卻是相當的嫻熟。

“李洛不愧是我南風學府相術悟性第一人。”他們忍不住的感歎,以前李洛冇有相力的時候,他們這種感覺還不深,可如今隨著李洛也誕生了相性,擁有了相力後,他們方纔明白,這兩者結合,究竟是何等的棘手。

吼!

而就在他們說話間,那貝錕突然爆發出怒吼之聲,顯然他同樣察覺到了不對勁,眼前的李洛,明明相力看似並不算太強,可卻宛如漩渦一般,一點點的將他糾纏住。

另外不知為何,李洛的相力,總是給他一種異樣的精純感。

不過不管如何,貝錕知道,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

他的眼中有凶光閃現,雙掌陡然緊握鐵槍,隻見其雙掌隱隱的化為了虎爪虛影,狂暴的相力暴湧而出。

“高階相術,牙刺!”

貝錕一步踏出,手中鐵槍如凶暴之虎般洞穿而出,直接是撕裂了那一重重的連綿水相之力,直指其後的李洛。

李洛望著那呼嘯而來,宛如獠牙利齒般的槍芒,手中鐵棍上,重重疊加的水相之力,也是轟然爆發,宛如巨浪砸落。

槍棍竟並未碰撞,反而是交錯而過,直指對方。

“你找死!”

貝錕麵露猙獰,眼中凶光一閃,那鐵槍毫不猶豫的就捅了下去,隻是,在那一霎那,他見到那鐵棍之上藍色相力閃爍間,隱隱的,彷彿有刺目之光,引得他眼睛虛眯了一下。

下一瞬,貝錕眼瞳突然一縮,因為他發現自己那捅向李洛的槍尖,竟是落空了,出現在了李洛肩膀上方寸許的位置。

“完了。”

貝錕心頭一寒,他不明白他怎麼會出現這種紕漏,他那一槍,明明能捅中李洛肩窩的。

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應,因為李洛那蘊含著重力的鐵棍已是呼嘯而至,直接砸在了他的臉龐之上。

噗嗤!

一口鮮血混雜著牙齒噴射而出,慘叫聲響起,貝錕的身影頓時倒飛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場外。

貝錕的慘叫聲在場中迴盪。

李洛則是緩緩的收回鐵棍,長長的吐了一口白氣,身軀之上升騰的藍色相力,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消失了下去。

四周寂靜無聲,唯有著貝錕的慘叫聲持續不斷。

但這種寂靜冇有持續多久,便是陡然間被刺耳的尖叫聲與沸騰聲所打破,除了一院外,其他幾院的學員皆是激動狂呼。

他們無法相信今日究竟看到了什麼

他們看到了那個南風學府曾經的風雲人物再度爆發出刺目的光芒。

他們看到了那個被稱為空相的少年,以二院的身份,完成了對一院一穿三的壯舉!

趙闊興奮激動得麵龐漲紅,然後他對著一院那邊做出了鄙夷的手勢,囂張的咆哮聲響起。

“看見冇有!”

“那個男人,回來了!!”

(告訴你們一個恐怖的訊息,存稿快冇了,所以不管有什麼票,都趕緊趁現在給吧,因為以後,你們就不想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