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一十章

工具人

呂清兒站在柱子後麵,亭亭玉立,柱子後麵的光線有些昏暗,然而她的肌膚卻是如冰晶一般,猶如是閃爍著光一般,令得她在這昏暗的環境中,更是顯得有些耀眼與迷人。

黑長直的柔順亮麗頭髮垂落下來,在小腰處飄動著。

李洛見到呂清兒,也是有點愕然,旋即笑道:“你聽到那傢夥的話了?”

呂清兒淺笑的看著李洛,美目中噙著細微的歡喜,她輕輕點頭,道:“還以為少府主會把我給賣了呢。”

李洛心思轉了轉,也不知道那祝煊是不是知曉呂清兒在這裡,所以才故意找他,如果先前他言語間有什麼鬆動,那呂清兒顯然會很傷心。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傢夥,也挺陰的啊。

“這祝煊堂堂極炎府的少府主,格調實在有點低,竟然用這麼幼稚的條件來跟我談,他還口口聲聲是想要跟你一起組隊,我感覺他的誠意也不高,你以後,可要稍微注意點。”李洛感歎一聲,語重心長的說道。

不管那祝煊陰不陰,都先幫他上點眼藥。

呂清兒白了他一眼,道:“他有冇有誠意,都跟我沒關係,我也不可能跟他在金龍道場中一起組隊。”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看這祝煊對你其實也有點意思。”李洛說道。

“不過是衝著我娘執掌的金龍寶行而已。”呂清兒不屑的道。

“你也不能把人家想得那麼壞...萬一人家更貪心一點,其實是想要人財兩得呢?”李洛“開解”道。

“做他的春秋大夢!”呂清兒緊蹙柳眉,眼眸中掠過一絲厭惡。

旋即她看向李洛,輕聲道:“李洛,你不會因為其他任何人的誘惑,把我給賣了吧?”

“那金龍道場我也不太熟悉,據說到時候還會有金龍寶行在其他國家的分部參與,其中競爭也很激烈,我需要一個可以真正信賴的隊友。”她修長睫毛輕輕眨動,彷彿是顯得有些柔弱。

李洛直接拍了拍胸膛,正色道:“你放心,以我們兩人的關係,就算是祝煊用解散極炎府為條件,我都不會鳥他一下。”

呂清兒輕輕一笑,對此感到很滿意。

李洛提醒道:“那你可不可以把匕首給收起來了?”

他指了指呂清兒另外一隻小手上,一柄寒光畢露的匕首,正冒著寒氣。

呂清兒微笑道:“這是我用來削水果的,你不要誤會了呢,喏,給你吃。”

她翻手還真是掏出一顆削得乾淨的果子,遞給了李洛。

李洛看了呂清兒兩秒,雖然說的很好聽,但剛纔我感覺如果我說錯了話,她可能真的會用匕首來比劃比劃...

唉,果然漂亮的女人說謊都是麵不改色。

不過他與呂清兒認識這麼多年,關係匪淺,如果在那金龍道場中,她真有什麼需要他幫忙的地方,他必然是不可能推拒的。

他接過果子,啃了一口,順便問道:“你的冰相達到八品了?”

呂清兒輕笑著點點頭,看得出來,她對此也感到很是開心。

“羨慕啊。”李洛感歎一聲,將自身相性從七品進化到八品,這其中所需要的靈水奇光可不是小數目啊。

不得不說,魚紅溪真是財大氣粗,這樣的娘,誰不想要一個呢?

“坐擁雙相的少府主就不要羨慕我這小小的下八品冰相了,畢竟下八品的相性,已經被你打敗兩個了。”呂清兒笑吟吟的道。

她說的,自然就是都澤北軒以及王鶴鳩。

李洛笑了笑,與呂清兒閒扯了一會,後者顯然很樂意在這裡與他說話,清麗的小臉上,笑容明媚。

隻不過交談很快就被打斷,有著一名侍從過來提醒呂清兒,魚會長正在找她。

呂清兒有些無奈,但也冇辦法,畢竟今天是她的生日宴會,於是她隻能與李洛擺了擺手,腳步輕快的轉身而去。

李洛望著她纖細窈窕的倩影,也是笑著轉身走入宴會廳中,然後找到了薑青娥。

長公主一直都是與薑青娥在一起,而當她見到李洛回來時,微笑道:“待會宴會結束時,就要耽擱李洛學弟一些時間了。”

李洛知曉她說的是治療小皇帝的事情,當即心中有點無奈,明明雙方都知道這是很荒唐的事情,偏偏還要去做一次。

但畢竟這是和長公主拉攏關係的契機,雙方你情我願,他當然也得配合,所以就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而時間也就這麼在燈火明亮的宴會中,漸漸的流逝。

最終,宴會接近尾聲,賓客開始散去。

魚紅溪帶著呂清兒,來到了長公主這邊,後者衝著魚紅溪露出笑容,道:“魚會長,倒是要借你的地方一用了。”

魚紅溪顯然是知曉長公主來這裡是想要做什麼,她眸光掃了一眼李洛,然後笑道:“舉手之勞,倒是這麼久時間,恐怕王上都有些不耐煩了。”

長公主笑道:“隻要不在王宮裡待著,他在哪裡都會覺得有趣。”

“請。”

魚紅溪笑著,在前引路,最後帶著幾人走入莊園內宅,在一處房間外停了下來。

李洛目光看了看四周,他能夠感覺到那些暗處似乎是隱藏著許多的晦澀的氣息,讓人有一種步步殺機之感。

顯然,這裡的防衛力量極強。

魚紅溪推開門,長公主便是引著薑青娥,李洛走了進去。

“娘,他們這是要做什麼呀?”呂清兒悄悄的問道,眼神有些疑惑。

“長公主想要請李洛治療一下王上。”魚紅溪說道。

呂清兒小臉上頓時有著愕然浮現出來,皺眉道:“這也太奇怪了吧,據說王上的先天缺陷,連許多封侯強者都束手無策...”

“長公主怎麼會讓李洛來嘗試的?”

魚紅溪輕笑一聲,道:“醉翁之意不在酒罷了。”

呂清兒恍然,長公主這是衝著薑青娥去的麼,請李洛治療王上,隻是一個幌子而已...

但是...這也太把李洛當做工具人了吧。

呂清兒略微有點忿忿不平,心中想著,萬一等會李洛真的折騰出了一些出人意料的事,看你們怎麼想...

(今晚微信上麵放長公主的圖,隻能說...太凶了...

大家可以在微信裡麵搜尋公眾號,天蠶土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