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內氣氛安靜,一道道目光都是帶著一種難以置信的情緒盯著臉色有點茫然的李洛,因為眼前發生的這一幕,的確是有點打破眾人的認知。

包括李洛自己。

這連擅長治療的封侯強者都束手無策的先天缺陷,李洛一個小小的相師境卻能夠化解?

雖說那化解的力度極為的微弱,但這大概率隻是因為李洛自身實力太弱的緣故,一旦以後他實力強大起來,那很有可能徹底解決小皇帝的問題。

對於這一幕,即便是見多識廣的灰衣老人,都是給不出合理的解釋。

長公主在經過剛開始的失態後,倒是很快就收斂了情緒,但那眼眶處,顯然依舊還帶著一點紅意,畢竟這些年她為了小皇帝這先天缺陷是操碎了心,期間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次失望。

小皇帝是她的至親,父王當初駕崩時,曾囑托她照顧好他,這些年長公主也竭儘全力的在做好這一點,可唯有小皇帝的先天缺陷,是她始終無法解決的心病。

可以往的她,從未想過,這個幾乎讓得她夜不能寐的心病,竟然會在今天,看見了一絲曙光。

長公主起身,走到了李洛麵前,那對丹鳳眼直直的盯著他,直到後者對此都有些不適了,她緩緩道:“李洛,你願意幫我傾儘全力的去治療王上嗎?”

李洛迎著她的目光,也是露出笑容,點點頭:“如果不願意的話,那我們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長公主點頭,她也冇有多說一些無用的話,而是對著李洛伸出芊芊玉手:“隻要你能治好王上,那我們王庭,欠你一個人情。”

李洛明白她的意思,他若是治好了王上,那麼她以及小皇帝,就會是洛嵐府的盟友。

當然,這世間的任何事情都會出現變化,即便是盟友,也有可能反目,但不管如何,眼下他有著治療小皇帝的可能,那麼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在這個期間,如果他遇見了什麼生命危機,或許這位長公主,也不會真的完全袖手旁觀。

在這一點上,他們不知不覺間,成了一個陣營。

“雖然我也不太清楚我為什麼能夠做到這種事情,但我會竭儘全力的治療王上。”李洛也是伸出手,握住了長公主那纖細嬌嫩的手掌,鄭重的道。

兩人的手掌輕握,雖說那柔弱無骨般的嬌嫩之感讓人留戀,但李洛卻是很理智的抽手而退。

長公主那國色天香般的容顏上,有著嬌豔如花般的笑容浮現,她看向一旁的薑青娥,道:“薑學妹,你可真是我的福星。”

長公主會做出讓李洛來治療小皇帝的這種荒謬決定,主要的源頭還是因為薑青娥,如果不是薑青娥的存在,長公主是不可能想到這一點,畢竟冇人願意來做這種多此一舉的事情。

薑青娥微微一笑,道:“殿下,我希望李洛能夠治療王上這件事,你能夠儘可能的保密。”

王庭之內,同樣是充滿著諸多明爭暗鬥,這些年大夏王庭幼主當朝,雖說長公主在竭力輔助,但其下的暗流湧動也格外驚心動魄,雖然薑青娥對此瞭解不算太深,但她也明白,李洛能夠治療王上先天缺陷的這種事情,並不太適合過於的曝光。

誰也不確定這會不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長公主眸光一閃,旋即笑道:“放心,我暫時也並不打算將此暴露,不過...這件事情很難一直隱瞞下去,畢竟王上的身體狀況,王庭內的治療團也時刻在關注,而那治療團內,人多口雜,你應該明白。”

薑青娥點點頭,道:“殿下儘力便好。”

她也明白,小皇帝不是普通人,在他身上的視線太多了,想要徹底瞞住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隻不過能拖一些時間算一些時間吧。

“還有...”

“李洛雖然能夠治療王上的先天缺陷,但殿下也看見了,他自身的相力還是太過的微弱,真要按照他現在的治療速度,想要徹底將王上後背的“黑蓮之氣”化解,恐怕那會是一個極其漫長的時間,這一點不太現實。”

“所以我希望之後的話,殿下不要太頻繁的要求李洛來治療,與其如此,還不如給他更多的時間,讓他儘快的提升自身的實力。”薑青娥說道。

長公主聞言,微微沉吟,她倒也不是固執的人,所以也明白薑青娥說的很在理,現在的李洛的確是給予了她一絲希望,但指望他這點微薄相力,實在是杯水車薪。

薑青娥的意思,顯然是希望之後她不要太過猛烈的去榨乾李洛,因為這會耽擱他修煉的精力與時間。

這是涸澤而漁,並不理智。

長公主紅唇浮現一抹淺淺笑意,道:“放心吧,我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以後,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每隔一個月,李洛到王宮治療一次王上如何?”

“我想,或許等他踏入將階等級的時候,王上的先天缺陷,就會有著徹底解決的可能。”

一旁的李洛聞言,也是暗自的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長公主知道他能夠治療王上後,直接把他當牛用,一天來個三回,他真是鐵打的身子都扛不住啊。

“不過...”

長公主美目流轉,笑盈盈的看著李洛:“今天作為第一次,還真是得辛苦一下李洛學弟了,畢竟我們還有三個小時纔會回王宮,在這段時間裡,我想請李洛學弟能夠竭儘全力的再治療一下。”

她雙手捧著一瓶“回能丹”,眸光希冀的看著李洛。

“所以,李洛學弟,今晚再做三次,怎麼樣?”

李洛被她那目光看著,頓時腳都是顫了一下,麵色微微發白,再來三次?這真是要榨的乾乾淨淨啊。

他求救般的目光看向薑青娥,後者也是對著他投來愛莫能助的眼神,畢竟雙方已經達成了協議,今晚,也隻能讓李洛勞累一下了。

最終,李洛隻能選擇認命,眼神悲哀的接過“回能丹”,吞服下去,恢複相力,準備接下來的再次治療。

於是,在接下來的三個小時中,李洛來來回回的做足了三次。

三個小時後,當屋外的魚紅溪,呂清兒見到李洛走出房間時,麵色蒼白,雙腳都是在不斷的顫抖,嘴中喃喃著一些“不行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之類的話語。

兩人麵麵相覷,不知道在這段時間中,這屋內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會讓得李洛如此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