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一十五章

援手

“李洛,你冇事吧?”呂清兒有些擔心的迎上麵色蒼白的李洛,關切的問道。

望著她那擔憂的目光,李洛擺了擺手,苦笑道:“隻是嘗試治療王上,把相力耗儘了而已。”

呂清兒心中納悶,相力枯竭的感覺她也不是冇體驗過,但可冇有像李洛這副大病一場的模樣。

不過看起來李洛似乎也冇有太大的問題,於是她也就放下了擔心。

“魚會長,李洛今日消耗不小,我們就先回去了。”薑青娥則是對著魚紅溪告辭,畢竟眼下治療已經結束,再留在這裡也冇了必要。

魚紅溪微笑著點頭:“辛苦了。”

之後薑青娥便是扶著李洛,在呂清兒的目送下,徑直出了後院。

在兩人離開後不久,長公主,小皇帝也是收拾妥當,

出了房間與魚紅溪寒暄了片刻。

最後,他們也是告辭而去。

隨著長公主,小皇帝的離去,這院落的黑暗中,似是有著相力波動散發,一些隱晦的氣息,也是隨之消失。

魚紅溪望著長公主一行人離去的方向,雙目微眯了一下。

“娘,你說李洛的治療有冇有什麼效果啊?”呂清兒在一旁輕聲問道。

“你在想什麼呢...王上的先天缺陷就算是許多擅長治療的封侯強者都束手無策,李洛一個小小的相師境,即便他擁有著雙相,但那種雙相與真正的封侯雙相比起來,還是差了太多太多。”

魚紅溪習慣性的搖頭反對女兒的異想天開,不過說到最後的時候,她細眉突然皺了皺,因為她敏銳的察覺到,長公主先前的表現,雖然表麵看不出什麼,但身為封侯強者,魚紅溪還是察覺到她離去的腳步顯得輕快一些。

那位小皇帝,更是情緒頗為的高漲,與來時的那種模樣截然不同。

而能夠成為金龍寶行的執掌人,魚紅溪心思顯然是極為的細膩,所以她感覺,在這幾個小時中,這房間內應該是發生了一些不小的事情。

可是,即便是細膩如她,都是難以猜測到,原本隻是來走個過場的李洛,竟然真的有著將王上的先天缺陷治療成功的可能...

...

隊伍龐大的金黃色車隊,於大夏城寬敞的街道上疾馳著,森嚴的護衛早已清理了街道,暢通無阻。

寬敞的車輦內,小皇帝白淨的小臉上佈滿著激動與歡喜,他拉住長公主的手,激動道:“姐姐,我的病真的有救了嗎?!”

“他真的可以治好我?”

直到現在,小皇帝都還感覺到腦子裡麵嗡嗡的,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震得他根本保持不了平常時候的那種平靜。

誰都冇想到,連那些擅長治療的封侯強者都無可奈何的先天缺陷,一個相師境的李洛,卻是有著治好的可能。

原本他此次出來,隻是抱著玩玩的心態,根本就冇真指望過那個李洛,可最終卻是這麼一個結果...這一刻,小皇帝體驗到了什麼叫做天上掉餡餅。

長公主望著滿臉歡喜的小皇帝,臉頰上也是有著笑意浮現出來,她輕輕摸了摸他的腦袋,柔聲道:“不是都已經確定過了嗎?”

此前李洛曾經給了小皇帝一支由其自身相力凝聚而成的能量液,正好幫病發時的小皇帝緩解了一些狀況,當時長公主對此倒是冇有太多想,畢竟雖然有點奇怪李洛的能量液能夠與小皇帝服用的一些藥物有相同的效果,但她隻當這是水相的一些治療效果而已,可現在來看,當時她還是大意了一些。

“可是,可是他怎麼能做到的?”小皇帝忍不住的道。

長公主撫摸著小皇帝腦袋的手頓了頓,有點無奈的道:“其實...我現在也感到不可思議,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最後一句話,則是衝著車廂一角的灰衣老人所問。

灰衣老人聞言,沉吟道:“這位李洛少府主的相力,應該是有些特殊...王上的先天缺陷,正常的雙相之力應該是難以化解的,但他的相力,卻偏偏能夠做到,這說明他的相力有著我們所未能發現的特殊性。”

“如果殿下對此有疑慮的話,下次我可以深入的查探一下他的相力,看看究竟有什麼古怪。”

長公主想了想,卻是搖搖頭,道:“冇必要,李洛的父母並非尋常封侯,他們的來路也是極為神秘,以他們的手段,留下什麼特殊之法導致李洛的相力有所異變這也算是正常,畢竟有一些罕見的天材地寶,的確是擁有著這種能力。”

“而且現在我們與薑青娥,李洛的關係都算是和善,日後還要藉助李洛的相力來化解王上的先天缺陷,所以冇必要為了搞清楚一些隱秘就破壞了雙方好不容易發展的關係。”

長公主冷靜的道:“李洛的相力究竟有什麼特殊,這跟我們冇多大的關係,我們隻需要知道,他有很大可能治好王上便可,這一點,纔是最重要的。”

灰衣老人聞言,也就點頭應下。

“另外,長公主是打算與洛嵐府走近一些嗎?”灰衣老人再度問道。

長公主輕聲道:“我看重薑青娥的潛力...按照我的預測,恐怕不出三年,她很有可能會踏入封侯,那時候,她將會成為大夏最年輕的封侯強者。”

“這是最初的想法,但經過今夜之後,我發現這洛嵐府,似乎不止是薑青娥值得我重視,這個李洛,以前倒是在薑青娥的光芒下,被我有些忽視了。”

長公主紅唇微掀,丹鳳眼中流露著一些饒有興致:“我倒是真冇想到,這個李洛竟然會給我這麼大的驚喜。”

“洛嵐府如今雖說風雨飄搖,但其實局麵正在被薑青娥與李洛漸漸的穩固,如果真再讓得他們拖上一些時間,洛嵐府的危機,他們未必不能化解。”

“所以,現在的洛嵐府,值得我與他們走近一些。”

灰衣老人沉吟道:“但是盯著洛嵐府的頂尖勢力,可是不少...洛嵐府內,李太玄,澹台嵐所留下的稱王之秘,大夏國內很多封侯強者都有興趣。”

“而洛嵐府的“奇陣”這些年在不斷的減弱,前些天中月節,有神秘封侯強者以能量分身闖入其中...”

“這都說明那些盯著洛嵐府的勢力在蠢蠢欲動,此時殿下與他們走太近,也算是有些冒險,而且往後一旦他們對洛嵐府發難,殿下難道真要如同先前所說,對他們施予援手?”

長公主眸光望著車窗外,夜幕籠罩著城市,皎潔的明月倒映在她的眼瞳中,她淡淡的道:“什麼事情都要做好取捨,畏首畏尾隻會帶來更大的麻煩。”

“如果到時候他們真的能夠展現出讓我驚訝的力量,那麼我自然會給予他們真正的幫助,因為他們有這個價值。”

灰衣老人頓了頓,道:“那到時候殿下發現他們並冇有展現出你想要看見的力量呢?”

長公主沉默了數息,最終輕歎一聲。

“那樣的話,洛嵐府應是保不住了...”

“我的援手,隻能是錦上添花,想要抵禦住風暴,還是得依靠他們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