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一十六章

第三次考覈

過了呂清兒的生日宴會後,接下來的兩日倒是冇有什麼波瀾,李洛剛剛完成突破,踏入到了相師境第二段的生紋段,然後也就趁這兩日間漸漸的熟悉著自身增漲的相力。

除此之外,就是有關於溪陽屋那邊的第二次考覈,

這一次的考覈是煉製二品靈水奇光,而唐隕與陸小峰兩位四品淬相師依舊自恃身份冇有出手,所以結果顯而易見,李洛再一次的把分部淬相師給血虐了一遍。

於是第二次考覈,分部淬相師,繼續被李洛碾壓。

不過不得不說,這種碾壓性的結果也漸漸的造成了李洛想要的效果,經過鄭平長老的彙報,那些分部的淬相師們平日裡在說起李洛時,都開始有著一些發自內心的欽佩,畢竟大家身為淬相師,其他的什麼都不服,就隻服誰的淬相術水平更高超。

李洛雖說現在還隻是二品淬相師,但他卻天賦異稟,所煉製出來的一品,二品靈水奇光,就連唐隕,陸小峰這種四品淬相師都歎爲觀止,其他的人,又如何能不佩服?

如果說在剛開始那兩天,這些分部淬相師心中還對李洛以及總部這邊抱著一些戒備的話,那麼這段時間下來,那種戒備已經大大的減弱,李洛用行動告訴了他們,他的心胸是多麼的寬闊...

根據鄭平長老的暗中試探,一些分部的淬相師,已經開始有了動搖的心思,準備未來真的留在總部。

所以,眼下的局勢,都在按照李洛所設想的推進。

...

“今天就是第三次考覈了。”

洛嵐府總部,一間客廳內,蔡薇望著坐在上位的李洛,薑青娥,嬌媚動人的鵝蛋臉頰上,卻是噙著一些擔憂之意。

“少府主,這段時間,一切都太順利了。”她言語間,有著提醒之意。

李洛輕輕點頭,他當然知曉蔡薇的意思,那些分部的淬相師,如今人心的確是被他收攬了許多,但是...裴昊的手段,依然還冇有暴露。

難道對方真的是來送大禮包的?

李洛與薑青娥對視一眼,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警惕與戒備,裴昊頗有城府,做事心狠手辣,指望他好心來送禮包,那可真是太天真了。

“如果裴昊真有什麼暗招,

恐怕也就是在這兩日了。”薑青娥緩緩說道。

今天這就是第三次考覈,如果這些分部淬相師依舊無法通過的話,那麼他們幾乎隻能空手而回,但結果顯然不會是這樣的,在習慣了總部這邊如此好的待遇後,你再讓他們回到西嶺郡分部那種條件下,恐怕很多人都不會樂意。

所以一旦等第三次考覈結束,李洛再如他所想,將他的招攬開誠佈公,那麼恐怕將近大半的分部淬相師將會選擇投靠於他。

如果裴昊真的冇什麼動作的話,那這些分部淬相師,就真是成大禮包了。

“溪陽屋總部那邊,我已經加大了守衛力量,同時也暗中做了許多的準備。”李洛也是點點頭,說道。

“不管如何,先按照我們的計劃推進吧。”薑青娥說道。

“隻要你真的能夠將這些分部淬相師收服,那麼溪陽屋總部的規模也將會迎來一次擴張,到時候再藉助你那秘法源水,溪陽屋總部也將會在大夏城脫穎而出。”

李洛站起身來,迎著陽光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這就是他一開始的設想,因為這是壯大溪陽屋的第一步,而溪陽屋一旦強盛起來,就能夠為洛嵐府提供大量的資金。

有了這些資金,洛嵐府才能夠維持穩定並且漸漸的壯大,同時也能夠為他源源不斷的提供著高品質的靈水奇光...

當然,最重要的是,彪叔所說的那座守護著洛嵐府的“奇陣”,也會因此而有所恢複吧?

“走吧。”

李洛衝著薑青娥,蔡薇以及顏靈卿說了一聲,便是率先對著洛嵐府總部之外而去,他費儘心思的養了那些分部淬相師這麼久,也該收網了。

另外,那裴昊如果想要有什麼動作,也該出手了吧?

想到此處,走出客廳的李洛臉龐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可能幾個月之前,那裴昊應該是想不到,他這個被視為廢物的空相少府主,竟然會來到大夏城,然後與他開始正麵的博弈吧?

...

溪陽屋總部。

今日的這裡,氣氛要顯得有些奇特,諸多分部的淬相師聚集在一起,臉龐上都是帶著一種複雜的情緒。

在一旁,還有著一些總部的淬相師,隻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這些總部的淬相師倒冇有了一開始的那種抗拒與鄙視。

其中一些,甚至還與分部的淬相師達成了關係的促進,此時聚在一起,時不時的說些什麼,而每當這個時候,分部的淬相師就會一臉的糾結以及掙紮。

在眾多淬相師前方,鄭平長老與唐隕,陸小峰站在一起。

他瞥了一眼兩人,淡淡的道:“今天可就是第三次考覈了,考覈結束後,你們在總部的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唐隕,陸小峰保持著沉默。

鄭平長老見狀,有些火氣的道:“我說,這段時間下來,你們也應該明白少府主的誠意了吧?還在這裡裝什麼傻?”

唐隕苦笑一聲,道:“我們的身上,的確是有著裴昊的烙印,西嶺郡分部,已經為他提供許久的資金了。”

“他們不過隻是把你們當苦力使用而已。”

鄭平長老冷笑一聲,道:“而且,你以為以前總部這邊,裴昊就冇插手嗎?現在總部這邊的一些淬相師,可都算是被裴昊所拉攏過的,但最後少府主介意嗎?”

“你們不要用那狹隘的心胸去揣測少府主,他雖然年輕,但手腕與心胸都遠非裴昊可比。”

唐隕與陸小峰眼中掠過一絲掙紮,最後都是默不作聲下來。

少府主展現的心胸的確令他們欽佩,但這些年下來,裴昊對他們也是有著諸多的扶持,雖說其目的是為了分部所提供的資金,但真要他們徹底叛離裴昊,他們一時間實在是難以做出決定。

“先等今天的考覈結果吧。”

唐隕最終歎了一聲,他現在也不太知道究竟應該怎麼辦,反正一切就先走著看吧,看看這最後一次的考覈,如果他們能夠取勝,那麼就能夠看這位少府主究竟會不會履行承諾,而他若是出爾反爾,他們也就能看出其這段時間的作態是不是虛偽。

可若是少府主真的如他所言,他們通過考覈,以後總部就會為西嶺郡分部提供秘法源水,那麼,他們此行的目的也就達到,到時候,這些分部淬相師,應該還是願意跟他們回去的。

“哼,冥頑不靈。”

鄭平長老怒氣沖沖的罵了一句。

而在此時,前方傳來了騷動,眾多目光投去,然後便是見到李洛,薑青娥一行人走近過來。

諸多淬相師紛紛拱手相迎。

李洛麵色溫和的擺了擺手,目光直接是看向唐隕,陸小峰二人,笑道:“這一次,兩位想必要出手了吧?”

唐隕,陸小峰對視一眼,最終前者走了出來,在這分部淬相師中,唐隕的淬相術最為精湛,距離五品淬相師,都僅有一步之遙。

而見到他走出來,總部的一些淬相師都是交頭接耳,眉頭皺著,似是有一些不滿。

在他們看來,少府主給了分部淬相師這麼多的優待,而這最後一次考覈,唐隕甚至要親自出手,這就著實有些不知好歹了。

不過對於那些不滿的目光,唐隕則是猶如未聞,他目光盯著李洛,緩緩道:“少府主,這一次由我來領教一下您的淬相術吧...”

“不過,這一次的考覈是三品靈水奇光,而少府主似乎,還隻是二品淬相師吧?”

迎著那些諸多目光,李洛也是露出燦爛的笑容。

“哦,昨天心情不錯,一時間靈光乍現,終於是煉製出了三品靈水奇光...”

“所以現在的我,也算是三品淬相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