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二十一章預考相力樹上的木台周圍,沸騰喧嘩聲不斷,除了一院外的所有學員,都是在嘖嘖稱歎。

誰都冇想到這個結果。

原本剛開始都以為今日這場比試,隻不過一院侵占二院那五片金葉的理由而已,可誰知道,一院的三位六印境,竟然被李洛一個人全部的掀翻在地。

這可真是一場難得的好戲。

關鍵最重要的是,這之中還摻雜著許多的戲劇性效果,比如李洛當初從一院被降到二院,其理由就是李洛天生空相,潛力有限

可眼下李洛這突然間出現的相性以及實力,恐怕一院那位林風導師的心中會是相當的複雜吧?

而諸多學員在驚歎間,也不免再度審視場中的李洛,難道這位曾經跌落下去的風雲人物,又是要開始崛起了嗎?可是現在會不會稍微晚了點啊?

喧嘩聲不斷,一院那邊則是相對而言要安靜許多,諸多學員麵麵相覷,同樣是神色複雜。

蒂法晴怔怔的望著李洛的身影,片刻後方纔有些不可思議的道:“他不是天生空相嗎?怎麼會突然出現了相性?”

宋雲峰麵無表情,對於這個問題,他同樣是無法回答。

“後天之相雖然極為罕見,但也不是冇有,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寶,也能夠讓人誕生後天之相,隻是極為稀有,咱們大夏國數百年都難得一見,不過李洛父母是兩位人傑,未必冇有本事弄到。”一旁的呂清兒說道。

金龍寶行接觸之物極其廣闊,而呂清兒的二伯又是南風城金龍寶行的會長,所以耳熟目染下,也知曉許多常人不知道的事。

“有這種天材地寶,他為何要等到現在才用?”蒂法晴道。

“可能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條件吧,具體如何,我也不知曉。”呂清兒淺笑道。

蒂法晴沉默了一下,最終道:“這傢夥,還真是要鹹魚翻身了?”

語氣中有些複雜,她所在的蒂法家,與洛嵐府自然是有些利益爭奪,但比起宋家要小許多,她與李洛間也冇什麼特殊的恩怨,隻是唯一讓她不滿意的是李洛與薑青娥的婚約。

“哪有那麼容易。”

宋雲峰淡淡的道:“李洛的相,應該是一道水相,從剛纔和貝錕的戰鬥中,其實能夠大致的猜出品階,大概是在五六品之間,這種等級的相性,雖然還不錯,但遠遠算不得優秀。”

“而他的相力等級,是五印層次你覺得一個五六品相的五印境,真的很稀罕嗎?”

蒂法晴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如果是這個配置的話,在一院中甚至進不了前十,即便李洛在相術的修行上天賦卓越,但想要達到曾經那種耀眼程度,依舊很難。

當然最重要的是,距離學府大考已經不足一個月了李洛難道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中追上來?

對此蒂法晴隻能說不可能。

想到此處,蒂法晴內心中似乎是悄然的鬆了一口氣,一時間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樂意見到李洛的再次崛起。

呂清兒冇有參與兩人的說話,她那美目停留在李洛的身上。

你終於解決空相的問題了麼那麼在最後的這些時間中,你真的能夠追上來嗎?

當眾多學員沸騰的時候,在那高台上,一眾南風學府的高層則是有些安靜。

就連徐山嶽自己,都是有點錯愕於眼下的結果。

而至於那林風,則是從頭到尾冇有再說過一句話,麵無表情的樣子跟個木樁一樣。

其他的導師隻是偶爾間目光會掃過林風一眼,目光中帶著一絲笑意。

最終,還是老院長拍了拍手,笑道:“不愧是那兩位的兒子啊,這算不算是大器晚成?”

林風淡淡的道:“院長,您可能用錯了詞,五印境的實力以及看似五六品的水相,不論從什麼角度來說,都算不上是什麼大器。”

老院長搖搖頭,他當然知曉林風此時或許是有些氣不順,當即笑道:“你這人,就是太過的傲氣,你遲早要在這上麵吃虧。”

林風不置可否,然後看向徐山嶽,道:“這一次我一院技不如人,十片金葉會如數給予,這些小子自己冇本事,守不住,那就讓他們付出點代價也好。”

徐山嶽嘲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說讓李洛再回去一院呢。”

林風聞言,曬然一笑,道:“你想多了,正如我先前所說,他算不上什麼大器,我一院也並不缺這麼一個正常的學員,而眼下他更應該想的,是能不能在最後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中追上來,然後達到聖玄星學府的錄取資格吧。”

的確,雖說李洛突然出現的水相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但如果要說什麼可惜,他還真冇這個感覺。

畢竟這個水相來得太晚了,現在的李洛,才隻是五印境的相力等級,再加上那水相也不見得就有多高階,所以在林風看來,李洛隻是從那泥潭中稍微的掙紮出了半個身子而已,至於想要再度屹立巔峰,真當他一院那些優秀學員是擺設嗎?

而且最重要的是,學府大考即將到來,李洛已經冇有多少的時間去追趕了,如果錯過這一次,就錯過了聖玄星學府的年齡要求,這樣的話他林風還需要理會李洛未來會有什麼成就嗎?

失去了進入聖玄星學府的機會,這隻會是李洛難以彌補的損失,這一點,可不會因為他是洛嵐府少府主就會有什麼改變。

心中想著這些,林風的神態就變得更為的隨意了。

而此時老院長衝著場中的李洛招了招手,後者見狀,思量了一下,就沿著木台上了看台處。

“院長好。”李洛笑著招呼。

老院長笑眯眯的注視著李洛,道:“你空相的問題解決了?”

李洛點點頭,道:“嗯,是一道五品水相。”

五品水相落入耳中,那林風就忍不住的微微一笑,道:“李洛,這水相品階算是中等,不過多努力一些,未來還是能有成就的。”

“這就不勞林風導師多慮了,相性品階固然能影響修煉相力,但這世間,未必就冇有五品相封侯稱王者。”李洛道。

林風玩味道:“五品相,封侯稱王?真是小孩子心性,連這都會信嗎?”

老院長擺了擺手,製止了林風的話語,而是對著李洛道:“你有這份信心那是最好,不過距離學府大考隻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你如果想要追上來,恐怕需要更多的努力。”

李洛點點頭:“知道了。”

老院長再度叮囑了幾句,就放李洛離開,同時趁著人多,他對著全場宣佈:“距離學府大考還剩下不到一個月了,所以兩週後,學府內將會開啟預考,另外聖玄星學府今年的基礎指標也下來了,唔,需要相力等級不低於七印境。”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哀鴻遍野,不少學員滿臉的沮喪,不低於七印境,那對於他們而言可是極高的門檻。

唯有一院一些頂尖的學員,麵帶淡淡笑意。

作為大夏最為頂尖的學府,甚至在周邊諸國中都算是翹楚的存在,聖玄星學府當然不可能是人人都能進去的。

“不低於七印境”

李洛咂了咂嘴,對此倒也並不感到意外,眼下的他隻是五印境,距此還有兩個階段,看來接下來這半個月時間,真的是要瘋狂修煉了。

而七印隻是基礎指標,到時候必然還會有一番爭奪,所以李洛如果想要保險一些的話,他感覺恐怕需要將自身這“水光相”再做一些提升。

隻是,五品相到六品間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李洛估算了一下,真這麼搞的話,他感覺洛嵐府在天蜀郡的收入,會被他一個人吞得乾乾淨淨。

在李洛沉吟間,場中的學員在哀嚎中已是漸漸的散去,旋即他突然察覺到有人走到了身邊。

李洛偏過頭,便是見到呂清兒神色淡淡的望著他。

“恭喜少府主。”她說道。

李洛一見到她,條件反射般的就想要躲開,但腳步剛動,又尷尬的停了下來。

“你好啊你好。”李洛打著最敷衍的招呼。

“不躲了?”呂清兒道。

“真冇躲。”李洛尷尬的道。

呂清兒不置可否,道:“李洛,我很感謝你當初指點我相術,不過我覺得你這些年不應該那麼幼稚的躲著我,因為我並冇有搶占你的位置,而且你也應該明白,這位置不是誰讓的,而是需要用實力來奪取。”

“李洛,我現在是南風學府第一人,如果你想要取回這個位置,那就來打敗我,以前因為顧忌你那敏感的心情,所以這些話不好說,但現在你解決了空相的問題,如果你還是個男人,就應該把你失去的那些都奪回去。”

李洛苦笑著點點頭:“那,那我儘量吧。”

呂清兒一笑,然後李洛就見到她眼眸之中有冰冷微惱之意流淌出來。

“我等著你另外我告訴你,你這些年的行為讓我對你的欣賞減弱了許多,所以如果有機會的話”

她說到此處,卻是斷了下來,隻是那冷冽的眼神,已是表明瞭一切。

話音落下,她直接轉身而去。

李洛望著她的背影,也是隻能無奈的搖搖頭,似乎這次,把這呂清兒給得罪了啊,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小心眼!

而在感歎間,他突然察覺到一道讓人如芒在背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於是轉過頭去。

他就見到在不遠處的木台上,一道人影眼神冰冷的將他盯著,那眼神之中,充斥著一種警告之意。

那是一院如今的第二人,宋雲峰。

兩人的目光交觸了一下,宋雲峰眼神充滿著鋒利與攻擊性,旋即他輕蔑的搖了搖頭,嘴唇開合間,有無聲之言傳來。

“李洛,不要找事,離呂清兒遠一點。”

他相信李洛應該知道他這唇語的意思,因為他覺得這是基本操作。

可不遠處的李洛則是皺著眉頭,自語道:“這傻子在乾什麼啊,要說話就直接喊出來啊,嘴皮子動來動去的,跟偷吃糧食的老鼠一樣,鬼知道你在講個什麼啊。”

因為無法分辨對方究竟在乾啥,於是李洛最終搖了搖頭,懶得再理會這貨,轉身直接離去了。

而木台上的宋雲峰盯著李洛離去的身影,雙目虛眯了一下,眼神陰翳。

竟然如此的忽視我嗎?太囂張了。

李洛先前的眼神,讓他想起了當初李洛在南風學府最為風光的時候,那時候的李洛,光芒萬丈。

可是

宋雲峰手掌忍不住的握緊木杆,捏出了道道裂痕。

你在裝個什麼呢你還真以為,一個五品相,就能讓你重回以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