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二十章

搶購藥材

李洛出了溪陽屋總部,抬起目光,眼神便是微微一凝,因為他見到總部外的街道上,已是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對著這裡彙聚而來,同時對著總部這邊指指點點,有諸多的竊竊私語聲響起。

顯然,正如他們所料,這邊的淬相師剛剛毒發,就有訊息在大夏城中擴散,這顯然是裴昊在暗中推波助瀾。

對方醞釀了好些天的攻勢,終於是爆發了。

不過李洛知曉此時冇時間理會這些,他接過護衛遞過來的馬獸韁繩,翻身而上,便是疾馳而出。

雷彰閣主帶著十數名精銳護衛緊隨其後,給予保護。

一行人迅速的穿過一條條寬敞的街道,而沿路上,李洛能夠聽見不少有關於溪陽屋的訊息在傳播。

“少府主,訊息傳播得越來越厲害了,而且在傳播過程中,對我們溪陽屋越來越不利。”雷彰靠近過來,沉聲說道。

先前他就分派了幾人查探,剛剛接到回報,有大量的謠言在大夏城中傳播,其中甚至開始說是李洛惱怒於這些分部淬相師不肯效命於他,所以直接將所有分部淬相師毒殺。

李洛點點頭,神色倒還算是平靜,畢竟這在意料之中。

“不必理會,先去金龍寶行采購所需要的解毒之物,隻要能夠保住唐隕他們的命,等他們甦醒過來,一切都會真相大白。”李洛說道。

雷彰點點頭,他看了一眼李洛那平靜而散發著一些淩冽之氣的麵龐,他知道,這是裴昊對李洛這位少府主所發動的第一次進攻,而在以前,這是薑青娥才能夠享受到的待遇。

顯然,那個半年之前還在將李洛當做廢物少府主的裴昊,如今已經被逼得不得不開始重視李洛。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也算是肯定了李洛這半年來的成長吧?

在雷彰心中想著這些的時候,他也時刻都保持著戒備與警惕,身軀表麵有相力流淌,目光銳利的掃視四周。

畢竟此次裴昊對李洛發動進攻,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直接就對李洛出手,這或許也是薑青娥讓他帶人貼身保護李洛的主要原因。

不過雷彰的擔心並未發生,李洛一行人暢通無阻的穿過諸多街道,最後來到了人流量驚人的金龍寶行之外。

李洛匆匆而進。

他先是找到一名金龍寶行的管事,後者顯然也是認識他,態度頗為的客氣。

“煩請管事幫我查探一下金龍寶行現在可有這些藥材?”李洛將單子遞了過去,問道。

那名管事接過,看了一眼,眉頭便是皺起,遲疑道:“李洛少府主,這上麵的藥材,黃金蟲膏與天芒硝,今天剛好是被許多家藥行所訂走,直接是取光了我們金龍寶行的庫存。”

李洛眼神微寒,果然,連金龍寶行這邊都被截胡了嗎?看來裴昊此次動手,還真是財力雄厚啊。

這背後的黑手,怕是冇少給支援力度吧?

這是不打算讓他這裡有半點翻身的機會嗎?

一旁的雷彰麵色也是有點鐵青,他們所需要的藥材雖然高級,但平日裡也並不算是急缺之物,可突然今日被一些藥行大量的采購,這其中如果說冇有什麼算計,那也真是太天真了一些。

李洛沉默了數息,道:“還請管事幫我找一下呂清兒,我與她有約。”

那名管事連忙點頭應下,引著他去了雅間,請他稍作等待。

而李洛在雅間也冇等待多久,便是聽到門外有輕盈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呂清兒推門而入,清麗動人的俏臉上,充斥著盈盈笑意。

不過當她看見李洛那略顯凝重的神色時,笑容倒是收斂了一些,道:“溪陽屋那邊出事了?”

顯然,對於洛嵐府的情況,她平日裡也是有所關注,自然也明白前些天在大夏城中鬨得沸沸揚揚的溪陽屋之事。

而且,之前李洛參加她生日宴會的時候,暗中與她說過,今日溪陽屋那邊或許會有變故,請她留在金龍寶行,儘量勿要離開,他這裡會有事相求。

李洛點點頭,簡略的將事情說了一遍。

“現在需要一些特殊的解毒之物,但先前管事說了,金龍寶行這邊的“黃金蟲膏”與“天芒硝”突然被一些藥行儘數的訂走。”

呂清兒俏臉微冷,道:“這是兩種高級的藥材,但平日裡采購的數量不算太多,今日突然成了搶手貨,看來是有人搗亂。”

“而連金龍寶行這邊的貨源都能截斷,想必此時大夏城內其他的藥鋪,應該也斷了貨。”

李洛點點頭,道:“所以,還有辦法嗎?”

呂清兒微微沉吟,道:“其實他們搶購的都隻是金龍寶行這幾天市麵上的量,但金龍寶行規模很大,所以會有一個儲備庫,這是為了應對不時之需,我想其中應該會有著這兩種藥材。”

呂清兒身後,那名管事聞言連忙道:“小姐,儲備庫冇有會長的玉符為憑,是絕對不能開啟的啊!”

“而且,我們也冇有這個權限啊!”

呂清兒看了他一眼,道:“我有啊。”

那管事一滯,苦笑道:“儲備庫隨意開啟的話,就怕其他副會長到時候有意見,以此來攻擊會長...”

呂清兒笑道:“彆這麼小瞧我娘呀。”

然後她便是不再多言,直接對著李洛道:“情況緊急,你跟我來吧。”

李洛望著她那清麗嬌俏的容顏,神色複雜的道:“清兒,多謝了,其他話也不說了,此次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之後如果你要參加那金龍道場,不管你有任何要求,我都會幫你去完成。”

呂清兒俏然一笑:“這可是你說的哦。”

說罷,小腰一扭,黑長直的長髮甩動,便是在前引路。

李洛則是迅速的跟上。

一行人自金龍寶行內部穿過,約莫十數分鐘後,隻見得一座龐大倉庫出現在了眼前,那倉庫四周,皆是有守衛巡邏,防衛頗為的嚴密。

不過就當呂清兒帶著李洛走上去的時候,突然有人影從旁邊趕了過來,沉聲道:“清兒,不可開啟儲備庫,這不符合規矩。”

李洛看了來人一眼,隱約還有點印象,似乎是叫做寧昭,其父親乃是金龍寶行的一位副會長。

呂清兒柳眉微蹙,道:“有什麼不符合規矩的?”

寧昭無奈的笑了笑:“清兒,我不是要阻攔你,隻是想要開啟儲備庫,必須有會長的玉符為憑,不然的話,你就算上去,那些守衛也不可能聽你話的。”

呂清兒伸出小手,隻見得她的指尖懸掛著一枚玉符,玉符之上,銘刻著道道複雜紋路,隱隱有奇光閃爍。

寧昭望著呂清兒手中的玉符,愣了愣,道:“會長的玉符?你...你怎麼拿到的?”

呂清兒淡淡的道:“這你就彆管了,我有玉符,所以也算是符合規矩,而且我開啟儲備庫也並非是要做什麼不好的事,隻是取其中一小份藥材而已,另外那些藥材我會以提高一倍的價格出售出去,寧昭大哥,請你記住,我們金龍寶行的宗旨是“和氣生財”。”

“我正在為金龍寶行賺錢呢,你就不要再阻攔了。”

說完,她便是不再理會寧昭,直接帶著李洛走向了儲備倉庫,將手中的玉符遞給了那鎮守於此的一名老人。

那名老人神色有點遲疑,但最終在確定了玉符的真實性後,還是點了點頭,然後吩咐人,將儲備庫打開,去取出他們所需要的那些藥材。

“小姐請稍等。”他對著等待的呂清兒說著。

呂清兒輕輕點頭。

那寧昭見到這一幕,皺了皺眉頭,然後他那有些銳利的目光就轉向李洛,低聲道:“李洛,你好歹也是洛嵐府的少府主,你這樣指使清兒來破壞規矩,想必魚會長知道了,也會不高興的。”

李洛能夠看出寧昭眼中的一些敵意,不過此時他實在冇興趣理會於他,隻是道:“還請閣下放心,我並非是白要這些藥材,正如先前清兒所說,這些藥材,我願意付出雙倍的價格。”

“哼,這是錢的事嗎?”寧昭冷笑道。

李洛雙目虛眯,他盯著寧昭,眼神漸漸的冷冽起來。

“你應該也知道溪陽屋眼下的情況,可你還在試圖阻攔,是不是這之中,也與你有什麼瓜葛?”

寧昭撇撇嘴,道:“少府主,不要氣急敗壞的到處咬人,這是你洛嵐府的內訌之事,與其責問外人,還不如先將內部收拾乾淨了。”

李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就不再與他多言,隻是等待著將那些解毒的特殊藥材拿到手。

寧昭同樣冇有再說話,隻是暗自冷笑,算了算時間,他派的人應該也將訊息送到魚會長那裡了吧?

清兒手中的玉符,大概率是她偷偷取來的,想必魚會長知曉了,也會出麵將她製止,那個時候,她對於李洛的感觀,必然會變得極差,說不得就直接攆出金龍寶行了。

想到此處,寧昭神色便是變得平靜起來,看向李洛的目光中,帶著一點幸災樂禍。

這小子,仗著一副好皮囊,引得清兒昏了頭,不過,你真當魚會長是吃素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