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廳內,薑青娥,蔡薇,顏靈卿神色皆是有點古怪的望著那歎氣唏噓的李洛,不知道這傢夥又在搞什麼怪。

李洛倒是很快收斂了戲謔,走到那些半成品的解毒藥劑前,道:“青娥姐你還真說對了,我打算自己來給這些解毒藥劑“點睛”。”

聽到此話,莫說是蔡薇,顏靈卿,就算是素來冷靜理智的薑青娥,美目都是忍不住的有些睜大,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你可不要胡來,現在這些是我們僅有的解毒藥材煉製出來的...而且你應該也知道,這些解毒藥劑裡麵,融合著其他治療師的相力,如果你將用自己的相力來給這些解毒藥劑點睛的話,隻會讓得兩種相力衝突,將這些解毒藥劑毀掉。”薑青娥精緻的臉頰上,佈滿著凝重。

“這一點,你身為淬相師,其實應該也很明白。”

蔡薇嬌媚鵝蛋臉頰也是噙著一些擔憂,李洛真的是被急得有些失去理智了嗎?

望著她們的目光,李洛笑著點點頭,道:“這我當然知道...不過你們以為,我給溪陽屋提供的秘法源水,究竟是怎麼來的?”

薑青娥與蔡薇眸子中都是掠過一絲茫然,唯有顏靈卿似是想到了什麼,冷豔的臉頰上掠過驚異之色。

“那秘法源水...是你自己凝鍊出來的?!”她最終,忍不住的出聲道。

李洛有些驚訝的看了她一眼,最終點點頭,將這個秘密揭露了出來:“靈卿姐挺瞭解我的啊,竟然連這個秘密都能猜到。”

顏靈卿目光停留在李洛身上,彷彿是看見了什麼稀奇的怪物一般:“之前你協助我煉製靈水奇光時,我就有點猜測了...”

“但是,怎麼可能呢?你怎麼可能自己凝鍊出來秘法源水?”

李洛笑了笑,伸出手指,指尖有相力凝聚而來,最後便是化為了一滴相力液體,他輕輕一抖,這滴相力液體就漂浮在了三女麵前。

薑青娥她們盯著這一滴相力液體,即便未曾觸碰,但她們依舊是感覺到了熟悉的波動,畢竟此前李洛給的那些秘法源水,她們也接觸過許多次了。

這兩者,完全相同。

“其實這也不算太過的不可思議,以前的我不是空相麼?即便後來因為某些緣故再度誕生了相,但我的相力依舊顯得擁有著極強的包容性,我將其稱為“空性”,這帶來的好處就是我的相力能夠與其他相力達成融合,而不會引起抗拒。”李洛笑著解釋。

“那些所謂的秘法源水,其實就是我自身相力凝鍊所化。”

廳堂內,薑青娥三女有些失神,想來她們還是第一次聽見,竟然有人將自身的相力凝聚出來後,就能夠變成秘法源水。

“原來這秘法源水不是師父師孃留給你的,而是你自己折騰出來的...”好片刻後,薑青娥方纔感歎一聲,說道。

蔡薇嫵媚眸子也是好奇的看著李洛:“怪不得少府主以前在交了一波秘法源水後,總是麵色蒼白,連走路都顫巍巍的,一副很虛的樣子,原來是把自己給榨乾了呀。”

她花團蒲扇遮著嬌媚臉蛋,想必那蒲扇下的笑容充滿著促狹。

李洛有些尷尬,怒道:“還不是你們一直催一直催!真當我這身子是鐵打的嗎?”

顏靈卿轉身趴在蔡薇豐腴婀娜的身子上,嬌軀顫動著,發出了壓抑的笑聲。

薑青娥唇角也是微彎,不過她見到李洛有惱羞成怒的跡象,也連忙轉移話題:“所以你現在是打算自己來給這些半成品的解毒藥劑“點睛”?”

“那群治療師,最高的品相也就是那個秦望的下七品木相,而我身具雙相,論起相力中蘊含的治療力量,絕對比他強許多。”

“而這些解毒藥劑其實是有效果的,隻不過這群治療師火候不夠,如果我來進行“點睛”的話,應該可以將這些解毒藥劑的效力提升幾分。”李洛點點頭,說道。

“雖然我也不知道我來“點睛”後的解毒藥劑能不能有效果...但你們也看見了,那群治療師已經被那秦望撩撥得冇了信心,與其讓他們來,還不如我自己動手。”

李洛笑了笑,繼續道:“我的治療水平的確連半桶水都算不上,但他們完成了九成的步驟,我隻需要做“點睛”這一步就行了。”

薑青娥微微沉吟,最終也是輕輕頷首,的確,局麵反正都已經這樣了,還不如讓李洛來嘗試一下。

蔡薇輕輕拍了拍趴在她身上的顏靈卿,將她的笑聲止住,然後美眸也是帶著好奇的看向李洛。

李洛則是上前,取出一支解毒藥劑,麵色肅然起來,掌心有相力迅速的彙聚而來,那相力呈現藍綠雙色,其中還有細微的光芒湧動,令得這相力看上去頗為的璀璨。

而薑青娥三女則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相力之中散發著一種溫和的力量,正是屬於水相,木相的治療之力。

雙色相力迅速的凝聚,最後形成了一滴高度濃縮的能量液,滴入到了那一支解毒藥劑之中。

緊接著那藥劑之中,就見到有能量光澤爆發,藥劑猶如沸騰一般,咕嚕嚕的滾動著,但讓得人鬆一口氣的是,

相力的衝突並冇有出現。

數息後,沸騰平息,那一支解毒藥劑明顯是變得更為的純淨了。

顯然,不出意料,李洛的嘗試成功了。

他自身相力凝聚而成治療液體,與解毒藥劑完美的融合。

正如他此前的秘法源水相同的原理。

薑青娥,蔡薇,顏靈卿三女也是嘖嘖稱奇,有一種大開眼界之感,這種事情,她們也真是第一次親眼看見。

看來李洛那“空相”,給他帶來的也不隻是弊端啊。

不過她們也明白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李洛能夠加強解毒藥劑,但如果不能化解此次的毒素的話,那也冇什麼作用。

李洛同樣知曉這一點,所以他冇有猶豫,直接是取來一瓶毒血,然後直接將這支解毒藥劑傾倒了進去。

碧綠色的解毒藥劑落入黑色毒血之中,激烈的碰撞直接是在此時爆發。

隻見得解毒藥劑散發的碧綠光澤瘋狂的擴散,與黑血之中的毒素開始互相吞噬,消融。

李洛將這瓶毒血舉在眼前,目光死死的盯著,呼吸都是屏住了。

無聲的激烈碰撞在瓶罐內爆發,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李洛,薑青娥他們便是發現,碧綠之光並冇有被黑色毒血所吞冇,反而是在漸漸的熟悉了毒素的侵蝕後,開始了反撲。

碧綠之光於毒血中擴散,所過之處,黑色的毒素竟然真的開始出現了消退。

進而一潰千裡。

當黑色毒血儘數的消散的那一刻,房間內鴉雀無聲,四雙眼睛都是死死的盯著瓶子,裡麵原本的黑色毒血,此時儘數的化為了正常的鮮血。

毒血,被化解了。

四個人都是因為這個結果出現了片刻的失神,包括李洛這個始作俑者...他同樣冇想到真的能夠成功,畢竟先前他也是無路可走,隻能自己擼袖子硬著頭皮上。

但似乎,上天還是眷顧長得好看的人的。

李洛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目光從血瓶上麵轉移而開,看向了台階上的薑青娥三女,臉龐上有著燦爛的笑容浮現出來。

“三位,感謝觀看不知道出現了多少場的...“洛式奇蹟”。”

三女美目有些瞪大,即便是薑青娥這般冷靜的人,都是胸前輕輕起伏,而一旁的蔡薇更是捂住紅唇,嬌媚臉蛋上滿是震撼。

最後,她忍不住的與顏靈卿擁在一起,發出了歡呼聲。

誰都冇想到,這原本鬥不過毒血的解毒藥劑,在李洛的出手協助後,竟然直接是反敗為勝了!

有了這些解毒藥劑,這一次溪陽屋的危機,有救了!

在兩女的歡呼聲中,薑青娥也是微微一笑,絕美精緻玉顏上的笑容,驚豔得足以壓過百花之美。

她望著場中那舉著血瓶的少年,他那燦爛的笑容倒映在金色的眼瞳中。

於是她走下台階,在少年那有些驚愕的眼神中,走上前來,輕輕的給了他一個柔軟而芬香的擁抱。

她在後者耳邊,輕聲道。

“做的不錯,給你一個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