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如其來的溫香軟玉抱滿懷讓得李洛都愣了愣,不過還不待他多享受一下這美妙的感覺,薑青娥便是抽身而退。

李洛感覺彷彿心一下子就空虛了。

他咂咂嘴巴,不滿的道:“太短了吧。”

蔡薇笑吟吟的走過來,戲謔道:“少府主不要急嘛,往後還有的是機會,好好表現,還愁冇有更多的享受嗎?”

“而且...”

她蔥蔥玉指指了指其他的那些解毒藥劑,道:“還有這麼多解毒藥劑冇有“點睛”呢,少府主您...能行嗎?”

她眨了眨嬌媚的眸子,笑意盈盈。

李洛望著那些擺滿的解毒藥劑,心頭微微抽了一下,手掌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腰,旋即咬牙道:“不要跟我說不行這兩個字!”

然後便是抓起其他的解毒藥劑,開始進行著“點睛”。

接下來半個小時時間,李洛幾乎是將自身的相力徹徹底底的榨乾,而成果就是這些解毒藥劑被他儘數的“點睛”了一遍。

當最後一管解毒藥劑完畢時,李洛有些虛脫的坐在椅子上,感覺渾身都在發軟發酸。

蔡薇笑吟吟的鼓起掌,為少府主的持久表示讚揚與認可。

顏靈卿則是體貼的為李洛倒了一杯熱茶,同時道:“少府主,這是為你準備的參茶,多補補。”

李洛翻了個白眼,一口將參茶喝得乾淨,待得回了幾分力氣後,強行站起來,道:“事不宜遲,準備將解毒藥劑拿出去使用吧。”

薑青娥點點頭,打開了房門,然後吩咐人將這些解毒藥劑儘數的搬了出去。

而在屋外,秦望這些治療師還並未離去,他們望著搬出來的解毒藥劑,眼中也滿是愕然,他們不明白溪陽屋要用這些半成品解毒藥劑做什麼。

特彆是那秦望,他目光微微閃爍,旋即嘴角泛起莫名的笑意,隻當這是李洛走投無路下的無理智之舉。

不過李洛,薑青娥倒是未曾理會於他,而是吩咐等待在外的鄭平長老,道:“將這些解毒藥劑分配給中毒者。”

鄭平長老愣了愣,他雖然不知道房間內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先前也從這些治療師口中知道此次的解毒藥劑似乎並未成功。

“是。”

不過雖然心中疑惑,但出於對李洛,薑青娥的信任,他還是點點頭,然後招來人幫忙,將這些解毒藥劑取走。

而中毒者如今全部都被抬在了屋子前的院中,有腥臭氣自他們的身上散發出來,皮膚上麵佈滿著黑斑,顯然是毒氣侵蝕已深。

周圍圍滿著一些總部的淬相師,皆是麵帶擔憂之色,現在的他們已經知曉這裡的事情在大夏城中引起了多少的關注,如果今日真讓得這些分部淬相師毒死在總部內,恐怕會對溪陽屋的名聲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而此時鄭平長老則是帶人將那些解毒藥劑儘數的灌入唐隕,陸小峰等人的嘴中。

所有的目光都是緊張的投來。

就連李洛,薑青娥他們都是眼神中透著一些緊張,雖然先前的毒血的確是被化解了,但一切還是得以這些中毒者能否真正解毒為準...

院中鴉雀無聲,空氣彷彿都是在此時凝固了下來。

直到十數分鐘後,突然有人爆發出驚呼聲:“他們身上的毒斑好像在消退!”

驚呼聲引起了陣陣嘩然,然後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唐隕他們身上的毒斑,的的確確是在變得淡化。

再過得片刻,他們皮膚上麵的毒斑就已是徹徹底底的消散。

哇!

突然有中毒者睜開眼睛,哇的一聲,一口腥臭的黑色毒血從嘴中吐了出來,氣味難聞。

哇哇!

越來越多的中毒者開始甦醒,口吐黑血,不過這次的吐血,卻是讓得總部所有淬相師喜出望外,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代表著他們體內的毒素正在被排出!

那些解毒藥劑,果然有用!

激烈的歡呼聲,在此時響徹了起來。

李洛,薑青娥也是如釋重負,徹徹底底的鬆了一口氣。

而如果說李洛他們這邊是鬆口氣的話,那秦望等治療師,則是一臉的懵逼,他們望著那些吐血開始甦醒的中毒者,臉上的茫然幾乎將他們淹冇。

這發生了什麼事?

先前這些人所服下的解毒藥劑,的確是他們研製出來的,但是...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效果呢?

而且,他們留下的,隻是一些半成品的解毒藥劑啊!

在他們離開後,屋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秦望心中的好奇如老鼠抓撓一般,旋即他忍不住的乾笑一聲,道:“少府主,薑小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我們留下的那些解毒藥劑,似乎隻是半成品吧?怎麼會有這種效果?”

李洛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道:“會不會正因為是半成品,所以纔有奇效呢?”

秦望尷尬的一笑,心中則是在怒罵,放屁,半成品怎麼可能會有奇效?糊弄鬼呢。

不過李洛擺明瞭是不想告訴他秘密,他也冇辦法,而且李洛那盯著他打量的目光,顯得有點銳利,這讓得本就心虛的秦望後背有些冒冷汗。

“咳。”

而就在李洛想著如何收拾一下這秦望時,那邊突然有劇烈的咳嗽聲響起,他目光看去,便是見到唐隕,陸小峰兩人也是口吐黑血,然後咳嗽著甦醒了過來。

李洛連忙走上前去,他迎著唐隕,陸小峰有些茫然虛弱的目光,淡笑一聲,指了指周圍其他的那些分部淬相師。

“兩位,這個場麵,你們應該明白髮生了什麼吧?”

唐隕,陸小峰望著周圍那些虛弱的分部淬相師,旋即眼睛都開始變得通紅起來,最後發出如野獸般的低吼聲:“裴昊,你好毒!”

這前因後果,瞬間就在此時變得清晰起來。

那裴昊之前必然是對他們做過一些手腳,然後將他們引導來了溪陽屋總部,所為的,就是將他們送進總部,最後,讓他們死在總部,藉此栽贓給洛嵐府與李洛。

他們並冇有絲毫懷疑是李洛在給他們下毒,畢竟如果他們在溪陽屋出了任何事情,都將會給李洛帶來不好的影響。

而不是李洛,那答案就顯而易見了。

“是之前裴昊給我們的踐行酒!”陸小峰咬牙切齒的道。

其他的分部淬相師也是反應過來,當即紛紛痛罵出聲。

唐隕看向李洛,有些羞愧的道:“少府主,對不起,都是我們被人利用,給您添麻煩了。”

其他的人,也是眼神感激,欽佩的看來。

李洛歎了一口氣,擺了擺手,道:“你們畢竟是我溪陽屋的人,我不會讓你們死在我麵前的。”

“那麼現在...兩位會長,還打算回西嶺郡分部嗎?”他盯著唐隕,陸小峰。

兩人聞言,苦笑一聲。

“少府主就莫要取笑我們了,那裴昊如此狠毒,我們怎敢再回去...如果少府主不嫌棄,就讓我們以後在總部效力吧。”

李洛臉龐上有著笑容浮現出來,他點點頭。

“不過在這之前,還得麻煩兩位做個事...”

他抬起頭,望著總部之外,這裴昊費儘心機玩了這麼一場大戲,也該給他收個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