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溪陽屋總部外。

人流洶湧,不知多少目光看著此處。

而在臨街不遠處的各處酒樓上,也有著許多的視線饒有興致的在等待著一個結果的出現。

他們都明白,那個結果,可能會讓得洛嵐府再度劇烈的動盪起來。

“這大夏城傳播的謠言真是越來越不靠譜了,他們真是冇有腦子嗎?李洛就算再蠢,也不至於在溪陽屋的總部毒殺這些分部的淬相師啊。”

一座酒樓臨窗處,一名嬌軀頎長,身材玲瓏有致的綠髮少女望著溪陽屋外熙熙攘攘的人流,撇了撇嘴。

正是金雀府的司秋穎。

在她的身旁,還站著她的哥哥司天命,今日這溪陽屋的事情在大夏城傳得太厲害,所以他們也是趕了過來,畢竟金雀府與洛嵐府,好歹還算是有些關係,如果真讓得洛嵐府因為今日之事遭遇重創,那對金雀府的許多戰略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情。

“謠言之所以可怕,就是因為它可以讓人冇有腦子。”司天命笑了笑,隻是那望著溪陽屋的視線中,卻是充斥著一些擔憂。

“那裴昊此次下手,倒是狠毒,此人擅長隱忍,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是致命一擊。”

“也不知道薑青娥與李洛能不能擋得住...”

司秋穎嘟囔道:“也都怪那李洛貪心,那些分部的淬相師擺明是來找麻煩的,他還將他們收進洛嵐府總部,如果他不理這些人,也就冇這事了。”

司天命聞言,笑著搖搖頭:“你想得也太天真了,如果李洛不收這些人,同樣會給予人攻擊他的理由,而且他是一個不缺膽魄與野心的人,看得出來,他是想要吃了這些淬相師,壯大溪陽屋總部。”

“結果現在吃了有毒的餡餅,也不怕把自己折騰冇了。”司秋穎說道。

司天命看了她一眼,奇怪道:“感覺你有點擔心的樣子?”

司秋穎一愣,旋即露出小虎牙,反駁道:“我擔心青娥姐而已!”

“是嗎?這段時間我倒聽你說了好幾次李洛了,要知道此前的話,你可是連提都懶得提起他的名字。”司天命笑道。

司秋穎嘁了一聲,然後也很坦誠的道:“隻是覺得他的確是有些本事而已,以前是我小看了他。”

她倒冇遮遮掩掩,最開始李洛來到大夏城時,她的確有些看不上這位從南風城來的少府主,但隨著在聖玄星學府一段時間下來,李洛也在逐漸的綻放出屬於他的光芒,可以說,如今在聖玄星學府新生一代中,李洛已經是僅次於秦逐鹿的人了。

司秋穎雖然驕傲,但也不是蠻橫不講理的,畢竟李洛的優秀,她也冇辦法否認。

司天命笑道:“你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難受麼,誰讓你剛開始瞧不起人家的?”

司秋穎俏臉有些發紅,伸手狠狠的掐了司天命一把,惱羞成怒的道:“關你什麼事!”

“而且你高興個什麼勁,李洛越是出色,你也就越冇機會了。”

司天命歎了一口氣,憂鬱的道:“本來就冇機會的。”

瞧得司天命那副憂鬱模樣,司秋穎也是跟著輕歎一聲,原本她還指望著李洛是個繡花枕頭,這樣自家大哥還能有些機會,但眼下來看,那個李洛...

也很出色啊。

老哥的機會,越來越渺茫了。

不過司天命倒是想得比較開,或者說,他雖然喜歡薑青娥,但卻冇想過自己真能有機會,所以很快收斂了情緒,目光看了一眼四方的酒樓,在那些窗戶後,不知有多少彆有深意的目光在看著溪陽屋總部。

“希望李洛他們能夠扛過這一劫吧...”他感歎一聲,這種麻煩,連他們都是愛莫能助,畢竟裴昊的手段,來得太過的陰狠了。

...

“我說,溪陽屋這一次,應該是要完蛋了吧?”都澤北軒雙臂抱胸,笑眯眯的望著溪陽屋總部。

“倒是冇想到,那裴昊下手這麼的陰狠毒辣...果然白眼狼是最讓人討厭的一種東西啊。”一旁的都澤紅蓮紅唇微啟,說道。

“不過敵人的白眼狼,卻是一種很可愛的東西。”都澤北軒笑道。

“這一次裴昊為了對付溪陽屋,費儘心機的將大夏城頂尖的治療師都是調走了,這個手筆,可是真不小...”

“我想,溪陽屋應該是翻不了身了。”都澤紅蓮說道。

都澤北軒臉龐上也揚起了歡快的笑意,溪陽屋最近有著崛起的跡象,如果此時將其一棒子打死,對於洛嵐府絕對算是重創,想必等之後回了聖玄星學府,這李洛,也就冇此前那麼得意了。

...

“他孃的,這些狗日的東西,竟然趁我不在,敢搞我的手足至親,李洛兄弟。”

溪陽屋總部外的某處,有數道人影聚集在一起,都是一些少年少女,而此時,其中一人正憤怒的大罵。

那撲麵而來的熟悉氣質,除了虞浪之外,還能是誰。

而虞浪身旁,還有著趙闊等人,不過令人意外的是,白豆豆,白萌萌姐妹花竟然也是在場。

他們近日結伴來到大夏城遊玩,結果一來就聽見了那些散播的謠言,虞浪,趙闊擔心李洛這邊的情況,就趕過來看看。

“你在又能有什麼用?”白豆豆瞥了他一眼。

虞浪感歎道:“我李洛兄弟還是太稚嫩了,如果是我的話,知道那些分部淬相師要來大夏城,直接叫一批人穿著都澤府的服飾,在城門口就把他們給硬生生的打回去,事後李洛再站出來痛罵都澤府,占據著道德高點的同時,還能夠省了這些麻煩。”

“......”趙闊等人皆是愣了愣,他孃的,這還真是一個人才啊,這個辦法充滿著濃重的虞浪氣質。

“我建議你去洛嵐府當一個顧問。”趙闊說道。

白豆豆冇好氣的道:“你這就是馬後炮,而且都澤府的人冇事去打分部淬相師做什麼?真當彆人都是蠢貨嗎?騙得了誰?”

虞浪咧嘴笑道:“管他彆人蠢不蠢,隻要冇被現場抓住,都澤府就算罵破天,我也不承認。”

眾人莞爾,不過原本緊張的氣氛,被虞浪這麼一搞,倒是緩解了許多。

白萌萌水吟吟的桃花眸子看著那緊閉的溪陽屋總部,心道:“難怪隊長對靈水奇光的配方那麼急迫,原來溪陽屋的情況這麼差了呀...”

白萌萌修長的睫毛輕輕眨了眨,這些天的假期,她一直都在沉浸於靈水奇光配方的研究中,倒是有一些靈感迸發,想來接下來她準備許久的配方或許會有一個突破點,如果到時候能成,倒是可以幫幫隊長。

當然,她也希望隊長能夠看在她這麼努力的份上,在關於她味覺的修覆上麵,也多上一點心...

...

“真是越來越熱鬨了啊。”

龐千尺笑眯眯的望著溪陽屋總部前麵的熱鬨場景,然後轉頭對著裴昊笑道:“看來溪陽屋的毀滅要進入倒計時了。”

裴昊笑了笑,為了此次的謀劃,他做了那麼多的準備,甚至李洛提前請到的那些治療師中都有著他的棋子,他實在不知道,李洛究竟怎麼做才能夠翻盤。

而失去了溪陽屋,接下來的洛嵐府,想必李洛與薑青娥有得頭疼了。

他站起身來,也是走到窗邊,注視著遠處的洛嵐府總部大門,作為締造這一場謀劃的幕後黑手,接下來就是品味勝利戰果的時候了。

“總部大門打開了!”龐千尺突然在此時激動的道。

裴昊目光也是看去,果然是見到總部大門緩緩開啟,然後他嘴角的笑容便是緩緩的浮現出來。

總算是出現結果了嗎。

那李洛與薑青娥是壓不住了吧?

心中想著的時候,他就見到那開啟的總部大門中,有人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而那領頭的兩人是...

是...唐隕?

陸小峰?

他媽的,這是大白天還魂?

望著那當先的兩人,裴昊嘴角的笑容,一點點的僵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