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溪陽屋內,緊張的氣氛已經散去,雖說此前的中毒事件引起了一些恐慌,但好在事情最終被解決,而且分部淬相師們的誠心加入,也將會壯大溪陽屋總部的實力。

所以總體而言,此時眾多淬相師的臉上,都是洋溢著歡喜的笑容。

李洛帶著白豆豆,白萌萌,虞浪一行人隨意的參觀著溪陽屋,最後似是不經意間來到了一片有些殘破的建築,上麵還有著被燒燬的殘留物。

“這裡以前是我們溪陽屋的配方研究室,但是在我來到大夏城的那一天,溪陽屋那位總會長被大澤屋挖走了,他臨走時不僅拉了許多溪陽屋的淬相師,還將這研究室給燒了,讓得我們溪陽屋損失極大。”李洛神色有些悲傷的指著這些殘破的建築,歎道。

“太壞了。”

白萌萌秀眉緊鎖,忍不住的握緊了小拳頭,她喜歡研究靈水奇光配方,所以很明白這些研究過程中需要付出多大的心血,而那位總會長離開也就罷了,但這燒掉研究室,就實在是太過的惡劣了。

同時她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些對李洛的同情,彆看李洛表麵上是洛嵐府的少府主,原來也是麵臨著這麼多的麻煩。

“現在溪陽屋百廢待興,我這壓力大得晚上都睡不好覺。”李洛感歎道。

同時他對著虞浪使了一個眼色。

接到他眼神示意的虞浪有點莫名其妙,不過他雖然有點不知道李洛想要乾什麼,但他能夠感覺出來,李洛似乎對白萌萌有些“彆有目的”,當然,這應該並非是衝著白萌萌本人而去,而是白萌萌身上有什麼東西,是李洛所需要的。

於是,在經過極為短暫的思考後,虞浪點點頭,麵龐上流露出一些悲傷,道:“怪不得自從來到大夏城後,你這頭髮都變得更白了一些,連顏值都有所降低。”

“唉,也是兄弟冇本事,幫不了你什麼,不然認識一場,一定會竭儘全力扶你一把。”

李洛對著他投去一個讚賞的眼神,關鍵時刻這小子還是很上道的,一個眼神就明白要怎麼演,而至於虞浪攻擊他顏值這一點,他完全不在意,畢竟嫉妒總是會使人麵目全非。

白萌萌也是看了一眼李洛那灰白的頭髮,小聲說道:“其實隊長這頭髮還是很帥氣的。”

虞浪乾咳一聲,道:“這種髮色的確比較特彆,萌萌你喜歡的話,回頭我也去搞一個。”

“我覺得光頭更適合你。”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隻見得白豆豆將腰間的小刀取了出來,對著虞浪腦袋比劃了一下:“要不要幫你都削了?”

虞浪身體一抖,麵色微微發白:“不必了不必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還是不要染了。”

而在虞浪這邊被白豆豆嚇得冒冷汗時,李洛則是對著白萌萌看似隨意的道:“以後學府放假的時候,如果你冇地方去,可以來溪陽屋研究室這邊玩玩,這裡設備都很齊全,很適合你搞研究。”

白萌萌微微偏頭,長髮被輕風揚起,旋即她伸出小手將其握住,桃花眸子泛著一點笑意的看著李洛:“隊長這是打算讓我在溪陽屋工作啊?”

被白萌萌這樣看著,李洛也是乾笑一聲,這女孩平日裡看上去單單純純的,其實心思還是很敏銳聰慧的。

所以李洛也冇再遮遮掩掩,笑道:“你的本事,這大夏哪個靈水奇光屋不垂涎?我知道我們溪陽屋實力薄弱,入不了你的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未來的溪陽屋,我一定會讓它成為大夏最好的靈水奇光屋。”

白萌萌輕輕點頭,冇有回答。

而李洛也有點尷尬,他試探性的拋出了橄欖枝,似乎冇有得到迴應啊,不過也正常,白萌萌太過的特殊了,她自身所具備的價值相當的驚人,甚至都要超過他這座溪陽屋,隻要她有想法,就算是大夏那些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都會竭儘全力滿足她的要求。

“咳...冇事,以後...”李洛乾咳一聲。

“隊長,其實這些都隻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的。”白萌萌輕輕說道。

她伸出纖細瑩白的手指摸了摸粉嫩紅唇,輕笑道:“我之前不是答應過你嗎?隻要隊長能夠幫我恢複味覺,我賣身為你研究靈水奇光都行。”

李洛苦笑道:“可是這樣,總讓我有種用此脅迫你的感覺。”

白萌萌搖搖頭,認真的道:“隊長你不要覺得這種交易是不平等的,那是因為你冇有損失過味覺,所以你覺得它很平常,可是對於我來說,它是我夢寐以求的東西。”

望著少女清純認真的小臉,李洛也是笑了笑,道:“竟然被你給教育了嗎。”

白萌萌笑道:“所以呀,隊長,與其考慮這些,還不如多想想,怎麼才能幫我恢複味覺。”

李洛想了想,道:“其實關於這一點,我最近還真是有點靈感。”

白萌萌笑靨如花,道:“其實關於靈水奇光配方這一點,我最近也有一點靈感呢。”

李洛點頭,道:“我明白了。”

兩人相視一笑。

而就在眾人這邊說著話的時候,李洛突然見到不遠處薑青娥對著他招了招手,於是他抱歉一聲,便是快步走了過去。

“怎麼了?”他疑惑的問道,因為他發現薑青娥的臉色,似乎是在此時顯得有些冷冽與肅殺。

薑青娥輕聲道:“剛纔接到雷彰閣主的傳信,我們的人,找到了裴昊的蹤跡。”

李洛瞳孔陡然一凝,眼中同樣是有殺意流淌出來,雖然這一次的危機最終被他所化解,但此時再想,都是讓人後背冒著冷汗,因為如果不是那諸多巧合,恐怕此次溪陽屋真是凶多吉少。

而這裴昊的狠毒手段,也是讓得李洛起了滿心的殺意。

大夏城是洛嵐府總部所在,在這裡,李洛,薑青娥掌控著洛嵐府的最多力量,而裴昊那些勢力,更多則是處於大夏其他的地方。

對方既然有深入虎穴的勇氣,那李洛也不介意讓對方嚐嚐什麼叫做以身飼虎。

“召集人手,將他圍了吧,來而不往非禮也,總得也讓他嚐嚐我們的回禮。”李洛緩緩道。

薑青娥頷首,她平靜的道:“如果可以,最好趁這一次直接將這個禍患解決了吧,免得半年後的府祭上,還要提防於他。”

李洛點點頭,如果可以解決掉裴昊的話,那的確是可以省去許多的麻煩,但是,他感覺,這裴昊既然敢來到大夏城,恐怕也是有一些依仗的。

不過不管如何,既然找到了他的蹤跡,那麼他們這裡必然是需要做一些反應以及應對的。

畢竟,萬一,真是順手將這白眼狼給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