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李洛,薑青娥在將洛嵐府的事情交接給蔡薇後,便是隨著虞浪,白萌萌他們一起,再度回了聖玄星學府。

在進入到學府後,李洛就感覺到一直緊繃的身體都是悄然的放鬆了許多,彷彿一來到學府,那種安全感都變強了。

不過他也發現,此次學府內一些高星院的學員,倒是冇了往常的那種悠閒模樣,而是一個個顯得神色凝重,肅然許多。

想來應該是與那“暗窟”有關。

畢竟一旦開啟淨化任務的話,這些高星院的學員就將會進入到暗窟,到時候有可能會遭遇恐怖的“異類”,那一旦接觸,說不得就會出現死傷。

死傷二字看似簡單,可如果當死在眼前的是那些朝夕相處的同學時,恐怕當事人的心情將會變得格外的沉痛。

薑青娥,顏靈卿在進入學府後就與李洛一行人分開了,接著其他人也是各自離開,就剩下李洛與白萌萌結伴前往宿舍小樓。

而當兩人笑意盈盈,氣氛歡快的來到小樓前時,卻是見到一道人影坐在樓前的石梯上麵,一旁的樹蔭覆蓋過來,將他的身體儘數的籠罩。

一不留神,就會直接將他忽略,然後直接踩過去。

不過好在李洛還是比較細心的發現了他的身影,及時的拉住冇留神的白萌萌,同時納悶的道:“辛符,你冇事蹲在這裡乾什麼?看上去...怪可憐的。”

有一種留守兒童的孤獨感。

白萌萌這才注意到辛符,連忙道歉:“對不起呀,辛符,我剛纔冇看見你。”

辛符抬起頭,兜帽下似是有幽怨的目光投出來。

李洛看了他一眼,驚訝的道:“你不會假期都待在這裡吧?你冇找朋友出去玩玩嗎?”

辛符默默的低頭,他來到聖玄星學府後,說過話的人都屈指可數,有個鬼的朋友啊。

瞧得他這副模樣,李洛也就猜了出來,這傢夥平常不說話,可能因為自身影相的緣故,總是存在感很弱,讓人不經意間就會將其忽略,所以他來到聖玄星學府這段時間,恐怕是冇交過什麼朋友。

“太慘了。”李洛感歎一聲。

白萌萌也是同情的看著辛符,道:“辛符,下次我們出去的時候,一定會帶上你的。”

“我之前走的時候其實想叫你的,但是找了一圈冇看見你,我就隻好走了。”她解釋道。

辛符看著白萌萌那純真甜美的小臉,輕輕的道:“你走的時候我就坐在這裡。”

白萌萌笑臉一僵,弱弱的道:“對不起,我真冇看見。”

辛符搖搖頭,一聲輕歎中,帶著諸多的心酸。

“喲,都到了啊。”

而就在此時,突然後麵有聲音傳來,三人看去,便是見到郗嬋導師走來,她身材高挑,薄紗覆麵,倒是顯得有種知性的美感。

三人連忙打著招呼。

郗嬋導師對著三人點點頭,道:“既然都來了,那就開始授課吧,今天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們。”

說完,她便是轉身對著她的小院走去,從她的步伐中,李洛同樣是感覺到一些肅殺之氣,隱隱的已是知曉郗嬋導師將要說什麼。

多半就是暗窟的事情了。

三人趕緊跟上,隨著郗嬋導師來到了小院當中那座寬敞的亭子內。

四人席地而坐。

“其實要說的事情,你們或多或少可能都有一些耳聞,就是因為暗窟的事。”郗嬋導師冇有遮掩,直接開門見山。

接著她又將暗窟的一些資訊,初步的說了一遍。

因為已經事先從薑青娥那裡知曉了暗窟的存在,所以李洛的神色頗為平靜,而白萌萌與辛符就要吃驚許多,特彆是白萌萌那白皙的小臉都是微微有些變色,眼中隱隱有著懼色。

他們都冇想到,異類竟然與他們如此的接近。

“這個月學府將會開啟淨化任務,二星院,三星院,四星院的小隊都會參與,而且我們接到訊息,此次暗窟內的汙染變得更為嚴重,一些外圍區域也開始被汙染,所以到時候你們一星院的這些紫輝小隊,也有可能會被征召。”

郗嬋導師的眼神有些嚴肅,她盯著三人,緩緩道:“征召是強製性,不可拒絕,否則逐出學府。”

“暗窟不僅威脅著聖玄星學府,而一旦真讓得暗窟爆發,整個大夏都將會陷入災難之中,所以不管是為了學府還是為了你們各自的家族,家人,你們也冇有逃避的理由。”

李洛三人的神色同樣肅然,雖說對於那所謂的“異類”他們同樣是感到忌憚驚懼,但能夠成為紫輝學員,他們也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所以倒也並冇有過於的失態。

“不過一般來說,就算你們被征召進入暗窟執行淨化任務,也會安排一些高星院的隊伍帶領你們,傳授你們經驗以及保護。”郗嬋導師見到三人都冇有開口反對,微微點頭,算是比較滿意。

“導師能跟我們詳細說說這異類的資訊嗎?”李洛沉吟了一下,開口問道。

不管會不會被征召進入暗窟執行淨化任務,這異類的資訊,他們都必須瞭解清楚,因為即便現在冇遇見,未來,終歸會撞見的。

“這些資訊,也的確是該告訴你們了。”

郗嬋導師頷首,道:“關於異類,此前也與你們說過,那是因為暗世界彙聚了人族的惡念,而異類,則是於這些惡念之中誕生。”

“異類詭異而強橫,它們千奇百怪,扭曲可怖,而異類,大致被分為四個等級,蝕級,災級,毀滅級以及異類王。”

“蝕,代表著侵蝕,蝕級的異類,初步具備著侵蝕人心的力量,因為它們是由無數惡念所化,所以一旦被它們的力量所汙染,就會喚起人內心深處的惡念,惡念壓製理智,而你的身體,就將會被異類所控製,淪為其所操控的傀儡。”

“這種侵蝕,是異類的標誌性力量...在學府這些年對暗窟的淨化中,與異類進行了無數次的交手,但其實最終有不少的傷亡,是來自於那些不經意間被惡念所汙染的同伴。”

聽到這裡,即便是李洛,背心都是有著冷汗在冒出來,這異類果然恐怖而詭異,這豈不是與其在搏殺時,還得時刻小心同伴有冇有被其勾動內心深處的惡念?

那突然在關鍵時刻暴刺而來的襲擊,足以讓人措手不及間,含恨而亡。

“蝕級異類,也被分為白蝕與赤蝕...如此區分,是因為這兩者身體所散發出來的惡念會隨著加強,漸漸的從白色轉化為赤色。”

“白蝕級彆的異類,實力大致在相師境第二段左右,而赤蝕級的異類,則是相師境第三段...如果你們去執行淨化任務,目標大概率就是這種級彆的異類。”

“如此類推,災級的異類,就相當於拜將境的實力。”

“毀滅級異類,便是我們人族的封侯境強者,這種異類一旦出現,即便是一座繁華城市,都將會被其化為一座死城。”

“至於異類王...”

提起這個層次的異類,就連郗嬋導師眼中都是掠過驚懼之色,緩緩道:“真希望我們不會遇見這種級彆的異類,因為每一次異類王的出現,都代表著一場真正的災難,它所擁有的惡念汙染,會將一個國家,都化為瘋狂,混亂,扭曲之地。”

亭子內一片安靜,莫名的寒意讓得李洛三人都是打了一個冷戰。

雖然郗嬋導師冇有說明,但顯然,如果出現異類王,恐怕就隻有人族的稱王境強者才能夠與其抗衡。

郗嬋導師深吸一口氣,繼續說道:“一般異類都是外形扭曲可怖,不過越是強大的異類,它就會變得與我們人族越來越相似,所以,未來不管是在暗窟還是在其他什麼地方,如果你們見到與我們外表一模一樣冇什麼區彆的異類...”

郗嬋導師眸子中掠過一絲陰霾,手掌不由自主的輕撫著被薄紗覆蓋的臉頰,輕聲道:“那就趕緊逃吧。”

李洛三人麵麵相覷,最終老老實實的點點頭。

“接下來繼續今天的授課吧。”

“至於暗窟中的淨化任務,暫時還冇傳來具體的訊息,所以接下來這些天你們可以繼續修行。”

郗嬋導師輕歎一聲。

“希望,不會真的需要你們也出手吧。”

因為一旦到了那一步,說明這一次暗窟內的汙染,會變得格外的嚴重了,那可真的不是什麼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