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接下來的數日時間中,李洛等人倒是並未接到所謂的征召任務,想來學府的高層還正在為此而討論。

因此李洛他們還是按部就班的繼續修行,努力的提升著自身的實力,畢竟他們都心中清楚,進入暗窟執行淨化任務是遲早的事情,能夠在此時多增強一分力量,到時候進入暗窟後,也能夠多一分保障。

這一日。

結束脩行的李洛從地下訓練室走到一樓餐廳,便是見到白萌萌擺滿了一桌美食,少女身材纖細,衣裙下露出來的小腿宛如玉藕一般,白皙光潔。

“隊長,修行結束了嗎?這些餐食是我從食堂買回來的呢。”白萌萌桃花雙眸見到走出來的李洛,清純動人的臉頰上露出笑顏。

“真是賢惠啊。”

李洛讚歎一聲,走到桌前坐下。

白萌萌在對麵也是坐下來,李洛笑了笑,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瓶子,瓶子裡麵裝著不明的液體,然後將其放在了白萌萌麵前。

“隊長這是要送我什麼禮物嗎?”白萌萌笑吟吟的道。

李洛手指拎著一縷金黃烤肉塞進嘴中,隨口道:“你喝一滴試試。”

白萌萌有些疑惑,但旋即她似是想到了什麼,桃花眸子都是瞪大了一些,她盯著李洛看了幾秒,然後小心翼翼的從那小瓶子中擠出一滴液體,落入嘴中。

下一瞬,白萌萌俏臉上的神情頓時凝固了。

好半晌後,聲音有些顫抖的道:“這是...甜味?!”

李洛笑著點點頭,道:“之前不是跟你說了麼,在治療你這味覺上麵突然有點靈感,於是這兩天調製了一瓶味覺水,如你所想,這是甜味,等以後我慢慢更熟練了,應該可以讓你品嚐到酸甜苦辣,那時候,可能你的味覺差不多就能完全恢複了。”

白萌萌怔怔的看著手中這不起眼的小瓶子,然後用力的將它握住,彷彿是什麼珍貴的不得了的東西一般。

“隊長,謝謝你。”白萌萌低低的聲音傳來。

李洛很灑脫的擺了擺手,剛要說什麼,卻是發現麵前的女孩低著頭,眼眶通紅,豆大的淚珠不斷的滾落下來。

“呃...”

李洛有點尷尬。

而此時樓梯處有腳步聲傳來,就見到那辛符慢悠悠的走了下來,不過當他見到坐在李洛麵前低頭落淚,顯得很是傷心的白萌萌時,腳步也是陡然一僵。

那一瞬間,他的腦海中閃過無數種愛恨情仇,最終定格在李洛的臉上,上麵寫著兩個字。

渣男。

他遲疑了一下,低聲道:“我是不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李洛白了他一眼。

而白萌萌也是連忙將臉頰上的淚珠擦去,有些不好意思,臉頰紅紅的。

“萌萌,我說過一定會治好你這味覺的問題,所以你應該對我有信心。”李洛很是理解的說道。

“而且我們是同學加夥伴,感情深厚,為了你的事情,我即便是廢寢忘食,也是值得的。”李洛感歎一聲。

白萌萌先是珍重的將小瓶子收起來,然後衝著李洛露出甜甜的笑容:“隊長,我最近研究靈水奇光配方也冇有偷懶呢。”

李洛擺了擺手,端著水杯喝了一口,從容的道:“這些跟我們間的情誼比起來,都是小事情,你也不要太勞累,慢慢來就行了。”

白萌萌點點頭,道:“我這次研究的靈水奇光配方,是我準備了好些年的呢,如果能夠研究成功,一定能達到四星級!”

噗!

李洛嘴中的水一口就噴了出來,不過好在轉頭快,不然就毀了一桌飯菜。

不過他還是顧不得嘴角的水跡,目光震撼的看著麵前的白萌萌:“四,四星級的配方?”

整個溪陽屋搞了這麼多年,最高級彆的配方,也就是一道三星級的配方,至於四星級配方,就算是在那些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中,都是鎮屋之寶,價值難以估量。

李洛曾經不知道多少次做夢都在夢著溪陽屋能夠得到一道四星級的配方,直接帶動溪陽屋起飛。

可夢醒後,最終還是隻能化為一聲歎息。

因為四星級配方實在是太難得了,即便偶爾市麵上有出現,其價格也是高昂無比。

可現在,白萌萌卻說,她研究出來的下一道配方,竟然就是四星級!

這簡直用天上掉餡餅都難以形容了,所以如何能不讓李洛失態啊。

對於李洛這個反應,白萌萌眸子中也是掠過一抹狡黠之色,她點點頭,確認道:“冇錯,就是四星級的配方,這可是我多年的心血之作呢。”

李洛沉默數息,然後歎息一聲,語重心長的道:“萌萌啊,我們還年輕,有時候多熬熬夜,其實也是能扛得住的。”

“咳...”

一聲乾咳聲從旁邊傳來,辛符坐了下來,道:“隊長,吃相太難看了吧。”

李洛纔不搭理他,此時他滿腦子都是四星級配方,眼睛看著白萌萌發光,有一種恨不得將她綁架,然後關在研究室,用皮鞭抽著讓她日夜不休搞研究的衝動。

先前的那些淡然,在四星級配方麵前蕩然無存。

不過好在最終還是將這些亂七八糟的心思給壓了下去,換上溫和的笑容,溫柔的幫白萌萌盛了一碗熱湯。

“謝謝隊長。”

白萌萌笑吟吟的接過來,然後雙手捧著湯碗,道:“隊長放心吧,這一道配方,一定是屬於溪陽屋的。”

李洛麵露欣慰,真是多好的女孩啊,真想把她關到溪陽屋,不是,請到溪陽屋去啊...

接下來,雙方都是在歡喜的氣氛中用餐。

咚!

不過突然間,有一道低沉的鼓聲,於聖玄星學府中響徹而起,鼓聲沉重,讓人莫名的感覺到一種壓抑之感。

三人都是不約而同的停下了筷,原本佈滿笑容的臉龐也是漸漸的凝重起來。

房門也是在此時突然被推開,郗嬋導師走了進來,步伐間隱隱有肅殺之氣散發。

她望著三人,道:“彆吃了,暗窟開啟了。”

“都跟我走吧,學府最終已經決定,這一次的淨化任務,一星院的紫輝小隊,也必須參與,當做積累經驗。”

三人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凝重之意。

果然,還是來了嗎。

(今天公眾微信的付費章節裡麵放秦逐鹿的圖,換了一個畫風,感覺很硬漢,大家可以去看看。

打開微信搜尋公眾微信天蠶土豆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