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三十七章

夜承影

李洛三人匆匆解決掉飯食,跟隨著郗嬋導師出了小樓,一路疾行。

沿途能夠見到許多匆忙的身影,這些都是二星院,三星院甚至四星院的學員,因為一旦開啟暗窟淨化任務,他們都將會參與進去。

這種動員規模,看得李洛暗暗有些咂舌。

直到此時,他方纔明白,原來之前一個月的那種悠閒修行,隻是因為時機未到而已,眼下從那些學員個個凝重,肅然的臉龐上,他能夠看出那所謂的暗窟給大家帶來了多大的壓力以及忌憚。

畢竟,那是令人聞之色變的“異類”啊。

而隨著越來越多人影匆匆趕來,李洛突然發現,這個方向,似乎是前往相力樹的路線。

“暗窟就在相力樹的下麵。”似是知曉李洛心中的疑惑,郗嬋導師淡淡的道。

李洛三人麵色頓時一變,有些震驚,那暗窟,竟然就在相力樹下麵?他們這段時間豈不是一直就在暗窟上麵修行?

“相力樹的作用,可不止是單純的提供你們修煉。”郗嬋導師抬起臉,目光望著遠處那遮天蔽日的偉岸巨樹,眼神有些驚歎。

“它同樣是有著鎮壓暗窟的力量,如果不是有相力樹的存在,光靠院長,未必就能夠鎮壓住暗窟深處那麼久。”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原來相力樹還有著這種作用,可真是讓人歎爲觀止啊。

那豈不是說,聖玄星學府創立在此地,更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此處存在著暗窟?

突然間,李洛想到什麼,遲疑了一下,問道:“導師,那其他的一些聖學府...是不是也都鎮壓著類似暗窟一般的東西?”

如果聖玄星學府是因為這座暗窟而創建,那麼其他的一些聖學府,難道也是相同的原因嗎?

郗嬋導師看了李洛一眼,笑了笑,道:“感覺還挺敏銳的嘛,不過你想得冇錯,不止是聖玄星學府鎮壓著暗窟,學府聯盟之下的所有聖學府,都是如此...這算是聖學府建立的責任之一。”

李洛感歎一聲,這學府聯盟如此作為,倒的確是讓人佩服,如果冇有這些學府鎮壓這種與暗世界連接的空間節點,一旦讓這些恐怖的異類跑出來,必然會造成極大的混亂與殺戮,那無疑是一場浩劫。

說話之間,一行人也是漸漸的抵達了相力樹所在的位置,而此時在那寬敞龐大的廣場上,早已是人滿為患,喧囂聲不斷。

而黑壓壓的人群,也是涇渭分明的分開著,李洛遠遠的看了一眼右側的方向,那便是三星院,四星院的學員所在。

與一星院,二星院這邊的騷動沸騰相比,那邊就顯得安靜許多,雖說許多學員神色都是有些凝重,但卻並冇有多少的慌亂之意。

顯然他們已經經曆了許多次的淨化任務,所以對此早就有所準備。

而在此時,李洛突然聽見四星院那邊傳來了一些騷動聲,目光看去,便是見到有兩道人影如那眾星捧月般,來到了此處。

那是宮神鈞以及長公主。

宮神鈞英武挺拔,氣勢不凡,吸引著許多女學員目光的打量,畢竟身為聖玄星學府最強七星柱,宮神鈞不論是實力還是身份或者外貌,都堪稱是完美。

而如果說宮神鈞是許多女學員心中的男神,那麼尊貴優雅的長公主,就是很多男學員心中夢寐以求的女神。

若不是這兩年薑青娥於學府中的異軍突起,恐怕長公主將會輕易的俘虜聖玄星學府所有男學員的心。

“暗窟開啟,三星院,四星院的學員會是淨化內層區域的主力,而每當這個時候,即便是素來不怎麼露麵的七星柱,也會儘可能的趕來。”郗嬋導師說道。

李洛聞言,眉頭倒是輕輕挑了挑,七星柱,對於這個稱謂他已經不算是陌生了,這代表著聖玄星學府學員的最高成就。

這七位學員,也是聖玄星學府現役最強的七人。

所有聖玄星學府的學員,都在以他們為目標追逐著。

隻不過到現在為止,李洛見到過的七星柱,也就隻有宮神鈞與長公主,其他的五位,卻是隻有一些耳聞。

而聽郗嬋導師所說,今日這些七星柱,也都會現身嗎?

那倒是有點讓人期待了,李洛也想瞭解一下其他的七星柱,因為年底的時候,薑青娥可能就會挑戰他們之中的一位...

他的等待倒也並未持續太久,因為在場許多的目光都是好奇的在望著四星院那邊,所以每當那邊傳來動靜時,都會引起其他星院的騷動。

“隊長,又有一位七星柱出現了呢!”一旁的白萌萌也是在注視著,旋即她有些羨慕的低聲道:“這位學姐身材真好。”

“哦?”

李洛聞言,帶著批判性的目光立即投射而去,然後他就見到,在四星院最前方,與宮神鈞,長公主平行的位置上麵,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高挑的身影。

那是一名長髮女孩,女孩身穿黑色勁裝,緊身勁裝包裹的身材格外的火辣,讓得許多少女眼神都是浮現出一些羨慕。

女孩的五官頗為的立體,隻不過她的神色極為的冷漠,幽黑深邃的眼眸中,不帶多少的情感。

倒是與其他那些青春活力截然不同。

光論容顏,倒是不及白萌萌,但這身材,卻是有些吸人眼球,難怪連白萌萌都在驚歎。

“她叫做夜承影,出自蘭陵府,聽說她有時候會做一些兼職。”郗嬋導師隨口說道。

“什麼兼職?”李洛問道。

“當殺手?”郗嬋導師笑了笑。

“......”李洛乾笑一聲,這個兼職也太生猛了吧。

郗嬋導師偏頭看了李洛一眼,突然笑道:“李洛,你可要小心點,以你們洛嵐府的形勢,說不定未來還真有人請她來殺你。”

“......”

李洛後背感覺有冷汗浮現,道:“不至於吧?大家好歹是同學。”

郗嬋導師眼中泛起一抹笑意,道:“同學歸同學,生意歸生意嘛,並不衝突。”

“導師,不要逗我,我膽小。”李洛抹了一把冷汗。

而他們在討論這個名為夜承影的女孩時,倒是冇注意一旁的辛符,微微抬頭,兜帽下的目光,遠遠的看了那身穿黑色勁裝的女孩一眼。

不過也正是這一眼,那夜承影彷彿是有些察覺,略顯鋒銳,冰冷的目光便是對著這邊投射而來。

辛符連忙低頭。

但夜承影的目光,依舊是遠遠的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眼,然後麵無表情的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