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當那夜承影出現後,又是陸陸續續的有著七星柱的現身,繼而引來一些嘩然與騷動。

“那一位叫做王朝,出自大夏三大世家中的王家,其身懷下八品金晶獸相,七星柱中,如果要論起防禦力,恐怕當屬他最強...”

在郗嬋導師的聲音中,李洛三人目光看去,那王朝是一名身軀魁梧的青年,他的皮膚隱隱的有著金光流轉,站在那裡宛如是一堵金色的牆壁,給人一種厚重以及堅不可摧的感覺。

“那是鐘太丘,其父是大夏屈指可數的幾位執掌三郡的總督,他身懷下八品的妖蟒相。”

名為鐘太丘的男子,模樣倒是頗為的普通,他笑起來眼睛細眯著,給人一種不起眼的感覺,但若是仔細感知的話,又隱隱的有一種滑膩,陰冷的感覺。

“三郡總督。”

李洛聞言,也是有點咂舌,這權勢可是有點不一般,比起之前師箜他老爹,可是強了不止一個等級。

不過可能是這半年來打總督的兒子打多了,李洛看這鐘太丘,也隱隱的不是特彆順眼。

“最左側那位女孩,叫做喬鈺,她算是七星柱裡麵,家境最普通的人,而她能夠一步步的從諸多學員中脫穎而出,可見自身的本事。”

“她身懷下八品雷相,性格火爆,嫉惡如仇,聽說她很看不起那些以家世來裝點自身的各種名門子女,李洛你可不要去招惹她,你這樣的少府主,跟她天生犯衝。”

那名為喬鈺的女孩,一頭齊耳的銀色短髮,顯得乾練淩厲,一張白皙臉蛋也是相當漂亮,顏值並不遜色於此前的夜承影,她穿著倒是頗為的樸素,淡青色的衣衫,長褲,長腿筆直。

對於郗嬋導師的提醒,李洛也是有點無語,苦笑道:“導師,在您眼中,難道我是那種風流成性的少府主嗎?”

郗嬋導師眼中帶笑,若有若無的掃了白萌萌一眼,道:“不是嗎?”

李洛無奈的搖搖頭,真不知道導師怎麼會對他有這種錯覺,可能長得好看的人天生就有這種煩惱吧,可這也不是他能選擇的啊。

“最後一位七星柱,你應該也接觸過,金雀府的那位少府主,司天命...他是最近才升上的七星柱。”

“司天命麼...”

李洛遠遠的望著那一頭綠油油頭髮在人群中極為顯眼的男子,笑了笑,對於此人,他倒是冇什麼不好的感覺。

到得此時,聖玄星學府七星柱,算是齊齊亮相了。

由此可見,這暗窟開啟,對於聖玄星學府而言是何等的重視,這往日裡神出鬼冇,連一個七星柱都見不到麵,此時全部現身了。

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學員彙聚而來,突然在那相力樹的小小分枝上有光芒凝聚,緊接著素心副院長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注視中。

以往的素心副院長,都是一副從容,溫和的模樣,而今日的她,神色第一次變得肅然起來,隱隱有一種威壓散發出來。

“諸位學員,今天將你們召集而來的目的,想必你們也已經知曉。”

“暗窟即將開啟,其內的暗能汙染大肆擴散,如果不及時淨化的話,隨著汙染的加劇,最終就會侵入到我們的世界,到時候聖玄星學府將會首當其衝。”

“所以今年的淨化任務,也將會在此時開啟。”

“由於今年的汙染要格外嚴重一些,所以經過學府高層討論,最終決定一星院的紫輝小隊,也將會參與淨化任務,隻是一星院的紫輝小隊,都需要找尋一支三星院的小隊帶領,方可進入暗窟。”

隨著素心副院長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中,也引起了一些低低的嘩然聲,許多高星院的目光在對著一星院那邊投射而去,想來這還是第一次連一星院的小隊都要進入暗窟執行淨化任務。

四星院這邊,長公主柳眉微蹙,道:“看來這一次暗窟內的汙染,比往年更加的嚴重啊。”

聖玄星學府雖然這一次隻是讓一星院的紫輝小隊進入,但這顯然隻是一個初步的嘗試,等未來的話,這個層次會繼續的放開,到時候,一星院的金輝小隊,說不定也要入場。

這足以說明暗窟內的形勢更為的嚴峻。

而身為大夏的長公主,她的擔心顯然會比旁人更重一些,畢竟聖玄星學府也身處大夏之中,一旦暗窟真的失控爆發,不僅聖玄星學府會受創,到時候連大夏也會遭遇到毀滅性般的打擊。

這是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在長公主身旁,宮神鈞也是點點頭,神色嚴肅的道:“也不知道暗窟深處究竟是個什麼情況,我此前就曾建議學府,何不開放暗窟,讓大夏各方勢力都參與進來幫忙鎮壓,但學府隻是說時機未到。”

長公主說道:“想必學府也有學府的考量吧,畢竟暗窟事關重大,萬一出現差池,後果太過嚴重。”

“或許吧。”宮神鈞望著素心副院長的身影,緩緩說道。

而此時素心副院長的聲音,再度響起:“此次暗窟開啟,與往常一樣,第一批是由紫輝導師率先而入,率先推進,清理掉一些過於強大的異類,同時深入暗窟,給予院長助力。”

“第二批是四星院的小隊,機動清理漏網之魚。”

“而三星院小隊以及二星院小隊,以暗窟內各大安全淨化點為據點,執行淨化任務。”

在有條不紊的說完諸多安排後,素心副院長的神色愈發的凝重,她看向身旁的數位紫輝導師,道:“安排完畢,接下來...”

“準備開啟暗窟吧。”

聽到此話,數位紫輝導師也是麵色凝重的點點頭。

下一瞬,天地間的能量開始劇烈的沸騰起來,在那諸多學員震撼的注視下,隻見得素心副院長以及其他數位紫輝導師的身影彷彿是化為了一輪輪色澤不同的能量大日,那等磅礴浩瀚的相力,猶如是在天地間引起了潮汐流淌般的聲音。

莫名的威壓,覆蓋了整個學府。

咻!

緊接著,數道相力光虹陡然暴射而出,在半空中交織,猶如是形成了一道複雜古老的光紋,光紋自虛空徐徐的落下,落在了相力樹的樹乾之上。

轟轟!

這一刻,相力樹突然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這顆龐大無比的擎天巨樹猶如是甦醒的巨獸一般,如巨龍般枝乾蔓延,糾纏,最後漸漸的在底部的位置,形成了一座約莫數十丈龐大的古老門戶。

門戶如古木所鑄,其上散發著極為原始的氣息,一道道神妙的光紋蔓延,交織。

嘎吱。

隨著古木門戶的出現,那緊閉的厚重木門,則是在此時緩緩的打開了一道裂縫。

裂縫之後,幽暗一片。

嗚!

似是有森寒的陰風自其中呼嘯而出,讓得這片廣場的溫度驟降,一股莫名的恐懼之意,湧現所有學員的心頭。

他們驚懼的望著那古木門戶的黑暗縫隙中。

那裡麵...就是所謂的暗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