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巨大的古木門戶彷彿於相力樹的根部位置生長而出,那幽暗縫隙中,不斷的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森寒之氣噴湧而出,讓得人不知不覺間,就有些心生恐懼。

那是對未知的恐懼。

而隨著暗窟的門戶開啟,素心副院長目光掃視開來,沉聲道:“除了留守學府本部的紫輝導師外,其餘紫輝導師,先隨我進入暗窟開路。”

“學員間的隊伍分配選擇,則由你們各自完成。”

當素心副院長此話落下的時候,隻見得一道道相力光芒閃爍,一些散發著極為恐怖的相力波動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暗窟門戶之前。

這些身影,皆是身穿紫輝導師的袍服,散發著驚人的威壓。

而在李洛那邊,郗嬋導師也是對著三人說道:“接下來我也會進入暗窟,你們待會先找尋一支願意和你們一起的三星院小隊,而進入暗窟後具體要做什麼,他們也會教導你們。”

她聲音頓了頓,雖說臉頰被薄紗所覆蓋,但李洛三人還是能夠感受到她的凝重:“我希望等我回來的時候,能夠見到你們三人安然無恙。”

李洛三人麵色也是有些沉重,從郗嬋導師的話中,他們能夠感受到那暗窟之中所蘊含的危險,一個不慎,便是有著生命之危。

“導師,您也多小心。”三人最終點頭,說道。

郗嬋導師頷首,冇有再多說什麼,身影一動,宛如瞬移般的跨過了重重人群,出現在了暗窟門戶之前。

而後,這些紫輝導師便是在諸多目光的注視下,陸陸續續的踏入那門戶縫隙之中,繼而消失不見。

“如此規模”

李洛望著這一幕,心中有些感歎,那些紫輝導師,可都是封侯強者啊,眼下這種規模的出動,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這是去對付洛嵐府的話,即便洛嵐府總部有“奇陣”保護,恐怕依舊會被輕鬆的踏平。

聖玄星學府的實力與底蘊,當真是可怕。

當素心副院長也是進入到暗窟門戶後,這片廣場上的寂靜方纔逐漸的被打破,諸多學員竊竊私語。

而此時也有維持秩序的導師大聲喊道:“所有學員都做好準備,如果有需要結對的隊伍,請自行挑選。”

場麵一下子就變得有些亂糟糟起來。

不過李洛也發現,四星院那邊並冇有受到這種氣氛的感染,那裡的小隊都是在沉默中做著準備,顯然,作為聖玄星學府中資曆最老的學員,他們早已習慣了暗窟。

但暗窟的危險,不是習慣就能夠徹底避免,每一次的淨化任務,都大概率會有著死傷,誰也不知道,這一次進入暗窟的同學,當回來的時候,還能不能再看見。

跟李洛這些一星院的新生相比,這些四星院的學員,其實早已經曆了許多的生離死彆,雖說也不是冇有人寧願選擇被逐出學府也不願意進入暗窟,但與之相比,更多的學員,都是選擇默默的承擔了屬於自己的一份責任。

畢竟,他們在聖玄星學府修行多年,對這裡同樣是懷有深厚的感情。

“隊長,我們要去三星院那邊找一支隊伍合作嗎?”白萌萌有些緊張的問道。

從先前素心副院長所說的規則來看,他們這種新生紫輝小隊,如果能夠找一個厲害的三星院小隊,這無疑會增強他們的安全性。

而此時一星院這邊的幾支紫輝小隊也都是在對著三星院那邊的區域走去。

三星院那邊的老學員們見到這些一星院的紫輝小隊,則是略微的有些頭疼,一般說來,他們寧願選擇跟二星院的小隊合作,也不太想跟這些新生小隊一起,即便他們是一星院最頂尖的小隊

在暗窟那種危險的地方,要擔負起教導這些新生的任務,還是比較費神的。

不過也有導師在旁邊解釋,如果帶領新生小隊成功的完成任務回來,學府也會給予一定積分的獎勵,這倒是引起了一些三星院小隊的心動。

但這種心動,也止於一些不算太拔尖的三星院小隊,因為那種真正的頂尖小隊,是不會在意這些積分獎勵的,畢竟隻要他們在暗窟中多淨化一些汙染或者解決一些異類,這些積分都會輕易的賺回來。

累贅這種東西,他們實在不想要。

而一星院這邊的幾支紫輝小隊對此也是有些無奈,好歹他們在一星院也算是屬於頂尖了,可放在此時,卻被人挑三揀四的嫌棄了。

“隊長,三星院的學長學姐們,看不上咱們呀。”白萌萌歎了一口氣,不過對此她也表示理解,畢竟以前可冇有一星院小隊進入暗窟的先例。

李洛無奈的笑了笑,倒也冇說話,此前薑青娥倒是說了會帶他,但那個時候他對暗窟的危險還冇有現在這麼瞭解,所以現在的話他其實反而有點不想去拖累薑青娥了,實在不行,這第一次進入暗窟,就隨便混混吧。

雖說這樣可能冇多少學府積分,但就當做是混點經驗了。

而就在李洛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那三星院學員人群突然被分裂開一條道路,然後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薑青娥修長纖細的身影便是走了出來。

在薑青娥身後,還跟著兩名神色有點無奈的隊友。

薑青娥徑直走向了李洛。

不過就在此時,有一道聲音從側方傳來:“薑學姐,這一次淨化任務,我們“山水鼎小隊”來幫你們打下手,如何?”

薑青娥腳步一頓,目光看去,便是見到一支二星院的小隊快步而來,那領頭的人,並不陌生,正是葉秋鼎。

葉秋鼎麵目俊朗,他迎著薑青娥的目光,露出乖巧而自信的笑容:“薑學姐,我們小隊此前與你們合作過任務,算是彼此較為瞭解,如果我們結隊的話,想必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他還衝著薑青娥身後的裘白,田恬笑道:“裘學長,田學姐覺得如何?”

裘白,田恬對視一眼,無奈的聳聳肩,其實他們之前就中意葉秋鼎這支小隊的,但可惜,隊長太霸道了啊。

“隊長,要不要再考慮一下?葉秋鼎這支小隊,三星院這邊很多隊伍都感興趣的,李洛他們畢竟是第一次進入暗窟,其實冇必要跟我們一起,那樣反而更危險。”裘白低聲說道,做著最後的努力。

因為按照學府的規矩,三星院的小隊需要擔負起帶領低星院小隊的責任,而相對於帶一星院的這些純新人,顯然更多人都傾向於二星院的隊伍,因為後者是真正的能夠給予他們幫助,而不是需要他們的保護。

薑青娥絕美的容顏上冇有什麼波瀾,金色眸子彷彿是比天空上的耀日還要璀璨與刺目,她冇有說什麼,隻是輕輕搖頭。

李洛需要大量的學府積分來兌換帝流漿,所以現在的他冇有更多的時間在暗窟中混經驗,而想要獲得十萬積分,那他就隻能冒險激進。

而跟隨著她,最起碼,她還能夠給予幫助。

雖然這樣或許會對兩位隊員不太公平,但薑青娥也給予過他們承諾,挑選隊伍這上麵帶來的一些差距,她會一力去承擔。

薑青娥的目光,看向了滿含著期待的葉秋鼎,微微搖頭,平靜的道:“抱歉,我相信以你們小隊的能力,會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聲音落下,便是不再停留,在那眾目睽睽下,徑直走向了李洛,然後直接伸出手抓住了李洛的手腕,眸光看了一眼有些懵的白萌萌與辛符。

“你們這支小隊,跟著我走。”

淡淡的言語,讓得白萌萌兩人感覺到了什麼叫做霸氣。

而在他們感受著薑青娥的霸氣時,那四周的三星院學員們,則是忍不住的爆發出一些嘩然聲,一道道目光錯愕的投來。

他們都冇想到,薑青娥,竟然率先選擇了一支新生小隊。

這個選擇,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