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再度睜開眼的時候,映入視野的是一片灰暗的天地,天空上有著莫名的黑霧流動,似是如同粘稠的黑水一般,帶給人一種極為壓抑的感覺。

目光遠眺,可見度也是極低,遠方的天地間同樣是充斥著淡淡的黑霧,黑霧翻湧,彷彿是有莫名的低語聲從中傳出,直接於心靈深處響起,讓得人一下子就感覺到有些煩悶躁動起來。

不過就在此時,胸口佩戴的“青木護心牌”突然散發出陣陣溫涼的氣息,傳入體內,將那種煩躁感漸漸的壓製下去。

呼。

李洛迅速的清醒過來,他轉頭四望,隻見得周圍不斷的有著道道光芒閃爍,緊接著一道道人影便是憑空的閃現而出。

而此時他方纔發現,他們這些人似乎是身處一座據點之內,一座座高度不一的石塔於據點中拔地而起,他們所在的位置,剛好是據點的中央,此處有一座俯覽整個據點的最高石塔,石塔的頂部,散發著淡淡的光幕,光幕覆蓋下來,將這座據點儘數的籠罩。

遠處的詭異黑霧,則是在接近光幕時,就會迅速的淨化,化為烏有。

顯然,這座據點,應該就是此前薑青娥所說的“淨化據點”。

而他們這裡,就是十三號淨化據點,此後這段時間他們在暗窟之中的...庇護所。

“感覺怎麼樣?”

薑青娥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李洛轉頭就見到她帶著裘白,田恬以及白萌萌,辛符四人信步走來。

“很難受。”李洛實話實說。

這種地方,總是給他一種詭異壓抑的感覺,那些湧動的黑霧中,彷彿是存在著什麼扭曲之物般,能夠侵蝕人心。

而這還是因為他們身處“淨化據點”內,可以想象,一旦踏出據點,那種感覺必然會變得更為的強烈。

“你們畢竟第一次進入暗窟,而且實力上麵的確還有點缺陷,等之後習慣了,應該會好一些。”薑青娥安慰道。

裘白,田恬也是點點頭,倒也冇嘲笑,因為聖玄星學府多年來,恐怕這也是第一次直接讓一星院的學員進入到暗窟。

如果當年他們在一星院時進入暗窟,恐怕表現還會更為的不堪。

李洛深吸一口氣,他看了一眼四周亂糟糟的人影,粗略看去,怕是有數百人,這倒是不少了。

“現在做什麼?直接開啟淨化任務嗎?”李洛問道。

“不急,淨化任務不是短短幾天就能夠完成的,我們先找休息的地方,作為臨時居所,然後再將之後的任務做一些規劃。”

薑青娥又指了指身後這座高塔,道:“這座塔是淨化據點的核心樞紐,其本質是相力樹的枝乾所打造,所以我們才能夠藉此傳送進來,不過這種傳送每天也就隻能啟動一次,以後每天學府都會將一些物資送進來。”

“看來這淨化任務,還是一個持久戰。”李洛感歎一聲。

“也不必這麼消極,其實這暗窟也並非是全無好處,那就是在暗窟中進行修行,不僅速度會更快,而且突破瓶頸的概率也更大。”薑青娥說道。

李洛,辛符,白萌萌三個小菜鳥頓時一臉驚愕的看來:“還能有這種效果?”

“據說這是因為天地規則的改變...暗窟所在,算是我們的世界與暗世界的交彙處,這是兩個世界連接的地方,所以某些規則,某些束縛在這裡會被降低許多。”

薑青娥微微沉吟,道:“還記得“王侯戰場”嗎?其實那裡也有著類似的效果,甚至比暗窟更強,而進入其中的王侯強者,突破瓶頸的概率,比在我們的世界中的確是高一些,所以也不乏一些實力停滯許久的強者,最終選擇主動進入王侯戰場,就為尋求那突破的概率。”

“而且暗窟壓抑而詭異,但對於心性也是一種錘鍊,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說,暗窟也算是一處絕佳的修煉之地。”

“我想,如果不是因為“黑潮”的原因,恐怕會有許多心智堅定的人會長留此處修行。”

薑青娥說著話時,金色眸子有躍躍欲試之色,顯然,恐怕她就是她所說的那種人。

“隊長,那個許多兩個字,我建議可以去掉,不是所有人都有你這種勇猛之氣。”裘白無奈的笑了笑。

“隻要淨化任務一完成,我第一個就會離開暗窟,一刻都不想在這裡多留。”田恬也是攤了攤手,這地方太壓抑了,

而且那些異類也極為可怕,她完全不想與它們有過多的接觸。

薑青娥聞言,也是笑了笑,倒也並不介意,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

而當一行人在說話的時候,在那一側,也是有著一隊人走了出來,那領頭的一人,正是都澤紅蓮。

在其身側,還跟著葉秋鼎的“山水鼎小隊”。

雙方迎頭碰上,周圍人來人往,倒是有點狹路相逢的味道。

都澤紅蓮身材高挑,烈焰紅唇,顯得格外性感,不遜色此前看見的那個七星柱之一的夜承影。

此時的都澤紅蓮,雙臂抱胸,嬌豔的臉蛋上有著挑釁之意流露出來:“薑青娥,這次的淨化任務,恐怕你要保不住第一了。”

然而薑青娥精緻如泛著玉光的絕美容顏上卻冇什麼波瀾,她的眸光看了一眼跟著都澤紅蓮的葉秋鼎,倒也冇有說什麼,而是徑直前行,與他們擦身而過。

對於薑青娥這種冷淡而驕傲的姿態,都澤紅蓮早已見識過許多次了,但每一次,都是讓得她氣得咬牙。

當然最關鍵的是,對方的驕傲本錢又那麼足...

不過這一次的暗窟淨化任務,他們這邊實力占優,倒是有很大的可能超過薑青娥,雖說這偶爾的超過也並非代表著她就能夠超越後者,但最起碼,能夠消磨一下薑青娥那氣焰也是好的啊。

李洛跟隨著薑青娥也是與都澤紅蓮一行人擦身而過,而在經過葉秋鼎的時候,後者微微偏頭,有細微的聲音傳來。

“李洛,我會用最終的結果,讓薑學姐知道,她這一次的選擇,是錯誤的。”

李洛一怔,旋即認真的鼓勵道:“加油,隻是她說以後暗窟的淨化任務,我都必須跟她一起,我對此也很頭疼,如果你的努力能稍微緩解一下我的苦惱,我也會感謝你的。”

說完,便是走了。

而葉秋鼎則是呆立原地,如遭雷擊,彷彿受到了一種超層次的碾壓性攻擊,而葉秋鼎身旁的隊友,也是有點同情的看著他。

這一瞬間,葉秋鼎簡直有了跟李洛同歸於儘的衝動。

這混蛋,當真是不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