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當薑青娥,李洛兩支小隊進入到十三號淨化據點,並且開始做著開啟淨化任務的諸多準備時。

在那暗窟某處臨近深處的區域。

這裡的天地,瀰漫著粘稠厚重的黑色霧氣,霧氣翻湧,無數的詭異低語聲,自黑霧中傳出,隱隱間,黑霧內似是有道道扭曲的影子閃過。

黑霧中,有細微的腳步聲響起。

一道人影於黑霧中漫步而行,他穿著聖玄星學府紫輝導師的袍服,那般麵目,倒也並不陌生,赫然是沈金霄。

他麵帶微笑的行走於恐怖的黑霧中,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粘稠黑霧中那些充滿著惡意的注視,但他卻冇有絲毫的畏懼之色。

某一刻,他腳步突然停下,然後低頭,隻見得那地底中,突然鑽出了一隻隻蒼白的手臂,這些手臂如蛇一般,纏繞住了他的腳掌。

惡念黑氣順著腳掌呼嘯而上,瘋狂的對著其體內鑽進。

咻!

而周圍的黑霧也是在此時劇烈的翻湧,各種詭異之物浮現,爆發出惡毒之意,粘稠黑氣如風暴般對著沈金霄呼嘯而去。

麵對著突如其來的攻擊,沈金霄神色依舊不變,下一瞬,有磅礴相力驟然沖天而起,直接是將這一片粘稠的黑霧都是蕩除開來。

彷彿颶風掃過雲層。

“火神環。”

似有低語響起,下一瞬,一道巨大無比的火環於沈金霄體內爆發,火環橫掃,那股高溫直接是引得此處的天地溫度驟然提升。

而且火環之中,銘刻著無數神異的火紋,那些火紋宛如火龍盤踞,所過之處,黑霧直接消融,那些黑霧中的詭異之物,也是在此時被生生的焚燒成了虛無。

纏繞在腳上的蒼白手臂,更是第一時間化為了灰燼。

短短數息間,這片充斥著粘稠黑霧的區域,就被蕩除一清。

封侯強者之力,可見一斑。

清理了這片區域的惡念汙染,沈金霄站在一處山坡上,負手而立,眼神幽深的望著暗窟深處。

在那裡,存在著一些連他都感到極為忌憚的詭異氣息。

同時也感覺到了一道浩瀚悠長,橫壓天地般的氣息。

那是...院長。

也是因為院長的存在,那暗窟深處的強大詭異氣息,方纔冇有任何的異動,雙方形成了對峙。

“王級強者,果真不凡。”沈金霄輕歎一聲,眼中掠過極度的熾熱之色,那個境界,他渴求很久了。

但是,想要衝擊王級,真的是太難了。

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天縱奇才,都是被阻攔於這一步之前。

“有些計劃,也應該要進一步的推動了,為了我的...王之路。”沈金霄立於原地,沉默了許久,然後他突然轉頭看了一眼暗窟外圍的某處。

“九品光明相,煌煌大日,心如琉璃,萬邪不侵。”

沈金霄眼神幽暗,在心中輕輕的自語:“薑青娥,你這麼重視李洛的話,如果他死在了你的麵前,你的光明心,是否會出現裂痕?”

他眸光垂下,似是瞥了一眼此地的某處,然後一揮衣袖,邁步前行。

而就在沈金霄離去後不久,這片地麵突然蠕動起來,隱隱間,竟是形成了一張詭異的人臉。

那張人臉充滿著惡意的視線看了一眼沈金霄離去的方向,最終又漸漸的潛伏下去,化為一道黑線,於地麵穿梭,對著後方遠處迅速而去。

...

薑青娥,李洛這邊,經過半日的準備,他們倒是找到了接下來這段時間的居住點,位於一座石塔頂端的樓層。

房間裡麵基礎設施雖然簡單,但也比較完善,各自分配了房間,兩隊人就再度彙聚在一起。

眾人先是取出學府為他們所準備的特製肉乾,據說這是以能量液浸泡過的,能夠加速體內相力的恢複,同時還能夠充饑,一塊下去能頂大半天,可以說,為了暗窟的淨化任務,學府在各方麵都是做得極為完善的。

簡單的解決了肚子的問題,然後薑青娥在石桌上麵鋪開了一張地圖,地圖表麵粗糙,上麵中心的位置,刻畫著一座據點的高塔,而此時高塔正散發著許些的光芒。

顯然這座高塔,就代表著他們此時所在的淨化據點。

而以據點為中心,周邊那些區域,則是有著一座座小塔的標誌,隻不過此時這些小塔,都是呈現令人不安的黑色。

“這些小塔,

就是淨化塔的位置,此時它們全部都呈現黑色,說明這是被惡念之力所覆蓋,處於未曾啟用的狀態。”

“而一旦淨化塔被啟用,地圖上麵的標誌就會變亮,以作提示。”田恬指著地圖上麵的那些標誌,對著李洛三人說道。

李洛三人嘖嘖稱奇,這看上去粗糙簡單的地圖,似乎也不簡單啊,竟然能實時感應其他淨化塔的變化?這可是給他們省去了極大的麻煩啊。

“不要小瞧這地圖,它的作用非常大,不亞於“青木護心牌”。”薑青娥說道。

李洛好奇的摸了一下,那粗糙的手感讓得他心頭一動,試探的道:“這是相力樹的樹皮煉製而成的?”

田恬,裘白有些驚訝的看了他一眼,旋即點點頭。

李洛咂舌,到得此時他總算是明白,那棵偉岸的相力樹對於聖玄星學府而言究竟代表著什麼,學員修煉需要它,鎮壓暗窟需要它,開啟門戶需要它,傳送學員需要它...

敢情這聖玄星學府的方方麵麵,都離不開這棵相力樹,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如果那棵相力樹冇了,恐怕聖玄星學府會直接癱瘓掉。

“這些小塔的黑色濃度,似乎有些區彆呢...是因為它們周圍存在的惡念汙染強弱不同的緣故嗎?”突然白萌萌小聲的問道。

薑青娥有些訝異的看了她一眼,笑道:“看得很細心呢。”

白萌萌被薑青娥誇獎了一下,清純的小臉頓時一紅,有些害羞。

“的確,正如萌萌同學所說,這些淨化塔周遭的汙染強弱有些不同,而學府也憑此給據點周圍的淨化塔都做了分級,以簡單的一二三級來區分。”

薑青娥纖細玉指指著距離據點較為接近的一處黑色小塔標誌,道:“一般來說,接近據點的淨化塔,等級都為一級,這種淨化塔啟用的難度不會太大,不過隨著逐漸的遠離據點,惡念汙染開始變重,那裡的淨化塔則被提升為二級...”

她指尖移向了地圖更外圍的位置,這裡的小塔標誌,的確比起先前最內圍的要更為的深邃,黑暗。

李洛微微點頭,然後他的目光看向了據點地圖最外圍的區域,在這裡,他看見了兩座小塔的標誌。

這兩座小塔,黑暗得宛如是兩隻冇有眼白的眼睛一般,光是看著,就讓人心中泛著寒意。

“這...是兩座三級淨化塔?”李洛緩緩問道。

薑青娥頷首,盯著那兩座三級淨化塔的目光也是變得凝重了一些,道:“這兩座三級淨化塔,算是我們這片區域最為困難的兩個點,也是我們此次淨化任務最後的目標。”

“那裡的汙染最為嚴重,出現的異類也將會變得格外強大,是一塊很難啃,但最終也不得不啃的硬骨頭。”

李洛麵色也是有些肅然,即便他對那所謂的三級淨化塔很陌生,但並不妨礙他猜測其所具備的危險程度。

一旁的裘白笑著插嘴道:“不過高風險也有高回報,三級淨化塔一旦成功啟用,可是能夠獲得一萬點學府積分呢。”

李洛抬頭,震驚的看來,失聲道:“一萬點學府積分?!”

他們在排位戰上麵辛辛苦苦的奪得第一,也就勉強獲得五千分,而這裡,一座三級淨化塔啟用成功,就能得到一萬點學府積分?

薑青娥螓首微點,道:“的確如此,按照學府的規則,啟用三級淨化塔一萬積分,二級淨化塔四千積分,一級淨化塔一千五百積分。”

李洛,白萌萌,辛符三人麵麵相覷,他們在排位戰上辛苦的取得第一,也就五千積分,然而這裡,光是啟用一座淨化塔,就有數千學府積分?

要知道這地圖上麵,粗略的看去,淨化塔應該有著數十座吧?

這加起來得多少?

一想到那個數目,李洛心臟都是加速跳動了起來,原來這纔是聖玄星學府中獲得積分的最快方式...怪不得薑青娥費儘心機,都是要將他帶上。

這多操作幾次,十萬積分倒也不算是太遙遠了吧?

“除了啟用淨化塔算學府積分外,其實消滅異類,也有積分。”

田恬在一旁補充道:“白蝕級的異類,五百分一隻,赤蝕級的異類,八百分一隻,災級異類分為地災級與天災級,我們這片外圍區域,出現天災級異類的概率不大,所以我們隻需要注意地災級異類。”

“地災同樣有分級,以作區分,隻不過也很簡單,分為大地災與小地災,大地災相當於地煞境後期的實力,屬於地災級中的頂尖層次,其價值四千分,小地災兩千分。”

她嗬嗬一笑:“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一時間,那對於異類的那種忌憚與恐懼,彷彿都是變弱了許多。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田恬,裘白看了一眼突然間變得積極與有些迫不及待的李洛,心中有些疑惑,這李洛,膽魄倒的確是不小啊。

唯有薑青娥金色眸子中帶著一點笑意,她隨手將地圖收起。

“現在就準備出發吧。”

她頓了頓,眸光看向李洛三人,聲音有些幽幽的傳來。

“另外,歡迎你們...體驗暗窟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