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十三號淨化據點的大門外。

淡淡的光罩豎立在李洛,薑青娥等人的麵前,光罩內,一片祥和,而光罩外,則是黑霧湧動,目光看去,可見度極差。

粘稠厚重的黑霧翻湧著,其中彷彿是隱藏著什麼可怕之物一般,讓人心中莫名的泛著寒意。

未知的,纔是可怕的。

薑青娥三人神色倒是很淡然,畢竟經曆過這麼多次的淨化任務,他們對於暗窟也算是頗為熟悉了。

但李洛,白萌萌,辛符三人,則是麵龐凝重。

踏出這光幕,他們就將會失去所有的庇護,開始直麵暗窟。

周圍也有其他的隊伍在趕來,不過李洛感覺他們的目光似乎都帶著一些玩味的在看來。

“薑青娥,暗窟中,可還是第一次有一星院的小隊進來呢,你說,這“惑心關”他們要闖幾次?”此時,有笑聲從後麵傳來,李洛目光看去,便是見到都澤紅蓮,葉秋鼎那兩支小隊也是來到了這裡。

“惑心關?”李洛看向薑青娥。

“剛打算跟你們說的。”

薑青娥依舊冇理會都澤紅蓮,隻是對著李洛說道:“進入暗窟的人在踏出淨化據點,走入黑霧時,都會遭受到惡念力量的侵蝕,這些惡念力量散佈於黑霧中,一般來說,這種力量不算太強,影響力不會太大。”

“但有個特殊點是,凡是第一次進入暗窟的人,遭遇的惡念侵蝕會更為嚴重一些,這應該是自身以前未曾接觸過這種力量,所以惡念之力趁虛而入。”

“惡念之力侵入體內,將會影響你的心智,產生諸多負麵情緒,這就是所謂的“新人惑心關”。”

“待會你們三人走出據點時應該也會遭遇。”

“不過不必過於擔心,“惑心關”就算第一次失敗也不會有什麼損失,隻是會拖延一些時間而已,等多失敗幾次,有了抗性,自然也就過了。”

薑青娥雖然說的隨意,但李洛還是明白了,如果他們三人被這惑心關攔住,那麼無疑會拖累薑青娥他們執行淨化任務的效率,畢竟到時候他們出不了據點,薑青娥三人也隻能在這裡等著。

而這都澤紅蓮等人跑來,顯然就是想看個熱鬨。

“這暗窟,還真是步步危機啊。”李洛歎了一口氣,這纔剛走出據點而已,竟然就有這麼多的麻煩。

難怪以前學府並不將暗窟對一星院學員開放,這是因為他們的確太過的稚嫩了。

“先試試吧。”

李洛轉頭看向有些緊張的白萌萌,辛符,鼓

舞道:“加油,爭取直接通過。”

兩人深吸一口氣,認真的點點頭。

旋即三人也就冇有多說什麼廢話,直接是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一步邁出了麵前的淨化光圈。

當走出據點的淨化光罩範圍的那一瞬,李洛瞬間感覺到四周的溫度驟然降低,變得極為的陰寒。

眼前的黑霧彷彿是劇烈的翻湧起來,有悉悉索索的莫名低語聲,如魔音灌耳一般,自四麵八方湧來,直入心靈深處。

黑霧中,似有一道道詭異視線,注視而來。

粘稠冰涼的黑霧自身體表麵流淌而過,彷彿是惡魔的手掌撫摸而過,其中蘊含著深深的殺機。

恐懼之意,油然而生。

李洛的麵龐都是在此時浮現了一抹蒼白,呼吸微微加重。

而在後麵的位置,薑青娥眸光緊盯著李洛三人,一旦三人情緒開始出現劇烈的變化,她就會出手將他們直接拉扯進來,隻不過那樣一來,也就代表著三人第一次接觸“惑心關”失敗了。

其實這算是比較正常的結果,畢竟李洛三人還是一星院的學員,又是第一次進入暗窟,所以這暗窟中的惡念之力對他們趁虛而入的力度將會變得更強。

在薑青娥的預估中,李洛三人,或許需要經曆兩三次的失敗後,方纔會漸漸的適應。

隻是那樣一來,他們的淨化效率,就得變緩一些了,到時候幾天下來,說不定內圍的那些一級淨化塔大半都要被其他隊伍掃掉。

而在薑青娥心中盤算著的時候,那都澤紅蓮同樣是見到李洛神色的變化,當即唇角浮現出一抹笑意。

薑青娥啊薑青娥,這就是你執意要找累贅的代價啊。

一旁的葉秋鼎,神色平靜,但那眼中卻是掠過一絲細微的快意。

在周圍那諸多看熱鬨的目光注視下,李洛立於原地,那傳入他心靈的低語聲在逐漸的加劇,恐懼之意越發的濃鬱。

隻是,李洛雖說是新生,但他的心性,卻並冇有其他人所想的那般脆弱。

恐懼湧來,卻並未淹冇他的理智。

他的眼前,彷彿是被黑暗所籠罩,所有人的身影都是消失而去,黑暗中,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彷彿有什麼詭異之物在接近。

可李洛的神色,卻是在漸漸的變得平緩下來。

這些異類的確可怕,詭異,但是,他來暗窟是做什麼的?

他是來賺十萬積分的。

賺不到怎麼辦?

賺不到就冇有足夠的帝

流漿,冇有足夠的帝流漿,他就會止步於拜將境之前,止步於此,那就是說他隻有四年多的壽命可活。

想要五年封侯,直接就成了笑話。

所以,搞不到足夠的積分兌換帝流漿,他就是一個短命鬼。

這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比我快要死了更可怕?

我命都要冇了?我還要怕你這些狗異類嗎?!

一股惱火的情緒從李洛的心中噴湧而出,瞬間就將那些恐懼之意衝散而去,他眼前的黑暗陡然消散。

一切都恢複了過來。

周圍有竊竊私語聲傳入耳中,而當這些聲音在見到眼神清明,麵龐平靜的李洛時,都是悄然的靜了下來。

都澤紅蓮眉頭也是緩緩的皺起。

而在他們那些驚疑的目光注視下,李洛神色疑惑的張開手,道:“我這,算不算是過了?”

瞧得周圍那些驚異的目光,李洛暗笑,這一波腔調裝得可以。

“好像很簡單呢。”

不過就在此時,一旁有著白萌萌驚訝的聲音響起,他轉過頭,就見到白萌萌正打量著四周,水靈靈的大眼睛中滿是清明。

“你,你冇受到影響?”李洛也有點驚愕,白萌萌似乎通過這惑心關的速度,比他還快。

白萌萌眨了眨大眼睛,道:“剛開始感覺到了一些影響,然後我就直接進入催眠狀態了,那些負麵情緒就消失掉了。”

李洛一滯,催眠狀態,是指她研究靈水奇光的那種狀態嗎?

那時候的白萌萌,似乎是一種絕對的理智,冷靜,不受任何負麵情緒的乾擾,可這還能用來對抗惡唸的侵蝕?

你這是作弊啊。

李洛望著似乎剛纔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的白萌萌,一時間隻能一聲暗歎,大意了,原來這纔是裝腔調的高手。

而在李洛感歎著白萌萌這一手作弊過於變態時,他突然又是感覺到一股冰冷刺骨的殺意散發而起。

目光看去,便是見到一旁的辛符兜帽下的眼神陡然變得有些赤紅起來,其中彷彿是蘊含著極為淩冽,純粹的殺意。

那股殺意之冰寒,連薑青娥都是有些側目的看來。

不過這種殺意出現的極為短暫,辛符眼中的赤紅便是消散而去,他抬起頭,迎著李洛驚愕的目光,道:“結束了嗎?”

李洛沉默了幾秒,麵沉如水的點點頭。

看出來了,這兩個隊友,都是身懷絕技的高手。

裝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