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靈潭?”

裘白聞言,微微一怔,旋即緊張的神色這才變得緩和起來,道:“差點忘了,這禁區外麵,的確是有一座暗靈潭的存在。”

“不過這座暗靈潭純度隻是二級,隻適合將階之下的人...”

說到此處,他也就停了下來,顯然,薑青娥去這裡的目的,並不是因為他們,而是因為李洛。

她想要李洛去暗靈潭中體驗一下,提升自身。

想到此處,裘白目光與田恬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複雜之意,他們算是看了出來,此次暗窟的淨化任務,所有的路線,全部都是在為了李洛量身打造。

薑青娥對李洛的細心照顧,真是連他們都是要忍不住的生出一些嫉妒之意了,彆人都說薑青娥與李洛的婚約隻是形式,可在他們的眼中,這薑青娥為李洛所做的,簡直都是要超出未婚妻的範疇了。

而薑青娥可能從一開始,就放棄了爭奪此次淨化任務的第一名,畢竟在這種各種耽擱的情況下,淨化效率多半是比不過都澤紅蓮那邊的。

不過他們對此倒也冇什麼異議,畢竟他們這支黑天鵝小隊,薑青娥是絕對的主力,以前的兩人,承了薑青娥太多的人情,所以這一次淨化任務就算收穫冇有最大化,他們也是能夠接受的,就當是給薑青娥一個麵子。

“這暗靈潭是什麼?”一旁的李洛,則是開口問道。

“暗窟介於兩個世界的鏈接點,其實本質與“王侯戰場”相差不多,隻不過強度比那裡弱許多而已。”

“暗窟內的天地規則與外界不同,雖然黑潮時不時的爆發,引得暗窟內的天地能量狂暴雜亂,但世間奇特,劇毒之物所在,總會誕生一些特殊的解毒之物,而暗窟內,也會因此誕生一些比較特殊的地方。”

“這暗靈潭,就是其一。”

“暗靈潭中並無潭水,而是凝聚著格外濃鬱的天地能量,這些天地能量應該是每一次黑潮來臨時,它們四處散逃,躲入到了這地潭中,以此抵禦黑潮的侵蝕,最終方纔形成瞭如今的暗靈潭。”

“這算是暗窟中獨有的一處好地方,若是能夠進入其中冥想吐息,將會對自身取到不小的淬鍊效果,特彆是第一次進入暗靈潭,如果你的承受能力足夠強的話,說不定能夠讓得自身相力提升一個台階。”

說到此處,薑青娥衝著李洛笑了笑,道:“我當初第一次進入暗靈潭冥想時,就完成了一次小小的突破。”

一旁的田恬無奈接話:“隊長,據我們所知,能夠第一次進入暗靈潭冥想就完成一次突破的人,聖玄星學府曆史上麵,不超過五個人。”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暗靈潭的確是進入暗窟的學員必去的地方。”

李洛看了幾人一眼,道:“現在去暗靈潭,會耽擱我們的淨化效率吧?要不等我們完成任務後,再去那裡也不遲。”

他其實也隱隱感覺了出來,薑青娥這次的淨化任務,純粹是在為了他,裘白,田恬完全成為了兩個工具人。

而人家黑天鵝小隊好歹是三星院排名第一的隊伍,薑青娥給他打工也就罷了,畢竟兩人關係太深,但讓裘白,田恬也是跟著付出,實在是有些讓人過意不去。

不過這一次,倒是那裘白笑道:“暗靈潭每一次開啟,能量都是有限的,如果去晚了,可能就被其他學員耗儘了。”

他擺了擺手,道:“李洛學弟不要想太多,我們以前承隊長太多人情,這次就當還人情了。”

李洛聞言,也就隻好不再多說,薑青娥這兩個隊友,倒也的確還不錯。

白萌萌,辛符則是在旁邊一言不發,不過他們也是聽得出來,這裡的一切,都是由薑學姐做主,而他們,隻需要跟緊隊長,抱住薑學姐大腿,然後混各種好處就行了...

“對了,這禁區,是因為存在著什麼極強的異類嗎?”李洛將話題轉開,好奇的問道。

薑青娥搖搖頭,道:“禁區內,並不存在任何的異類。”

李洛有些疑惑,禁區冇有異類的存在?那為何還算是禁區?

“暗窟中,並非隻有異類的存在,還有著精獸。”

薑青娥解釋道:“這些精獸應該是偶然間從一些空間縫隙中鑽進了暗窟,繼而無法出去,隻能生存在這裡。”

“一些精獸逐漸的強大,不過它們也是受到了黑潮的影響,變得愈發的凶殘,狂暴,任何進入它們領地範圍的,不論是人還是異類,都將會被它們所吞食。”

“而這座禁區中,就存在著一隻天將階的精獸,其實力堪比天罡將階的高手,甚至,有傳言說這隻精獸正在試圖衝擊封侯階。”

李洛心頭微震,怪不得那裡會被稱為禁區,原來是存在著如此一頭可怕的精獸,有這種凶物坐鎮,的確其他異類都不敢出現在其中。

“學府這邊此前倒也派了紫輝導師過來,想要將這個隱患抹除,但此獸極為擅長隱匿,它若是要躲起來,就算是紫輝導師也難以在那複雜的環境中將它抓出來,所以最後隻能不了了之。”

“但好在的是,這頭精獸幾乎從不跨出那片禁區區域,所以我們隻要彆去招惹它,它也不會理會我們。”

李洛點點頭,那頭禁區的精獸,應該就是這片地域中最強的存在了,他們這些學員吃了豹子膽纔敢去惹它。

而在將接下來的路線以及目標說清楚後,薑青娥也就冇有停留,繼續一馬當先,在前開路。

一行人再度趕路。

接下來小半日時間中,李洛看見了一**各種詭異的異類,隻不過這些異類都過於低級,除了駭人的造型外,實力倒是算是普通。

但在薑青娥的講解中,李洛也知曉這些異類最為詭異的一個特點,那就是這些低級異類看似實力極弱,可它們依舊擁有著汙染的力量,曾經不乏一些學員在斬殺這些低級異類過多後,導致心靈被汙染,最終成為了隻會瘋狂殺戮的怪物。

所以,在斬殺這些異類的時候,必須嚴守心靈,不可漏出破綻。

不過由於一路遇見的異類連蝕級都算不上,李洛他們也冇撈到出手的機會,隻能聽取著薑青娥三人所傳授的諸多經驗。

一路疾行。

最終當他們登上一座山坡,前方出現了一片黑色的枯林,在那枯林深處,隱約可見一座白塔若隱若現。

而枯林四周,黑霧明顯比其他區域更為的濃鬱。

那自其中傳出的詭異低語聲,也是陡然間變得強盛起來。

“我們的第一個目標,就在這裡。”

薑青娥纖細玉指指著枯林深處的那座白塔。

李洛三人也是連忙看去,然後神色就有些凝重,在這片瀰漫著黑氣的枯林中,他們隱隱的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果然,淨化塔周圍,纔是最難的。

“我們直接進去?”不過這一路來都冇動過手,李洛此時也有些躍躍欲試,當即問道。

薑青娥金色眸子泛著一絲笑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依靠著旁邊的樹乾,道:“一級淨化塔難度並不大。”

“所以這座淨化塔,就交給你們正義小隊了。”

李洛三人驚愕的看向她。

這座一級淨化塔,要讓他們自己動手?

李洛望著薑青娥那不似開玩笑的玉顏,吞了一口口水。

這一路上你不是把我當一個寶寶保護的嗎?怎麼突然間難度驟然就提升了啊?

這一級淨化塔,真是他們這新生小隊能夠解決的嗎?

真不會團滅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