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李洛驚訝於那顏靈卿出自聖玄星學府時,那兩波人已是迎到了麵前。

“嗬嗬,少府主,大管事蒞臨溪陽屋,真是令此地蓬蓽生輝啊。”那名為貝豫的中年人率先開口,滿臉真誠與熱情的笑容。

與他的熱情相比,那顏靈卿就冷淡了許多,她隻是看了看蔡薇,然後視線掃過李洛,便是將雙手插在兜裡,也冇開口的意思。

“貝豫副會長真是生份,溪陽屋是洛嵐府的產業,少府主來看自家的產業,有什麼蓬蓽生輝的?”蔡薇微笑道。

貝豫一怔,旋即連忙笑著點點頭:“是我說差了。”

他陪在這裡又說了一會話,然後就衝著李洛拱了拱手,說還有事情要辦,就徑直的退走了。

李洛看著這一幕,顯然這貝豫已經完全的倒向了裴昊,所以在麵對著他的時候,看似熱情,實則是帶著一些戒備與疏離。

那種熱情,隻是裝出來的罷了。

而反觀那一直冷冷淡淡的顏靈卿,雖說冇怎麼搭理他,但終歸還是一直陪著,冇有找藉口離去。

不過隨著那貝豫離開,顏靈卿神色方纔緩和一些,對著蔡薇道:“蔡薇姐今天來做什麼?”

她的聲音清脆悅耳,宛如溪流般,清冷動人。

蔡薇走上前去,挽住了顏靈卿的手臂,嬌笑道:“帶少府主來看看呢。”

兩女皆是氣質容顏極佳,如今站在一起,更是養眼得很,不過也正因為靠在一起,倒是顯露出了一些差距。

如果說蔡薇是波瀾起伏,峰巒壯闊,那顏靈卿,則是有點如草原般一馬平川。

李洛眼光一掠而過,不過依舊被那顏靈卿敏銳察覺,當即雪白下巴輕抬,有些輕蔑的道:“小弟弟,在比較什麼呢?”

李洛無辜的眨了眨眼。

顏靈卿輕哼一聲,也不搭理他,拉著蔡薇對著裡麵走去。

李洛也不在意,邁步跟在後麵。

隨著走入溪陽屋,登上了一架廊橋,站在廊橋上,可見左右兩側是高達數層的煉製台。

這些煉製台上,被分割出許多的房間,每一個房間前方都是透明的水晶壁,而透過水晶壁則是能夠見到裡麵都有一道身穿白色長袍的人影在忙碌。

屋內的桌麵上,懸掛著許多透明的水晶瓶,而此時那些白袍人影,則是拿著各種瓶瓶罐罐,不斷的調製,偶爾間,一些房間會有著藍光閃爍而起,那是代表著一支靈水奇光的出爐。

“蔡薇姐,如今這座溪陽屋分會中,有四品淬相師兩人,三品淬相師九人,二品淬相師十六人,一品淬相師三十三人。”

李洛好奇的觀望著,同時前麵有顏靈卿的清冷的聲音傳來,這倒是讓得他暗笑了一聲,因為蔡薇身為大管事,這些資訊必然是早就瞭解過的,眼下這顏靈卿又說一遍,顯然是說給他聽的。

這位薑青娥的閨蜜,看似冷淡,實則心腸還不錯,當然他明白更多是因為看在薑青娥的麵子上。

一路走過來,在做了一些參觀後,顏靈卿就將兩人帶到了她工作的地方,那是她的煉製室。

“蔡薇姐來這裡,不隻是看看吧?”到了這裡,顏靈卿脫下了長衣,裡麵是簡單的衣衫,勾勒著纖細苗條的曲線,她的目光投向了煉製台,顯然心思飄到那上麵去了。

“是因為少府主。”

蔡薇笑道:“他想要瞭解淬相師。”

顏靈卿疑惑的看來,道:“他不是”

話冇說完,但言語間的意思已是很明確了,李洛不是空相嗎?瞭解淬相師做什麼?

蔡薇小手輕輕一拍,對著李洛促狹道:“開始你的表演,讓我們的高材生吃驚一下。”

李洛有些無語,但還是運轉水相,將藍色的相力施展了出來。

“這這是水相?”

顏靈卿臉頰上終於是出現了一些驚訝,她纖細玉指抬了抬銀質鏡框,打量著李洛:“你擁有相了?”

李洛點點頭,誠懇的道:“是一道五品水相,所以我想來學習一下淬相術,成為一名淬相師。”

顏靈卿如彎月般的眉尖輕蹙了一下,道:“你們南風學府很快就要學府大考了吧?你現在不是應該全力修行,先試試能不能進入聖玄星學府再說嗎?聖玄星學府有淬相院,在那裡會有許多好的老師。”

李洛笑道:“我就想先熟悉熟悉。”

顏靈卿看了看李洛,似是明白了什麼,眼下的李洛雖然覺醒了相性,但似乎是太晚了一些,以他如今的實力,未必真進得了聖玄星學府,若是如此的話,儘早成為淬相師,未來還有其他的出路。

“難得少府主有上進的心,你這高材生就教教他唄。”蔡薇在一旁勸說道。

顏靈卿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將手中的水晶瓶給放了下來,道:“淬相師的一些基礎知識,你應該是瞭解過的吧?”

李洛連忙點頭,在他得到水相後,第一時間便是去瞭解了淬相師的許多基礎東西。

顏靈卿屈指一彈,有藍色相力自其指尖飛出,宛如一道水線,纏住了一捆書籍,然後丟在了李洛麵前。

“把它們都看完。”

李洛聞言,倒冇有說什麼,而是老老實實的坐在了桌前,然後開始翻閱這些淬相師的書籍。

“你自己坐坐,我還有東西冇完成。”顏靈卿見到李洛冇有顯露出什麼不耐,這才微微點頭,對著蔡薇說了一聲後,便去工作台前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蔡薇有些無聊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在旁邊坐下,假寐養神。

與此同時,在溪陽屋另外的一間房中。

“少府主跟大管事做了什麼事嗎?”貝豫坐在椅上,神色淡淡的對著眼前的人問道。

“冇做什麼事,就到處參觀了一下,就去了顏副會長的工作間。”那人回道。

貝豫點點頭,道:“盯緊點,如果他們接觸了什麼人,都記下來,這段時間最重要的事,是讓我成為這座分會的會長,一旦成功,我就可以讓顏靈卿滾蛋走人,到時候,這座溪陽屋,就會由我們所掌控。”

“是!”

貝豫揮手,將人遣退,旋即麵龐上露出一抹冷笑。

“薑青娥,你以為找個學院派的小丫頭,就能跟我鬥嗎?告訴你,做夢!”

“這座溪陽屋,我貝豫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