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百五十一章

剝離術

轟!

黑氣滾滾而來,其中那頭生有八臂的異類一拍地麵,大地震動間,其身影便是跳躍而起,帶起一片陰影與陰風,直接對著李洛三人所在的位置呼嘯而來。

那股從其體內爆發而出的惡念之力,已是讓得李洛三人明白了這頭異類的實力。

起碼是生紋段第四紋的實力!

這如果硬碰一擊,他們三人冇人能夠接下來,畢竟硬實力差距的確不小。

所以三人身形急忙躲避。

咚!

八臂異類落地,撲了一個空,但它轉身再度飛撲而出,血肉模糊的八條手臂如同血蛇一般,閃電般的對著躲避的三人抓去。

三人連忙各施手段抗衡,同時跳躍而退。

而在這短暫的碰撞間,李洛,辛符都與這八臂異類初步的交過手,結果也的確不出他們所料,對方的力量太強,那股扭曲的惡念之力如潮水般呼嘯而至,令得他們如處冰窖,身體都是有著漸漸失控的跡象。

短短片刻間,三人就已是在八臂異類的瘋狂進攻間,開始變得有些狼狽起來。

距離淨化塔不遠處的一顆大樹樹頂上,薑青娥三人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那邊的戰鬥,神色各有不同。

田恬笑問道:“隊長,看來他們應付起來很艱難呢。”

裘白點點頭,道:“這頭白蝕異類已經極為接近生紋段第五紋的實力了,這對於他們而言,的確非常棘手與危險。”

薑青娥依舊冇有說話,金色眸子緊緊的盯著場中,隻不過田恬與裘白還是敏銳的感應到她體內的光明相力在微微的波動著。

顯然,此時的薑青娥,已經在即將出手的邊緣了。

他們目光望著遠處枯林間的戰鬥,稍微的感到有些可惜,差一點,李洛他們就能夠獨立的啟用這座淨化塔了。

不過倒也冇必要要求太高,畢竟李洛他們還隻是新生,第一次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其實已經算是很厲害了。

在他們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那枯林中的八臂異類攻勢愈發的狂暴,血肉長臂橫掃間,將李洛與辛符皆是震得倒射而退。

旋即,八臂異類嘶嘯,八臂猛的一拍地麵,其身影速度暴漲,直接撲向了李洛所在的位置,它已經察覺了出來,後者是這三人間,最具備威脅的人。

八臂異類這一撲速度極快,即便是李洛都是躲避不及,陰影覆蓋而下,重重的轟在了這片地麵上。

遠處的薑青娥握住重劍的纖細玉手猛的一緊,光明相力已自嬌軀上麵開始升騰起來。

轟!

不過就在此時,那八臂異類撲向的地麵突然崩塌了下去,彷彿是形成了一個大坑,而此時的李洛,則是懸掛在大坑的邊緣。

至於八臂異類,則是落進了那個大坑中。

“那是...”裘白驚訝出聲。

“好像是他們搗鼓出來的一個大坑陷阱,裡麵還有水呢,這是以水相之力所化而成的吧?可是有什麼用呢?”田恬也是疑惑的道。

一個水坑,不可能困住一頭頂尖白蝕異類的。

薑青娥緊握劍柄的手悄悄的鬆緩一些,眸子緊緊的盯著那個方向,雖然她也不太清楚李洛他們搗鼓出來一個水坑有什麼作用,但以李洛的性格,應該不會做無用之功。

這,應該是他有著什麼想法吧?

而在她心中升起一些好奇的時候,水坑邊緣的李洛一躍而起,坑中的八臂異類也是咆哮著要衝出來。

“星光蝶!”白萌萌一聲嬌喝,如星光般的相力噴湧而出,化為連綿飛舞的光蝶,光蝶衝向了那八臂異類,頓時令得後者身軀微微一僵,那是給它造成了幻覺。

不過很快,八臂異類身軀上惡念之力湧動,直接就將那星光蝶所引發的幻覺給抹滅。

“萬影縛身術!”

但隨著八臂異類剛剛掙脫白萌萌的幻覺影響,辛符那低沉的聲音也是緊隨著響起,隻見得陰影中有一道道黑線暴射而出,纏繞上了八臂異類的身軀,令得它無法跳出水坑。

“隊長,我隻能堅持五秒!”辛符額頭上青筋浮現,低吼道。

“辛符,慎言!萌萌在!”李洛好心提醒。

辛符聞言險些一口血給噴出來,都這個時候了,你竟然還玩!

不過李洛雖然嘴上調侃著,但下手卻是絲毫不慢,他望著陷入水坑中的八臂異類,深吸一口氣,雙手陡然結印,早已準備的相術也是在此時施展出來。

“虎將術,水流剝離術!”

嘩啦啦!

隨著他相術的催動,隻見得水坑中頓時形成了一顆碩大的水球,而水球中央,便是那在劇烈掙紮的八臂異類。

水球之內,水流突然高速的旋轉起來,一股強大的撕扯之力自其中浮現出來,直接是作用在了那八臂異類的身體上。

在這種旋轉撕扯下,李洛三人便是驚喜無比的見到,那八臂異類慘白色的人皮,竟然在一點點的被剝離。

而人皮之下,鮮紅的血肉在蠕動,有一道暴怒的咆哮聲若有若無的傳出,另外一股異類的氣息,於此時浮現出來。

正是此前被人皮異類所吞食的血肉異類!

在李洛的剝離術下,人皮異類先前吞下的血肉異類,被他硬生生的扯了出來。

人皮異類發出尖嘯聲,此時的它不僅要抵抗水流的撕扯,還要壓製體內開始反抗的血肉異類,狀況一下子就變得不好起來了。

然而,這個時候,不論它如何的反抗,這內外的抗拒,都是令得它再也無法維持自身的力量。

所以,短短十數息後,伴隨著一道刺耳的尖鳴聲響徹,隻見得那水球之中,八臂異類被硬生生的一分為二。

“隊長,成功了!你太厲害了!”白萌萌驚喜出聲。

辛符也是如釋重負,忍不住的露出驚歎的笑容。

此前李洛提出這個作戰計劃的時候,他還有些猶豫,畢竟李洛的做法,就是以一種粗暴的手段,把人皮異類剛剛吃下去的血肉異類硬生生的拉出來,這樣不僅會打斷人皮異類的進化,也會讓得兩頭異類彼此相殺,而他們則是漁翁得利。

辛符很是驚奇於李洛的腦迴路,畢竟一般人,恐怕想不到這種路子...

隊長,還真是很奇葩啊。

這一刻,連辛符都不得不在心中讚歎一聲。

與激動的兩人相比,李洛神色倒是要平靜許多,對於這一幕,他早就有一些預料,因為這剝離術,同樣是經過他的強化。

彆人的剝離術,隻是以水流催動,那種剝離強度有限,可他這一道剝離術中,卻是加入了光明相力,在光流的助力下,那種撕扯力度,即便這人皮異類實力遠勝於他,但也能讓它吃夠苦頭。

所以說,換作其他人在這裡施展剝離術,或許未必能成功,但他的話...成功率還是很大的。

砰!

高速旋轉的水球在此時炸裂,兩道影子狼狽的從中落了出來,正是血肉異類與人皮異類。

隻不過此時的兩者,渾身惡念之力都是變得極為的萎靡,顯然這種被硬生生的剝離,也是讓得它們實力大大的削弱了。

兩隻異類落地,雙方充滿著惡唸的目光對視,其中湧動著殺戮之意,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

但它們終歸冇有這麼做,而是掉頭就跑。

它們雖然冇有太多的理智,但卻能夠感覺到自身此時的孱弱,如果繼續停留在這裡,等待它們的結局將會極為的不妙。

所以,立刻逃跑是最理智的。

隻不過它們身影剛動,李洛與辛符就出現在了它們的前方。

李洛手中雙刀輕輕的挽了個刀花,然後看向那人皮異類,笑眯眯的道:“狗東西,剛纔的威風去哪了?”

“留下來玩玩唄。”

現在的兩頭異類實力被削弱到了最弱的層次,基本就相當於第一紋的實力,這種時候,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最好機會。

而辛符則是更直接,直接一句話都不說,直接提刀就砍了上去。

李洛隻好跟上。

戰鬥,再度爆發,隻不過這一次,結果卻是變得截然不同起來。

遠處的樹頂。

裘白,田恬三人望著那邊轉變的戰場,一時間有點沉默。

因為連他們都冇想到過,

這個局,還能這麼個解法...

這傢夥,直接用這種奇特的相術,把人皮異類剛剛吞下去的血肉異類給扯了出來?然後導致兩頭異類都是遭受到了重創,實力銳減。

兩人對視一眼,最終憋出一句話來:“今天我算是大開眼界了。”

而一旁的薑青娥,雖然未曾說話,但那輕輕掀起的唇角,卻是讓得人知曉此時她的心情是如何的愉悅。

李洛的表現,堪稱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