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暗靈潭外,諸多目光都是投向了聲音傳來的地方。

隻見得在那前方的一片黑色荷葉上麵,有三道人影站立,而此時說話者,便是當頭的一人。

他看上去有些清瘦,身軀挺拔,模樣倒是周正。

而周圍的那些人在見到此人時,倒是有一些竊竊私語聲響起。

“是二星院的王禦風。”

“這王禦風,在二星院中,也算是排名前十的人物吧?”

“他跟薑學姐有過節麼?怎麼會跳出來當這個刺頭?”

“”

在周圍的竊竊私語聲中,李洛也是看了那王禦風一眼,不過更多的目光,還是看向了王禦風身後。

那裡有兩道身影,一男一女,模樣都不陌生。

赫然是宋秋雨以及蒂法景明。

這宋秋雨此前回到天蜀郡,試圖幫助宋家打垮溪陽屋,但後來卻被李洛所挫敗,雙方之間,算是有些恩怨的。

眼下這素不相識的王禦風突然站出來,李洛感覺,未必不是冇有這宋秋雨的一些原因。

薑青娥眸光看了那王禦風一眼,聲音平淡的道:“我怎麼不合規矩了?”

那王禦風彷彿並不懼薑青娥的壓迫感,朗聲開口道:“眾所周知,暗靈潭的爭奪,都必須依靠自身本事,薑學姐實力的確很強,如果你是為了自己小隊來爭搶暗靈葉,那我們都心服口服,可如果你是為了李洛來搶奪名額”

“會不會對我們這些人太不公平了一些?”

王禦風身後,那宋秋雨眼光一閃,伸手拉了拉他,小聲道:“禦風,算了吧,薑學姐何等實力,我們就讓一步吧。”

然而她這話落下,那王禦風麵色更加不好看,道:“如果實力強就可以無視規則,任由搶奪,那我們還是身在聖玄星學府嗎?”

周圍略微的有些騷動,想來一些學員也是有所共鳴,畢竟這座二級暗靈潭,是屬於他們這些相師境學員的機緣,薑青娥他們已經享受過此地帶來的好處,如今卻還要違規來幫李洛獲取,這無疑是會觸動到他們的利益。

此前冇人做出頭鳥,所以他們不敢發言,而此時有了王禦風帶頭,自然也就有了一些膽氣。

一時間騷動有擴散的跡象。

李洛神色平靜,略有深意的目光掃過那宋秋雨,這個女人,真是煽風點火的一把好手。

此前來到天

蜀郡的莫淩,受她煽動,與他鬥了一場,顯然眼下這個王禦風,也是被她耍得團團轉。

而至於那所謂的暗靈葉,在來時薑青娥也已經將有關暗靈潭的資訊全部都告訴了他們。

因為暗靈潭極為的特殊,其中彙聚,壓縮著極其龐大的能量,這些能量形成了異常恐怖的能量威壓,在這種程度的威壓下,即便是天罡將階的實力,都無法強行進入。

那麼這些學員又是如何進入暗靈潭的呢?

那是因為在暗靈潭內,生長著一種名為“暗靈樹”的奇樹,此樹上麵每隔一段時間會生長出一種由天地能量凝聚而成的樹葉,這就是暗靈葉。

暗靈潭時不時會噴發能量衝擊,每一次,都會有幾片暗靈葉被噴出來,而這些暗靈葉,就是所有學員等在這裡搶奪的目標,隻要奪得一片暗靈葉,就可以將其分為三份,各自含在嘴中,就能夠無視此處的能量威壓,進入到暗靈潭中修行。

簡單來說,這暗靈葉就是進入暗靈潭的門票,搶到了,纔有資格進去,否則就隻能在外麵看著眼饞。

而暗靈葉從暗靈潭中噴出來,顯然越是前排的位置越有優勢,這也是為何薑青娥會出手幫他們占據一個有利位置的主要原因。

“自從有了暗靈潭以來,所有人都是依靠自身力量來競爭,如果可以找人來幫忙爭奪暗靈葉的話,那以後豈不是人人都不用依靠自己,直接找個大腿不是更簡單嗎?”而此時,那王禦風還在說話。

薑青娥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想多了,暗靈葉的搶奪,李洛他們會自己去完成,我並冇有出手幫忙,我現在做的,隻是幫他們占了一個位置而已,據我所知,這並不算是什麼違反了什麼規則。”

“呃”

周圍那些騷動的學員聞言頓時漸漸的平息下來,原來薑學姐不是要直接出手幫李洛他們搶奪暗靈葉啊

這樣的話,倒也的確不算違規了。

那王禦風同樣是滯了滯,敢情他這裡慷慨激昂半天,完全是說了一通廢話嗎?

一旁的宋秋雨則是突然笑道:“薑學姐的意思,是打算讓李洛他們這支新人小隊,來與我們這些二星院的隊伍爭搶暗靈葉嗎?”

薑青娥盯著宋秋雨:“有問題嗎?”

被薑青娥那一對平靜而純粹的金色眸子看著,宋秋雨莫名的感覺到有些懼意,她身子往王禦風那邊靠了靠,強笑道:“這倒不是不可以隻是覺得李洛他們還真不愧是新生第一的小隊,畢竟以往這裡,可還冇出現過一星院的小隊呢。”

“如果李洛他們爭搶成功了,可真是古往今來頭一遭。”

她言語好似在讚揚李洛等人,可這話落在其他二星院的學員耳中,卻好像在說如果真讓得李洛他們爭得了暗靈葉,就成了他們二星院的恥辱一般。

薑青娥淡淡的道:“你叫做宋秋雨是吧?我建議你還是多花一些心思在自身修行上麵,長袖善舞,終歸隻是下乘之道。”

宋秋雨聞言,頓時一怔,旋即姣好的臉頰上有些青紅交替,眼中更是有羞怒升起,什麼長袖善舞,不就是說她不潔身自好的意思嗎?

宋秋雨咬了咬牙,但麵對著薑青娥所帶來的壓力,她實在冇膽子與她正麵硬碰,所以隻能忍了下來。

而一旁的王禦風見狀,不由得有些心疼,低聲道:“不必生氣,隻要薑青娥不出手幫忙,憑李洛這新人小隊的實力,今天不可能會奪得暗靈葉。”

宋秋雨委屈的點點頭,而瞧得她這副模樣,王禦風也是暗怒,這薑青娥當真是有些欺負人,也罷,既然對付不了你,那今日說什麼也得讓這李洛拿不到暗靈葉。

在兩人身旁,蒂法景明一直都未曾說話,他瞧得王禦風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當即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暗暗搖頭。

秋雨啊,你又何必一直去招惹李洛呢,自從獲得天蜀郡大考第一後,現在的李洛,已經一飛沖天了。

再去招惹,隻是自找不痛快罷了。

而薑青娥那邊說完也就不再理會那宋秋雨,畢竟對方段位實在太低,她先前那一句話,已是拉低了自身。

“你們去那個位置吧,不過雖然我幫你們占了一個不錯的位置,但之後爭搶暗靈葉,依舊還是要靠你們的本事。”

“不過搶奪暗靈葉,很多時候並非是單純的比拚實力,畢竟你們的目的不是打敗其他人,而是先一步搶到那些被能量衝擊波席捲出來的暗靈葉。”她對著李洛三人提醒道。

李洛三人聞言,也皆是點頭應下。

然後,三人便是在那諸多目光的注視下,直接是躍到了薑青娥重劍所落的荷葉之上。

裘白,田恬看了看場中這些二星院隊伍,然後對著薑青娥說道:“你確定李洛他們能夠搶得過這些人?”

薑青娥道:“此前我讓他們獨自去啟用一級淨化塔時,你們也是這麼問的。”

兩人啞然,旋即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隻能說”

“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