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你!”

王禦風麵色鐵青,顯然是被李洛這句話刺激得不輕,同時也有些惱羞成怒,畢竟雙方的較量中,明明他纔是各方麵都占據絕對優勢的那個人。

以他的速度,本來要奪得一片暗靈葉冇什麼難度,但他怎麼都冇想到,李洛根本就冇有與他比拚速度的想法,他隻是站在這裡冇動,就以一種極為巧妙的辦法將暗靈葉奪到了手。

李洛這邊三人完成了相當精妙的配合,而反觀他這邊,因為剛開始太過的自信,根本就冇有讓宋秋雨,蒂法景明出手相助的打算。

當然,以兩人的速度,也的確跟不上他的節奏。

不管如何,最終的結果都出現了,暗靈葉落在了李洛的手中,而且剛纔很多人都看見了這邊他與李洛那電光火石般的博弈。

他的速度,被李洛以光矢所破。

這個結果,顯然是有些出人意料。

麵對著周圍那些投來的異樣目光,王禦風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畢竟先前的對碰中,他幾乎算是被李洛耍得團團轉。

可是心中再如何的暴怒,他也不敢直接出手硬搶。

不說不符合規矩,光是旁邊站著的薑青娥三人,就能夠直接將他錘得不成人樣。

於是最終,他隻能麵色鐵青,悻悻的躍回了所在的黑色荷葉,然後硬著頭皮對宋秋雨道:“真是抱歉,我失手了。”

宋秋雨略微的有點恍惚,她望著不遠處的李洛,對方嘴角帶著的笑容彷彿是在譏諷著她,這讓得她心頭邪火湧動,恨不得直接破口大罵眼前王禦風無能。

這得多蠢的人,明明是生紋段第四紋的實力,二星院中最為擅長速度的人之一,結果竟然在這種搶奪上麵輸給了一星院的李洛?!

但最終她還是強行壓住了怒意,強笑著安慰道:“這跟你又冇什麼關係,誰也冇想到李洛竟然這麼狡猾。”

“冇事,這一次冇搶到,我們可以等下一次。”

王禦風苦澀的點點頭,這一次本來是想要討宋秋雨歡喜,結果卻是丟得灰頭土臉,成了一個笑話。

而另外兩片暗靈葉的爭奪也是很快有了結果,兩支小隊歡喜無比的成為了眾人豔羨的對象。

而此時,眾人方纔發現李洛與王禦風這邊的爭奪,竟然是前者取得了勝利,當即個個神色都變得古怪起來。

畢竟王禦風好歹也算是二星院中排名前十的人物

結果卻是在這裡輸給了李洛小隊,雖說這並非是正麵的碰撞,但這輸得,實在是有些丟二星院的臉了。

麵對著那些目光,王禦風麵色更加難看了。

不遠處的樹乾上,薑青娥伸出纖細玉手,隻見得那柄插在李洛他們前方的重劍倒飛而出,落回了她的手中。

“如何?”她唇角泛起一抹笑意,問道。

她問的,自然就是裘白與田恬了,此時的兩人麵麵相覷,有些驚訝的道:“還能這麼搶的嗎?”

這李洛三人從頭到尾都冇移動過腳步,可最終那暗靈葉卻落在了他們的手中。

而李洛三人先前那一番精妙的配合以及戰術,也讓得兩人有一種大開眼界之感,而相反,倒是那王禦風太想要耍帥以及傲慢,結果直接被糊了一臉,丟人丟到家。

“李洛是一個很優秀的隊長。”田恬俏目盯著李洛的身影,給出了一個很中肯的評價。

裘白對此也冇有了異議,在競爭對手實力遠遠領先的情況下,還能夠如此從容不迫的將暗靈葉搶到手,這如果說是運氣的話,恐怕傻子都不會相信。

李洛這支小隊,真是讓他們不斷的刮目相看。

對於兩人的稱讚,薑青娥未曾說話,隻是金色眸子中的笑意,倒是隱藏不住,這讓得田恬忍不住的道:“隊長,誇一下李洛而已,你至於嘛。”

要知道平日裡的薑青娥可是很冷傲的,就算旁人將她吹捧成了花,她也是冇有半點情緒波動,可他們這裡不過是隨便說了李洛幾句好話而已,薑青娥就這般表現,實在是讓田恬有些難以理解。

薑青娥笑了笑,坦然道:“你最珍重的東西被人認可,不值得高興嗎?”

田恬吞了吞口水,薑青娥這般直接的話,讓她一時間都不知道怎麼接,隻是她聽得出來,薑青娥對李洛,真的看得極其重要。

雙方間的關係,比任何人想得都要深。

一紙婚約,所謂未婚妻未婚夫,真能到這種程度嗎?

這一刻,就算是田恬身為一個女孩,也要忍不住的有些冒酸氣了,這李洛,真是何德何能啊。

而在他們這邊感歎時,場中的眾人,也是有喜有愁。

李洛則是傾儘全力的將手中的暗靈葉分成了三份,分給了白萌萌與辛符。

“這個真要含在嘴中嗎?”白萌萌糾結的望著手中這堅硬而醜陋的樹葉,上麵略微有些莫名粘液,對於要將這種奇怪的東西含

在嘴中,有些潔癖的少女表示心裡比較抗拒。

“忍一忍吧。”

對此,李洛與辛符隻能這麼安慰,然後冇多少心理負擔的將樹葉塞進嘴中,入嘴略微有些苦澀,不過這一瞬,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從暗靈潭中源源不斷散發出來的能量威壓,彷彿是儘數的消失了一般。

“還真有用。”兩人讚歎道。

白萌萌見狀,隻能委屈的一咬牙,然後強行逼迫自己將這黑色樹葉塞進嘴中,嘴唇緊緊的抿住,生怕自己將這來之不易的東西給吐出來。

而在他們這邊做好這些的時候,另外兩隻獲得暗靈葉的小隊,已是迫不及待的走了出來,然後在那諸多羨慕的目光中,大步的走進了暗靈潭中。

“我們也去吧。”

李洛對著兩人說了一聲,然後偏頭看向薑青娥所在的方向,衝著她露出一個笑容後,這才眼神有些期待的轉向了那不斷噴湧著澎湃能量的暗靈潭。

他率先躍下黑色荷葉,一步步的走向暗靈潭。

暗靈潭中,此時因為天地能量激盪,有淡淡的能量霧氣縈繞,而李洛三人,則是在暗靈葉的庇護下,邁入到了暗靈潭中。

望著三人消失在能量霧氣中,薑青娥也是收回了目光。

“隊長,暗靈潭內三十八梯,每下一梯,便會有一次能量灌體,能夠令體內相力出現許些增長,而越是往下,灌體效果越好,隻是那所承受的能量威壓也更強,你覺得,李洛能到多少梯?”田恬突然問道。

裘白笑了笑,道:“我記得當初隊長也是創造了一個記錄吧?那就是抵達了第三十八梯,當時直接完成一次突破,連跨兩級,這可是直接引起了轟動呢,學府曆史上,能夠達到這一步的人,屈指可數。”

薑青娥微微沉吟,然後緩緩吐出一句話來:“我覺得李洛,也能抵達三十八梯。”

田恬與裘白都是瞪大了眼睛。

最後田恬忍不住的扶額,算了,當我冇問吧,薑青娥能抵達三十八梯,那是憑藉著九品光明相的純粹,李洛雖然擁有著雙相,但雙相品階都不算高,即便有加成,但也絕對不可能與九品光明相相比啊。

所以他們實在不能理解為何薑青娥會對李洛看得這麼高

隻是介於之前李洛屢屢的出奇表現,兩人都未曾出言吐槽,隻能將信將疑的對視一眼。

而且他們發現,薑青娥,似乎是有一點炫夫的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