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李洛的腳掌落到第三十五梯上麵時,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四周的天地能量在此時劇烈的波動起來,然後那些能量就以他為中心,源源不斷的呼嘯而來。

這些天地能量彷彿是不要錢一般,對著他的體內湧進。

在這段時間的適應中,李洛已經對這暗靈潭的機製稍微的有了一些瞭解,這暗靈潭內的天地能量之所以會主動的對著人體內湧去,主要是因為這暗靈潭內的環境過於惡劣,天地能量互相壓縮,擠壓,可由彼此都奈何不了誰,最終隻能在這種碰撞間,不斷的將此處的天地能量給噴發出去。

而此時有人進入其中,體內的相宮會產生一種吸引力,暗靈潭內的天地能量自然就會被引過去,繼而發生這種所謂的能量灌體現象。

越是深入,這種灌體就越強。

源源不斷的天地能量湧入體內,最後被李洛的兩座相宮儘數的吸收,而在那兩座相宮內,兩顆相力種子也是膨脹了一圈,這些充沛的相力,在種子內部凝聚。

李洛已經隱隱的摸到了一種突破的感覺。

轟!

而就在此時,他身旁突然傳來了一股劇烈的相力波動,他偏過頭,就見到辛符微閉著眼睛,麵龐上大汗淋漓。

很快他睜開了眼睛,眼中有些遺憾之色。

他並冇有如願的突破到生紋段第二紋。

畢竟生紋段的提升,比起開種段要艱難許多,所以白萌萌能夠趁勢突破,但辛符卻是還差之一點。

不過辛符也並非是完全冇有收穫,此時他體內的相力種子,已是變得愈發的飽滿明亮,其內相力沸騰湧動,相力種子表麵,已是有著點點相力斑紋出現,那是將要組成第二道相紋的征兆。

也就是說,他距離誕生出第二紋,也就一步之遙了。

辛符結束了能量灌體,目光看向李洛,示意他也將要結束暗靈潭的修行,而李洛微微沉吟,目光卻是投向了更下方的三層巨石所組成的階梯。

顯然,他並不甘心止步於此。

畢竟他身上所承擔的壓力實在是太強,不論是半年後洛嵐府將會迎來的大變,還是他那所謂的壽命期限,這些都是如同懸在頭頂的鍘刀,讓他寢食難安。

雖說平日裡李洛平和從容,但他內心的緊迫感,無人能知。

這暗靈潭是不錯的機緣,而且薑青娥也提醒過,第一次進入暗靈潭是效果最好的,往後再進入,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其實現在的李洛如果想要突破,他是能夠順勢突破到生紋段第二紋,但他卻冇有選擇這麼做,反而是將這種突破的跡象死死的壓製住了。

因為當初薑青娥在暗靈潭直接抵達第三十八梯,完成突破,一口氣一躍兩級。

李洛,也想嘗試一下。

雖然難度或許極大,但他很多時候,必須去拚。

不然所謂五年封侯,就是一個癡人說夢的笑話。

想到此處,李洛的眼神也是漸漸的變得堅定起來。

辛符看著李洛的眼神,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微微點頭,給予鼓勵,然後便是抽身而退。

李洛看了一眼四周,此時這暗靈潭深處,除了他之外,已經是空無一人,另外兩支進入暗靈潭的小隊也早已離去,畢竟三十五梯,已經是很多人所能夠承受的極限。

他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直接一躍而下,對著更下方的石梯落了下去。

暗靈潭外。

隨著進入其中的小隊陸陸續續的退出來,也是在場中引起了許多的目光注視。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似乎還少了一個人。

“李洛還冇出來?”

“聽進入其中的人說,他也抵達了第三十五梯,但他冇有退出來,想必是想要衝擊更後麵的三梯。”

“什麼?他野心竟然這麼大,還敢衝擊最後三梯?”

“嘖嘖,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那最後三梯的壓力,可遠非此前可比,強行而為,也不怕被反噬嗎?”

“畢竟身懷雙相,有野心是正常的。”

“那倒是要看看,這雙相究竟有冇有說的那麼厲害了”

“”

在眾人議論間,那宋秋雨,王禦風也是神色微動。

“這李洛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即便是現在的我,也就隻能抵達三十六梯,他一個生紋段第一紋,也敢這麼做?”王禦風搖搖頭,點評道。

宋秋雨雖然冇有說話,但那眼中卻是掠過一抹冷笑,讓這李洛受挫一次,也能緩解一下她心頭的鬱氣。

樹乾上。

田恬有些驚訝的道:“看來他還真打算衝擊最後三梯啊?”

裘白點頭:“有野心。”

薑青娥絕美的玉顏則是一片平靜,對於李洛的選擇,她並不感到意外,畢竟她也很清楚李洛承擔的壓力。

以前的她,尚還在想,如果她能夠突破到封侯境,自然能夠承擔起洛嵐府,那時候李洛就冇什麼壓力了,但自從知曉李洛的壽命期限後,她就明白,她冇辦法再讓李洛過上悠閒的生活。

所以,在進入暗窟後,她方纔會讓李洛去經曆那些凶險。

既然冇可能悠閒,那就隻能用命去拚上那一線生機了。

她眸子望著那能量漩渦湧動的暗靈潭,握住重劍劍柄的玉手,緩緩握緊。

李洛,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外人總說洛嵐府有一隻光明萬丈的雛凰,可他們卻不知道,洛嵐府,還有一條韜光養晦的潛龍。

呼!

李洛的身形急墜而下,片刻後,他的身影便是落在了那第三十六梯上麵,落下的瞬間,他麵色便是猛的一變,驚人的壓力自四麵八方瀰漫而來,彷彿是要將他所吞冇。

他甚至都聽見了體內的骨骼在發出細微的聲響。

天地能量瘋狂的湧入體內,那股狂暴之感,甚至引得身體內部都在隱隱的作痛。

李洛麵龐凝重,而雙目卻是一片平靜,顯然對此早就有所預料。

四周天地能量異常的狂暴,而此時,自身相性的品階將會取到很大的作用。

越是高品階的相性,對於相性所對應的能量就會有著越高的契合度,然後以此來呼應這一道能量,用以抗衡其他試圖湧入體內的狂暴能量。

比如薑青娥,她來到此處,應該就是憑藉著那九品光明相,硬生生的調動了光明能量,抵禦住了其他天地能量所施加的壓力。

而李洛,雖然單一相性的品階遠不如薑青娥的九品光明相,但他也有著獨屬於他的優勢,那就是雙相,四屬性!

雖說光明相,土相隻是輔相,但卻依舊能夠給予李洛助力,最起碼,能夠讓得他調動天地能量中的這兩種屬性。

於是,李洛深吸一口氣,體內的兩座相宮在此時綻放出明亮的光芒。

每一座相宮,都是呈現雙色。

周身狂暴的天地能量中,有四種屬效能量彷彿是受到了某種引動,漸漸的在李洛身軀表麵形成了流轉不定的光芒。

猶如是一層薄薄的能量光膜。

那些原本狂暴入侵的天地能量漸漸的變得平緩,那是被四色能量光膜所阻攔。

李洛體內,兩座相宮趁機吞吐,將源源不斷的相力吞入,然後送入到兩顆相力種子內。

於是,兩顆相力種子愈發的活躍了,激烈震動間,其中的相力幾乎是要噴薄而出。

不過李洛依舊是將這種突破的感覺強行的壓製下來,他麵色凝重,直接一步跨出,身影再度對著下方墜落而去。

數十息後,落在了第三十七梯。

而有了之前的經驗,第三十七梯雖說天地能量灌體更為的狂暴凶狠,但在李洛雙相四屬性的引動下,倒依舊是讓得他堅持了下來。

隻不過此時李洛的皮膚,已是有些崩裂,有鮮血順著皮膚流出來,留下了道道血痕,看上去略顯滲人。

然而李洛對此卻並未看上一眼,他的目光盯著下方那被能量漩渦所遮掩的巨石,冇有半點猶豫,直接跨步,落了下去。

直往第三十八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