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生紋段,第三紋!

李洛感受著體內洶湧流動的相力,眼中帶著一點激動,短短片刻間,他的相力比起進入暗靈潭之前,無疑是強橫了太多。

而生紋段第三紋的等級,就算是放在二星院中,都絕對能夠算得上是前三十了。

李洛能夠在進入一星院不過半年的時間達到這種成就,或許不能說是什麼絕無僅有,但也絕對能夠算得上是聖玄星學府創立以來速度最頂尖的那一批學員了。

李洛心情愉悅,因為這算是他自從修煉以來,實力精進最大的一次了。

真是不枉他對這暗靈潭寄以的期待。

這般收穫,之前的那些苦頭又算得了什麼,畢竟想要從第一紋提升到第三紋,就算是他,如果在學府內苦修的話,恐怕至少也需要兩個月的時間。

而換作其他的學員,恐怕到一星院修行結束,都未必能夠達到這個層次。

由此可見這暗靈潭帶來的機緣有多難得,果然,這世間想要不斷的登高,天賦機緣都不可或缺。

此次之後,在這一星院中,唯一還能夠在實力上麵與李洛相比的,可能就隻有秦逐鹿了。

至於王鶴鳩,白豆豆他們,都將會被他在等級上麵完全的超越。

而要知道,在剛進入聖玄星學府時,李洛雖說憑藉著雙相的戰鬥力並不遜色他們,但是在相力等級上麵,終歸還是處於弱勢的一方。

心情愉悅下,李洛倒也並冇有立即就離開這第三十八梯,畢竟此時周圍還有著天地能量湧來,能夠多吸收一點也是好的。

而在閒暇時,李洛的目光也在看著暗靈潭更深處。

這三十八梯已經算是暗靈潭深處了,但這下麵依舊是幽黑不見底,不知曉究竟通往何處。

李洛想了想,突然指尖凝聚出一顆水光彈,然後拋了下去。

轟!

水光彈很快爆發,有璀璨的光芒傾瀉開來。

隻不過光芒僅僅持續了瞬息,彷彿就被此處的天地能量所壓製而下,不過藉助著那瞬間的光芒,李洛還是看見了在下方的一處石壁上,有一顆黑色的大樹生長著。

大樹上麵,飄動著一些黑色的樹葉,隨著能量浪潮一次次的沖刷,隨之飄動。

暗靈樹與暗靈葉。

而李洛也發現,似乎隻有最上方的一根枝葉上麵的暗靈葉能夠被能量浪潮所沖刷,還有一些暗靈葉處於石壁一側,剛好避開了能量浪潮。

怪不得每次都隻有那麼兩三片被吹出來。

李洛恍然,旋即他心頭突然一動,自言自語道:“不知道能不能薅一把?”

這暗靈葉關係到能否進入到暗靈潭中修行,外麵那些學員對其趨之若鶩,每次爭奪都恨不得打到頭破血流。

如果李洛可以在這裡薅一把的話,出去讓那些學員用異類殘片來交換,這樣一來,對方可以如願的進入暗靈潭修煉,而他也能夠用這些異類殘片去交換學府積分,填補他那十萬積分的巨大虧空

豈不是各持所需?

李洛眼睛漸漸的變得明亮起來,忍不住的讚了自己一聲真是一個小機靈鬼!

然後他不再猶豫,掏出雙刀組成大弓,而後就有著一道光矢猛的暴射而出。

但是,想象很美好,現實卻很殘酷。

隻見得光矢僅僅飛出了十數米,就被此處瀰漫的天地能量生生的阻攔下來,最後化為了光點消散。

李洛見狀皺起了眉頭,此處的能量威壓太過的濃重了,普通的相力根本不可能將其穿透。

如果將這些能量威壓比作一堵牆的話,他們這種普通的相力,可能就隻是一柄木槍,不管再大的力量,也很難用木槍去捅穿一堵牆。

想要達到這個目的,除非改變自身相力的層次。

難怪能夠來到第三十八梯的人也不止他一個,卻從未有人想過去薅下麵的暗靈葉

李洛微微沉吟,改變自身相力的層次

其實,雙相之力就是這種改變啊,兩種相力的融合,形成了更為高層次的力量。

所以彆人不行的話,他未必不行。

但先前他為了抗衡突破時的能量威壓,雙相之力已經有了大量消耗,此時再出手的話,應該就隻剩下最後的一次了

出了這一次手,他就必須立即離開了,否則他也無法再抵禦那種能量威壓。

想到此處,李洛也就不再猶豫,再度搭弓,麵色凝重,體內兩道相力流淌出來,最後於弓弦之上彙聚。

一支凝聚了雙相之力的光矢浮現出來,這支光矢極為的纖細,宛如一根光線般。

可看似淺薄的光矢,其所具備的穿透,殺傷力,卻比李洛施展的任何相術都要來得強悍。

嗡!

弓弦陡然震動,流轉著藍,綠兩色光彩的光矢暴射而出,而當光矢與那無處不在的能量威壓碰撞時,光矢上麵有著明滅不定的光芒閃爍。

但好在的是,光矢這一次並冇有再被那能量威壓所壓製,其速不減,直接是在李洛期待的目光中射了下去,最後精準無比的洞穿了暗靈樹側麵的一些黑色樹葉與樹枝的連接之處。

哢!

細微的聲響中,一片片黑色的樹葉如願的脫落而下。

呼!

然後這些黑色的暗靈葉在能量浪潮的席捲下,直飛而上。

李洛趁勢出手,有堅韌的蠶絲線在相力的覆蓋下暴射而出,將這些暗靈葉儘數的纏住,然後拖回了手中。

李洛粗略一數,竟是有著八片暗靈葉!

李洛大喜,不過,就在他為這般收穫而歡喜時,他麵龐上的笑容突然在下一刻僵硬了下來,冷汗瞬間從背心湧現出來。

眼神驚懼的望著下方。

因為就在這一瞬,他察覺到似乎是有著一道極為凶惡的感知,從那暗靈潭極深處湧出來,自他的身上掠過。

那一掠,簡直讓得李洛頭皮炸開。

無法形容的危機自心中湧起,這一刻,李洛再不敢有什麼猶豫,抓住暗靈葉,便是狼狽的沖天而起,藉助著能量浪潮的席捲,逃離暗靈潭。

雖然他不太確定先前那道凶惡的感知是什麼,但絕對不是他能夠抗衡之物!

而就在李洛被那神秘的凶惡感知驚得狼狽離開暗靈潭時,卻是未曾知曉,在這片禁區山脈的深處。

某處黑暗的洞穴中。

突然有著血紅的獸瞳睜了開來,它發出了暴戾的低吼聲,獸瞳看向了暗靈潭所在的方向。

暗靈潭地底四通八達,通道極多,其中就有一條狹窄的通道鏈接著它所在的暗紅水潭,平日裡也是它所修煉的地方。

而先前,它察覺到了一道讓它心悸的能量波動。

那是雙相之力嗎?

又有封侯強者來到此處?

不對,先前在它的感知中,那似乎是一個相師境的人類小子可是相師境為何能夠施展出雙相之力?

血紅的獸瞳中掠過人性化的思索。

下一刻,它似是想起了什麼,龐大的身子突然自水潭中站了起來。

是天生雙相?!

那個人類小子,有著雙相

那麼如果把他吃了的話,會不會讓它提前感悟到封侯級的力量?

血紅獸瞳中,有著濃濃的貪婪以及凶狠之色湧現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