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李洛將麵前的書籍全部看完後,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他長吐了一口氣,扭了扭僵硬的脖子。

顏靈卿與蔡薇在一旁輕聲的交談著,聽著吐氣聲,於是停止交談,看了過來。

“不錯,還算是有些耐心。”顏靈卿淡淡的評價道,不過看得出來,她對李洛的表現還算是滿意。

成為淬相師,耐心是一個很重要的一點,因為他們需要在一次次的磨閤中,將諸多的材料調製在一起,而且其中的劑量也必須極為的精準,容不得絲毫的差錯,光是這一點,或許就需要長久的練習。

顏靈卿站起身,來到工作台旁,並且對著李洛招了招手,後者連忙走過來。

工作台上,琳琅滿目的擺放著諸多透明的水晶瓶,其中裝盛著稀奇古怪的材料。

“煉製靈水奇光,簡單來說就是按照配方,將各種材料以完美的劑量融合在一起,以不同材料間的特性,彼此分解掉蘊含的雜質,而最終所形成之物,就是靈水奇光。”

顏靈卿取過一支水晶瓶,其中裝盛著一朵藍色的花朵,花朵表麵隱隱有著漣漪擴散:“這是三葉水花。”

她纖細玉手握住水晶瓶,輕輕一搖,便是將那花朵震碎成了粉末,同時李洛看見有藍色的相力從她的體內升起,順著手臂,湧入到了水晶瓶之中,最後與那三葉水花的粉末交彙在一起。

“煉製時,我們需要調動自身的水相或者光明相力,與材料融合,增強其所蘊含的特性,隻是這其中需要把握相力輸入的強弱,若是過強,會損毀材料,過弱的話,也會引得調製失敗。”

隨著水相之力湧入其中,數息後,隻見得水晶瓶內漸漸的凝聚成了一些深藍色並且略帶粘稠的液體。

緊接著,顏靈卿如法炮製,又是迅速的調和了約莫十數種材料,最終她以極為熟練的手法,將它們按照特定的順序,接連的傾倒在了一起。

半個小時後,這些材料液體徹底混合在一起,頓時有了劇烈的反應,甚至開始沸騰起來。

“接下來會是最後一步,也是極為重要的一步,想要將這些材料儘數的融合在一起,需要一種力量的統籌,這股力量,是影響最終出爐的靈水奇光擁有的淬鍊力達到何種程度的重要因素之一。”

“那種力量,被稱為源水,或者源光。”

“其實簡單來說,就是將自身的水相之力或者光明相力高度的凝聚起來,最後所形成的能量。”

顏靈卿從一旁取過了一塊菱形的晶石,晶石下方,還懸掛著一個水晶罐。

她手掌握住晶石,隻見得藍色相力湧出,湧入那晶石內,晶石上漣漪一圈圈的震盪,片刻後,李洛就見到了一滴深藍色的液體,緩緩的從晶石下方尖銳處緩緩的滴落下來,落入了水晶罐。

“這是聚相晶,所取到的作用,就是將自身的相力高度的凝聚,最終形成源水。”

顏靈卿將這一滴源水滴落到那沸騰的水晶瓶中,頓時神奇的一幕出現了,那沸騰的景象瞬間平息,其內的混亂也是消除,最終有璀璨的藍光陡然爆發出來。

一支靈水奇光成功出爐了。

李洛望著那水晶瓶中散發著藍色光暈的液體,嘖嘖稱歎。

“這隻是一支一品的靈水奇光而已,所以很簡單,煉製起來並不麻煩。”顏靈卿輕描淡寫的道,她自身乃是四品淬相師,一品的靈水奇光對於她而言,的確隻是順手而為。

不過李洛卻是很有自知之明,彆看顏靈卿煉製起來冇有半點的差錯,順利得猶如吃飯喝水一般,但對於淬相師基礎知識有過一些瞭解的他卻知曉,這種順利是建立在無數次的失敗之上。

李洛目光望著那一塊淬相晶,問道:“源水,源光的品質能夠增強成品的靈水奇光的淬鍊力,那它們的品質高低,又是取決什麼?”

顏靈卿淡淡的道:“源水,源光的品質強弱,隻取決於自身水相或者光明相的品階,越是品階高的水相或者光明相,那麼凝聚而出的源水,源光品質也會更好。”

“所以擁有著高品階水相,光明相的人來成為淬相師,其優勢將會比平常人更高。”

“就比如薑青娥,如果她願意成為淬相師的話,那麼她未來煉製而出的靈水奇光,淬鍊力將會遠超旁人,不過可惜,她對成為淬相師並冇有任何的興趣,即便聖玄星學府淬相院那位院長苦口婆心的求了她足足一年”

李洛點點頭,薑青娥是極為罕見的九品光明相,這的確算是得天獨厚的條件,不過她卻意不在此,不想在淬相師上麵分心。

“那如果讓她凝鍊一些高品質的源光備用呢?能否提高溪陽屋出產的靈水奇光的淬鍊力?”

顏靈卿搖搖頭,道:“即便是同相的人,他們凝鍊而出的源水,源光,其實依舊蘊含著不同的特性以及難以察覺的個人意誌,比如我先前調和了半天的材料,其中已經蘊含了我的相力,如果這個時候將另外一人凝鍊的源水加入了進去,就會造成衝突,從而令得煉製失敗。”

“不過這世間的確是有些秘法,能夠以特殊的方法煉製出一些特彆的源水源光,從而用來提高靈水奇光的淬鍊力,那被成為秘法源水,源光,但這幾乎是每個勢力中的絕密,我們溪陽屋是冇有的。”

李洛聞言,不由得有些若有所思,他天生空相,即便後麵煉製了後天的“水光相”,但他的空相那種“空”性卻是保留了下來,正如同他的相宮可以包容無數靈水奇光的雜質侵蝕一般,他由此而凝聚出來的源水源光,應該也是具備著這種無物不可包容的“空”性,那麼,這是否可以提供給其他淬相師使用?

他的“水光相”眼下雖然隻是五品,可水相與光明相的結合,那所具備著的淬鍊性,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李洛有著自信,如果隻是單純的比較相力的淬鍊性的話,他的五品水光相,恐怕不會弱於正常的七品水相或者光明相。

而一般來說,能夠擁有著七品水相或者光明相的淬相師,並不多見。

不過這倒也不急,還是先等他在淬相師這一道上麵入門了親自試試再說吧。

在李洛心中思緒轉動的時候,顏靈卿扶了扶銀框眼鏡,道:“如果你真想要成為一名淬相師的話,以後每天有時間就來這裡吧,我會教你一些基本的東西,而等你什麼時候能夠單獨的煉製出一品靈水奇光時,你就是一名一品的淬相師了。”

“那就謝謝靈卿姐了。”今天的目的達到,李洛也是忍不住的笑起來,真誠的感謝道。

顏靈卿又冷又酷的擺了擺手,穿上長衣,便是拉著蔡薇出了煉製室。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李洛的生活變得平淡充實而規律起來。

白日在南風學府修行,之後回老宅藉助金屋修煉一些時間,再練習一下相術,最後就去了溪陽屋,在顏靈卿的指點下,開始學習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淬相師。

而他托蔡薇采購的五品靈水奇光,第一批也是到手,所以每日他還會抽出時間,吸收煉化一些靈水奇光。

時間流逝,李洛能夠感覺到,每一日的他,都在變得更加的強大。

直到南風學府的預考開始前的一天,李洛的相力等級,終於如願的踏入到了第六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