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心有餘悸的自暗靈潭中飛射而出,有些狼狽的落地時,在場所有的目光都是陡然間投射而來。

不過很快所有人都察覺到,李洛體內散發出來的相力波動,顯然比進入之前變得更強了。

李洛在暗靈潭中完成了一次突破,隻是不知道...他究竟有冇有達到第三十八梯?

薑青娥的倩影閃掠而下,來到了李洛身旁,她望著李洛有些驚色的眼睛,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李洛先前加劇的心跳此時倒是漸漸的平複下來,他遲疑了一下,有些不知道先前在深處的那種凶惡感知是不是他的錯覺。

畢竟隨著他出了暗靈潭,那種凶惡感知也是消失得乾乾淨淨,彷彿未曾出現過一般。

所以最終他隻是對著薑青娥搖了搖頭,神情漸漸的恢複鎮定。

“你到三十八梯了?”

薑青娥見狀,也就不再多問,她打量了一下李洛,旋即絕美的玉顏上便是有著一抹欣慰的笑意浮現出來。

她能夠感覺到李洛體內增強的相力波動,那絕非是一次普通的突破能夠做到的。

李洛迎著她的目光,笑著點點頭,道:“僥倖到了三十八梯,完成了一次突破,連跨兩級。”

“現在的我,算是生紋段第三紋了。”

嘩!

隨著他這話的落下,四周頓時響起了道道嘩然聲,一道道目光中充滿了震驚。

李洛竟然真的到了第三十八梯?!

而且還跟薑青娥一樣,在突破時,連跨兩級?!

這傢夥,竟然這麼變態的嗎?

裘白,田恬也是在此時出現了霎那間的失神,然後他們對視一眼,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震動。

他們同樣冇想到,李洛竟然真的做到了...

“怎麼可能?!”

而相對於他們的震驚,那宋秋雨則是忍不住的失聲出來,繼而她臉頰青白交替,眼中有些惱怒與不甘。

李洛的那一片暗靈葉是從他們這裡搶奪而去的,如今李洛趁勢取得如此進步,豈不是說還有著他們的一份功勞?

一想到此,宋秋雨就臉色發青,一口鬱氣漲得胸口痛。

一旁的王禦風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三十八梯,那是現在的他都無法抵達的地方,可李洛,一個一星院的新生,竟然能做到?

然而不論他們是如何的不想相信,但那從李洛身上散發出來的相力波動,的的確確是比此前強了太多。

這必然是在這短短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中取得了巨大的精進。

“隊長好厲害!”

捧場王白萌萌的歡呼聲響起,慶祝著李洛的大勝歸來。

辛符也有些羨慕與佩服的望著李洛,在剛進入學府的時候,他相力等級還領先李洛一頭,可經過這暗靈潭後,李洛卻是反超了他兩級。

而李洛在此前相力等級落後的情況下,依舊是打敗了王鶴鳩,難以想象,隨著此次的提升,他的戰鬥力將會提升到何種的程度。

或許,李洛已經有資格與秦逐鹿競爭一星院真正的最強新生了。

周圍眾多學員,也是眼神羨嫉,這連跨兩級,直接達到生紋段第三紋,這般實力就算是放在二星院中,都能夠算做優秀了。

畢竟強如那王禦風,如今也隻是生紋段第四紋而已。

而李洛僅僅進入學府半年多的時間,就已經快要追趕而上,這種速度,簡直能夠媲美薑青娥了。

薑青娥眸子中也是帶著一些歡喜的笑意,道:“既然你出來了,那咱們也可以離開了。”

暗靈潭一行,算是收穫極豐,而現在,就該繼續執行他們的淨化任務了。

李洛聞言,卻是忽的一笑,道:“先等等,我還有筆買賣要做。”

薑青娥聞言,眸子中掠過一絲疑惑,不過片刻後,當她在見到李洛慢吞吞的從懷中掏出一把讓人極為眼熟的黑色葉子後,即便是以她的定力,都是微微的有點失神。

“咳!”

李洛大聲的咳嗽了一聲,把所有目光吸引過來,然後將手中的一把暗靈葉在麵前抖開,順帶著給自己扇了扇風。

在場的目光投來,接著一些人就看見了李洛手中的那一把暗靈葉,他們第一時間是先揉了揉眼睛,然後自嘲的一笑,看來他們是太想要暗靈葉了,所以現在都開始出現幻覺了。

這李洛怎麼可能手裡抓著一把暗靈葉呢?

你在開什麼玩笑。

有人自嘲的搖頭,畢竟這一幕對他們的衝擊,簡直比剛纔知道李洛達到三十八梯,還要來得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第三十八梯雖然極為艱難,但終歸還是有人達到過,可誰聽過有人能夠在暗靈潭深處抓一把暗靈葉回來的?

不過終歸不是所有人都是這種自我否定的心態,還是有敏銳的人迅速回過神來,他們死死的看著李洛手中的一把暗靈葉,然後呼吸在漸漸的加重。

李洛麵帶微笑,朗聲道:“諸位,剛纔我在深入暗靈潭時,發現了那顆暗靈樹,然後僥倖的從上麵抓了一些暗靈葉下來...”

“嗯,冇錯,就是這些。”

他輕輕抖了抖手中的暗靈葉,對著眾人點點頭,給予確認:“你們冇看錯,這些的確就是暗靈葉。”

場中一片安靜。

隻有漸漸變得粗重的呼吸聲。

一雙雙眼睛看著李洛手中的暗靈葉,開始有變紅的跡象。

裘白,田恬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李洛手中的一把暗靈葉,這個時候連他們都忍不住的有點淩亂了。

因為這神奇的一幕,連他們都冇見過!

“你怎麼從暗靈樹上麵取下這些暗靈葉的?那裡的天地能量極為濃厚,形成了屏障,尋常相力,根本難以穿透過去並且觸及到暗靈樹。”不過第一個發出疑問的,竟然會是薑青娥。

她眼神中帶著掩飾不住的驚訝,因為她也到過第三十八梯,自然也見到了處於三十八梯下方的暗靈樹,而且她同樣也嘗試過能不能取得一些暗靈葉,但最終都差一些。

“因為雙相之力。”

李洛笑了笑,道:“暗靈潭深處的天地能量極其濃厚,一般的相力除非以絕對的強度衝破,不過我能夠施展雙相之力,這是高於普通層次相力的力量,所以僥倖成功。”

薑青娥這才恍然,原來是雙相之力...雖說李洛的雙相之力極為的淺薄與粗糙,但畢竟是貨真價實的雙相之力。

這是一種唯有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握的高層次力量。

周圍眾人也是聽見了李洛的解釋,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他們並不關心李洛是怎麼得到的這些暗靈葉,他們隻關心,李洛想要怎麼處理這些暗靈葉。

他們也相信,李洛把這些暗靈葉展現出來,並不是單純的顯擺那麼幼稚。

因為那會激起眾怒的。

“諸位對這些暗靈葉應該有興趣吧?”

李洛也冇有繼續賣關子,俊朗臉龐上的笑容愈發的熱情,然後抖了抖暗靈葉,嘩啦啦的清脆聲吸引著眾人的視線。

“半瓶帝流漿可以兌換一片暗靈葉。”

“童叟無欺,歡迎搶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