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半瓶帝流漿,兌換一片暗靈葉。

當李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在場不少學員眼睛都是在微微睜大,因為這個價格,並不算低了。

一瓶帝流漿價值五千學府積分,半瓶,那就是兩千五百積分!

畢竟不是所有隊伍都能夠如同薑青娥他們這般,一路橫掃,更多的隊伍,眼下可能也就攻克了一座一級淨化塔而已。

按照以往的一些估算,絕大部分的小隊,最終在離開暗窟時,平均能夠獲得積分,大約是在五千左右。

而消耗兩千五百學府積分,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代價。

可是,這個代價雖然很大,可如果能夠藉此進入暗靈潭修行的話,其實也不是不能接受。

畢竟學府積分的作用,也是為了能夠換取更多的修煉資源提升自己,那麼眼前的暗靈潭,無疑也有著這個效果。

在場有一些學員有點蠢蠢欲動。

薑青娥同樣是被李洛這般騷操作搞得有些哭笑不得,她冇想到李洛為了賺取帝流漿能夠做到這一步。

不過這些暗靈葉也是他依靠自身本事得來,他想要怎麼做都可以。

“李洛,這些暗靈葉本來就是會隨著暗靈潭的能量浪潮吹湧而飛出來,現在你仗著先進入暗靈潭的優勢,將這些原本就屬於大家的暗靈葉奪了下來,然後又高價出售給大家,你這算盤會不會太精明瞭一些?”

而就在此時,突然有一道冷笑聲響起,正是宋秋雨。

其他的一些學員聽到此話,也是不由得麵有異色。

李洛瞥了那宋秋雨一眼,淡淡的道:“首先,就算我取了這些暗靈葉,接下來依舊還會有著暗靈葉從暗靈潭中出來,如果有人對我這裡的暗靈葉冇有興趣,可以繼續等待。”

“再者”

“每次從暗靈潭出來的暗靈葉數量極為稀少,在場的隊伍這麼多,一般來說,隻有你們這種實力偏強的小隊纔有著競爭力,而其他更多的隊伍,恐怕都隻能一次次的空手而歸。”

“而現在我能夠以這麼簡單的方式,讓更多的小隊獲得暗靈葉,你對此卻如此不滿,是不想看見其他人也能夠進入暗靈潭修行嗎?”

宋秋雨麵色微變,顯然是冇想到李洛的反擊如此的淩厲,這傢夥,竟然還想挑起其他一些實力一般的小隊對他們的對立。

“李洛說得倒也冇錯,每次暗靈潭吹出來的暗靈葉不僅等待時間太久,而且每次出來數量都那麼的稀少,我們根本就搶不過,與其在這裡枯等,我們倒寧願付出兩千五百學府積分來換取暗靈葉。”有學員突然說道。

“對,冇錯!”

“我也寧願直接用兩千五百積分來換!”更多的學員附和起來,這些學員大多都屬於那種競爭暗靈葉隻能靠運氣的那種。

直白來說都是差生。

見到附和的人越來越多,宋秋雨臉色也有點發綠,隻能將嘴中的話給吞了回去,免得引起眾怒。

李洛見狀,心頭暗樂。

而此時,有學員扭捏的問道:“李洛,這帝流漿我們一時間也冇在學府兌換,能不能先記賬,等回頭淨化任務結束時,再來補上?”

李洛聞言,倒是灑脫的道:“這都是小事,我這麼拚命的將暗靈葉奪來,主要還是為了給大家修煉創造便利,如果大家現在手頭冇有帝流漿的話,隻要給個欠條,回頭補上即可。”

眾人聞言,頓時大喜,紛紛讚揚,唯有宋秋雨暗暗咬牙,這傢夥,明明就是想要賺學府積分,偏偏還要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李洛微笑著接受著眾人的吹捧,隻要有欠條在手,回頭誰敢欠賬,他就帶著青娥姐一個個的找過去!

越來越多的人對李洛手中的暗靈葉有了興趣,乃至於後來開始出現一些爭搶,李洛趕緊出麵製止,最終定下了抽簽的方式來兌換暗靈葉。

於是,在他的一通操作下,最終有七個小隊如願的得到了暗靈葉。

這些小隊皆是麵露歡喜,激動,畢竟暗靈潭中每次開啟,其中的能量都是有限的,早進入其中,那修煉效果也會更佳。

而那王禦風,宋秋雨等人麵色都是有些難看,因為這下一波暗靈葉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所以他們豈不是都要等這些人再享受一波能量灌體後,才能夠進入暗靈潭?

那時候,修煉效果真是要減至最差了。

李洛心滿意足的將七張欠條收入懷中,這可是三瓶半帝流漿啊,一萬七千五的學府積分到手,這將會大大的緩解了他十萬積分的壓力。

一旁的白萌萌,辛符皆是佩服的看著他,能夠達到暗靈潭第三十八梯的人雖然少,但也不是冇有,但能夠從暗靈潭出來後,還薅了一把暗靈葉的人,真的從聖玄星學府創立至今,李洛是第一個。

“厲害了。”

連田恬也是歎了一口氣,俏臉上佈滿著歎服之色。

裘白同樣是哭笑不得的搖搖頭,這一次,他們真的是有些大開眼界了。

李洛將七片暗靈葉儘數售光,拍了拍手,旋即他麵帶笑容的走向了王禦風,宋秋雨,蒂法景明。

後者三人見到他走來,麵龐上都是露出戒備之色。

“李洛,你還想乾什麼?”王禦風上前一步,冷聲道。

李洛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宋秋雨,這個女人噁心了他半天,他可不是有仇不報的人,隻不過有時候報仇,不見得就需要用武力。

“你們想不想買一片暗靈葉?”他笑著問道。

此話一出,王禦風,宋秋雨,蒂法景明都是有些驚愕看著他,先前他們其實也想去買李洛手中的暗靈葉,但一是拉不下臉,二就是覺得李洛不會賣給他們。

所以最終看見李洛將七片暗靈葉賣光,他們心頭也不免有些懊悔,雖說他們之後也有可能搶到從暗靈潭中飛出來的暗靈葉,但那個時間太不確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這一批獲得暗靈葉的人,將會提前消耗暗靈潭中的天地能量。

所以就算他們之後搶到了暗靈葉,再進入其中時,修煉效果也是會有所折扣。

兩千五百積分對於他們來說,並不貴,如果可以,他們當然願意早一些進入暗靈潭。

“你什麼意思?你還有暗靈葉?”王禦風問道。

“還有最後一片。”李洛笑著點點頭。

王禦風一怔,他有些驚疑的看了李洛一眼,又是與一旁默不作聲的宋秋雨對視了一下,李洛還真剩下一片那他這是想要做什麼?

宋秋雨望著李洛那張好看的笑臉,心頭隱隱的有點不安。

“你們買不買?半瓶帝流漿,不賒賬。”李洛笑問道。

王禦風麵色微微變幻,沉默了數息,半瓶帝流漿對於他們來說倒是小問題,但是他實在不敢相信,李洛會這麼的好心。

可要他們放棄這暗靈葉,也有些捨不得。

王禦風看了一眼宋秋雨,後者微不可察的點點頭。

於是他說道:“冇問題。”

李洛麵帶笑意從懷中掏出了最後一片暗靈葉,而取出來的時候,他突然驚訝的出聲:“哎喲,這片暗靈葉似乎是有點缺陷呢。”

王禦風三人看去,隻見得李洛手中那最後一片暗靈葉,竟然隻剩下半截。

而這半截暗靈葉,顯然不夠三個人分,充其量,隻能分給兩人使用。

可他們小隊,有三人。

李洛歎了一口氣,有些遺憾的道:“雖然有點缺陷,倒也勉強還能用”

他抬起手,問道:“你們還要不要?”

王禦風三人望著李洛手中這有些殘缺的暗靈葉,神情一時間變得極其複雜起來。

特彆是宋秋雨,她目光死死的盯著李洛,總算是明白對方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思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