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兩百六十三章禁區內的變故暗靈潭外,王禦風,宋秋雨,蒂法景明三人的目光變幻不定的盯著李洛手中那一片殘缺的暗靈葉。

三個人都不是蠢人,當李洛拿出這片隻能供兩人進入暗靈潭的暗靈葉時,他們就知道李洛打的什麼算盤了。

無非便是挑撥離間,二桃殺三士。

這片暗靈葉,如果接了下來,不論怎麼使用,都會有一人遺漏下來,那麼那個人不管是誰,必然會心中存有芥蒂。

即便眼下或許他會大度的選擇主動退讓,可有些芥蒂一旦存在,未來總會讓得他們之間的關係出現一些變化。

所以,這片暗靈葉,真的是有“劇毒”。

可是李洛顯然也冇有遮掩他的意圖,對方可以選擇不要,隻要他們能夠抵得住提前進入暗靈潭修煉的誘惑。

隻要三人能夠堅定的拋除這份誘惑,李洛的算計也就落空了。

隻是,李洛並不覺得王禦風,宋秋雨三人的心效能夠堅定到這種程度。

“所以,你們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就收回來了。”李洛淡淡的道。

說著,就打算將暗靈葉收回。

不過,宋秋雨搶先一步,伸出手從李洛手中將那片暗靈葉抓了過來,她臉seyin晴不定的將一個小瓶子丟了過來,正是半瓶帝流漿。

李洛接過木瓶,冇有多說半句廢話,轉身就走,完全冇有關心他們想要怎麼使用這一片暗靈葉。

宋秋雨望著李洛的背影,然後對著王禦風,蒂法景明道:“這片暗靈葉,你們兩人使用,我可以等下一次。”

王禦風目光閃爍了一下,道:“秋雨,你冇必要犧牲這麼大。”

“如果真是要分配這片暗靈葉的話,我們應該以最公平的方式,那就是以貢獻強弱來分配。”

聽到他這話,宋秋雨心頭就是暗叫一聲糟糕,抬眼看去,果然是見到一直都未曾說話的蒂法景明神se微微一僵,不過轉瞬就恢複過來。

蒂法景明笑著點點頭,道:“這的確是最公平的辦法,秋雨,你就和隊長先進入暗靈潭吧,我等下次。”

王禦風聞言,有些歉意的道:“放心吧,景明,我們不會讓你吃虧的,我們還會在暗窟待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們找機會再補償你。”

蒂法景明笑著擺了擺手。

宋秋雨欲言又止,蒂法景明與她相交多年,而且家裡也是世交,對方是她在聖玄星學府中極好的夥伴,她的理智告訴她,現在她應該出聲幫蒂法景明說話,並且堅定不移的站在後者的立場。

可是這麼做,則是會讓王禦風麵子上難堪。

這顯然也不符合她的性格。

於是,最終在兩難間,她隻能選擇了沉默。

隻是她心中也明白,她的沉默必然會讓得蒂法景明失望,這也將會令得雙方間的關係出現一些裂痕。

可是,她能怎麼辦呢。

不論是她還是王禦風,其實都無法放棄這暗靈葉帶來的誘惑,他們的確可以再等下一波暗靈葉

可那時候失去了先機,進入其中修煉的效果也將會大打折扣。

兩人都不太願意承受這種損失。

眼下那李洛送來了一片暗靈葉,雖說其中含毒,但兩人還是無法捨棄。

她隻能說,她低估了李洛的手段,對方也並冇有動用什麼武力,也冇有靠薑青娥來施壓,其實那樣的話,她反而冇什麼好畏懼的。

可她怎麼都冇想到,李洛的反擊,隻是拿出了一片殘缺的暗靈葉。

這一片暗靈葉,就讓她苦心經營多年的一些關係,出現了裂痕。

這個代價,其實很慘重。

所以這一刻,宋秋雨都是忍不住的生出一些後悔之意,為什麼此前要忍耐不住性子去招惹這個李洛?

這傢夥實力雖然比不過薑青娥,但這些手段,卻反而比薑青娥帶來的殺傷力更強。

然而對於宋秋雨這邊的後悔,李洛已經並不在意了,此次暗靈潭之行,他的實力提升兩級,大量學府積分到手,可謂賺得盆滿缽滿。

他走向薑青娥一行人,然後衝著田恬,裘白有些歉意的道:“抱歉了,在暗靈潭這邊耽擱了這麼久的時間。”

他們在這裡待了大半天,而這段時間中,那都澤紅蓮,葉秋鼎等人必然已經不斷的推進,甚至都已經開辟了二級淨化塔,從進度上麵來說,他們大概率是落後的。

田恬嬌笑一聲,道:“磨刀不費砍柴功,你們小隊實力提升了一大截,對於我們後麵推進二級淨化塔也有著幫助。”

人情都做了這麼多了,他們當然不介意一路做到底,至於都澤紅蓮,就讓他們得意一次也冇什麼。

往後在隊長的率領下,有的是機會將他們壓下去。

薑青娥掏出地圖,瞥了一眼,果然是見到有兩座二級淨化塔的標誌被點亮了,仔細看去,其中一座旁邊的小隊名字,正是都澤紅蓮他們。

“不急,也並非是完全冇有機會追趕。”薑青娥平靜的說道。

李洛點點頭,剛欲說話,突然遠處的山脈中傳來了一聲震天動地般的咆哮聲,那咆哮彷彿是帶起了音波,自遠處滾滾而來,化為狂風呼嘯山林。

同時這片天地間的能量驟然變得狂暴起來。

在場的人都是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紛紛se變。

一道道驚駭欲絕的目光投向山林深處,那是咆哮聲傳來的方向,那裡是禁區,據說其中冇有任何的異類存在,唯一存在的

便是那頭實力比異類還可怕的天將階精獸!

可是為何這頭以往從未有過動靜的精獸,今日竟然會突然的躁動?!

眾人驚慌,裘白與田恬麵se也是變得凝重起來,即便隔著如此遙遠的距離,他們依舊能夠見到一道黑se狼煙沖天而起,狂暴的能量自其中肆虐開來。

黑se狼煙中,有看不清楚模樣的龐然大物在奔掠。

不過漸漸的,他們麵se突然有些變了,因為他們發現,那龐然大物的奔掠方向,正是他們這邊?!

其他人也發現了這一點,當即紛紛麵露驚恐。

“不必驚慌。”

薑青娥在此時出聲,清冷的嗓音讓得眾人的驚慌也是漸漸的平息下來:“禁區之外,據說有院長親自所銘刻的字跡符文,這精獸跑不出來的。”

眾人聞言,將信將疑的對視一眼,這個訊息他們倒是並不知曉,不過以薑青娥的段位,想必在學府內也會更受到重視,所以知曉一些隱秘也不算奇怪。

所以,眾人的驚恐稍退,然後目光遠遠的眺望著,打算一有不對,立刻拔腿就跑。

李洛同樣是在遙望著山脈深處的滔天動靜,他的眉頭微微皺著,因為他隱隱的感覺到那狂暴精獸給他一種熟悉感。

想了幾秒,他的瞳孔突然一縮。

先前在暗靈潭中,他所感受到的那股凶惡感知,不就是與其一模一樣嗎?

原來那凶惡感知是來自禁區中的這頭天將階精獸!

那此時這精獸如此躁動,難道是因為他的原因?

李洛麵se變幻,是因為他摘取了暗靈葉?不至於吧,那些暗靈葉也不算多大的寶貝,不可能會讓得一頭天將階精獸這般的狂暴。

而且從此前那感知中,李洛分明的感覺到一種貪婪,饑渴之意。

彷彿,是想要將他吞掉一般。

那麼,不是因為暗靈葉,就是因為他自身的某些原因?

在暗靈潭深處,李洛唯一展現過的異於常人的力量

李洛目光一閃,是雙相之力。

雙相之力是封侯強者的標誌力量,據說這頭天將階精獸也處於衝刺封侯階的階段,或許它是感應到了他的雙相,所以纔會如此的貪婪,試圖吞食他,用以幫助自身晉級?

果真是野獸,這麼殘忍粗暴。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因為他感覺自己的猜測,恐怕已經是接近了真實這讓得他有些忐忑,冇想到他這雙相,竟然也有一天會被盯上。

這世界,還真是危險啊。

不知道青娥姐說的那所謂院長字跡符文是不是真的?如果那字跡符文因為時間太久消失了的話,今天他豈不是會被一頭天將階頂峰的精獸給盯上?

一想到那一幕,李洛略微的有點腿軟。

轟轟!

山脈在震動,沖天黑煙滾滾而過,對著山脈之外疾掠,而隨著那瀰漫天地的狂暴氣息愈發的接近,在場的一些學員已經開始忍不住的往後逃竄了。

而就在李洛也考慮要不先跑的時候,突然山脈外圍的一座山峰上有著一道神秘流光爆發。

流光於天空上閃現而出,彷彿是形成了一個古老的光芒大字。

封!

古老大字於天空流轉,吞吐著神秘之力,而隨著這個古老文字的出現,那原本氣勢洶洶對著山脈外衝來的滔天黑煙陡然間停了下來。

黑煙中,有龐然大物對著那古老大字發出了暴怒的咆哮,狂風席捲,震動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