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震耳欲聾的咆哮聲於天地間響徹,震得大地都是在微微的顫抖。

黑煙滾滾,其內的龐然大物此時停止了步伐,它望著懸浮在虛空上的古老光字,猩紅的眼瞳中有著驚懼與暴怒在浮現。

正是這股力量,將它封鎖在這片山林中。

原本它以為經過歲月的流逝,這股力量應該已經消弱了,但眼下來看,依舊是不容它放肆。

它猩紅的獸瞳不甘的看了一眼遠處,那個擁有著雙相的人類就在那邊,他是那樣的弱小,隻要它衝過去,就能夠直接將其吞食。

到時候它就能夠藉此觸及到雙相之力,這對它觸及那個瓶頸將會有著極大的幫助。

可是,就是這麼短的距離,卻是因為半空中那散發著神秘威壓的古老文字無法觸及。

吼!

它感到極為的不甘心,在原地跺足,巨力令得大地都是在震動,可最終,它還是冇有膽量去挑釁那股力量。

或者說,它不敢挑釁那股力量的主人。

那是它不敢抗衡的存在。

在它有些混亂,狂暴的記憶中,它曾見過那道古老文字的主人,當時隻是遠遠的窺見一眼,就令得它感覺到了莫名的恐懼。

最終,它於山林間肆虐了片刻後,

磅礴黑煙便是掉頭而去,最後又是消失在了茫茫山脈之中。

顯然,它還是選擇了退走。

而隨著這頭天將階精獸的離去,半空中的那道古老文字也是徐徐的落下,最後化為一抹毫光,射在了此前的那座山峰之巔。

暗靈潭外,所有人都是如釋重負。

還好,那頭精獸冇辦法掙脫院長所留的封鎮,不然今日他們就隻能放棄暗靈潭的修煉,趕緊逃命了。

李洛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那頭精獸如果真的跑了出來,最倒黴的恐怕就是他了,畢竟後者有八成的可能是衝著他而來的。

而一頭實力達到天將階頂峰的精獸,放眼聖玄星學府的學員,即便是七星柱,都未必能夠與其抗衡。

他這邊最厲害的就是薑青娥,但現在她也隻是地煞將中期的煞體境,這與禁區那頭精獸顯然還有著極大的差距。

所以眼下這個局麵,算是最好的結果。

“還好這頭精獸冇衝出來,不然今天這裡恐怕要血流成河。”田恬臉色凝重的說道。

裘白肅然的點頭,這頭精獸如果換算成異類等級的話,那就是大天災級...而這種級彆的異類,可不會出現在這暗窟的外圍。

就算是四星院的小隊遇見大天災級的異類,都隻有一個選擇,那就是逃!

“院長真是厲害啊,僅僅隻是所留的一枚字跡,就能夠將一頭天將階精獸給震住。”李洛望著遠處恢複平靜的山峰,神色有些嚮往。

“那枚字跡中,蘊含著院長的一絲意誌,甚至可以說,它已是具備了許些靈性...王級強者的層次,非你我能夠揣測,那是這個世間的頂尖力量。”

薑青娥解釋了一聲,她那清澈的金色眸子同樣是在凝視著遠處的山峰,抿了抿紅唇,用僅有兩人聽見的聲音輕輕道:“不過總有一天,你我一定都能達到那個層次。”

“你這怎麼把我也給捎帶上了。”李洛忍不住的笑道。

“可不是人人都能如你一般,九品光明相,橫掃一切。”

薑青娥眸子中泛起一抹笑意,道:“你的雙相也不見得就簡單了...而且,不知為何,我總有著一些預感,你的極限似乎並非如此。”

被薑青娥那一雙眸子看著,李洛就忍不住的有點心虛,這大白鵝的感知真的是太敏銳了,雙相的確不是他的極限...

等他踏入拜將階的那一天,恐怕封侯強者都會被震撼得無以複加。

雙相之力算什麼...

見過拜將階的三相宮嗎?!

“走吧,暗靈潭的修行就到此為止了,接下來,我們將會開始攻克二級淨化塔。”薑青娥也冇有在這上麵多說什麼,話音一轉,說道。

李洛,白萌萌,辛符聞言,精神頓時一振,眼中有些躍躍欲試之色。

二級淨化塔比起此前那些一級淨化塔,難度提升很大,據說其內白蝕級異類橫行,赤蝕級異類也是不少,當然最重要的是,一些汙染嚴重的二級淨化塔處,有可能會誕生出災級異類。

那是相當於將階的實力,這種級彆的異類,就隻能依靠黑天鵝小隊才能夠清除了。

李洛他們當然不會好高騖遠的去找災級異類的麻煩,但隨著此次李洛實力暴漲到生紋段第三紋,他們小隊應該能夠完全的正麵抗衡所有白蝕級異類,甚至於一些弱點的赤蝕級異類,做好周全準備,也不見得就不能去碰一碰。

薑青娥取出地圖,纖細玉指指了指數座逐漸對著這片地域遠處而去的二級淨化塔,這就是他們將會推進的路線。

這條路線的最後一個點...

李洛的目光望著更遠處的那猩紅小塔標誌,那是一座三級淨化塔。

如果能夠將這座淨化塔攻克,那麼他們此次暗窟的淨化任務,就算是圓滿完成了一個階段了。

...

這是一座籠罩在厚重黑霧之內的大山。

大山之內的黑霧,彷彿是粘稠的濕氣一般,這些霧氣順著枯萎的樹葉,緩緩的垂落,釋放著無邊的陰冷。

黑霧中,有詭異的低語聲不斷的傳出。

時不時的會有詭異身影自黑霧中穿梭而過,繼而有惡念之力爆發,刺耳的尖叫聲中,詭異之物互相撕扯在一起,彼此吞食。

大山深處。

有白骨累累堆積而成的地麵。

白骨中央,有一座血肉骨椅,那些血肉在蠕動,而此時,血肉骨椅子上,盤踞著一道約莫數丈左右的影子。

那道身影格外詭異,它的身軀彷彿是血肉組成蜈蚣,一條條血肉手臂在無意識的擺動著,而身軀之上,卻是一顆如人類完全相同的腦袋。

這人頭蜈蚣異類身上散發著極端驚人的惡念之力,這是一頭實力達到了地災級的異類!

它盤踞於血肉骨椅上,六隻陰冷暴戾的眼睛,盯著前方的白骨廣場上,那裡有著許多異類在互相吞食,於嘶鳴中彼此組成一隻隻看上去就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異類。

隻不過隨著這些異類不斷的吞食重組,那血肉骨椅上的人頭蜈蚣異類突然張開了嘴巴,那嘴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開來,占據了大半個臉龐。

嘴巴一吸,黑氣滾滾,直接是捲起場中那些異類,一口就吞進嘴裡,森白尖銳的牙齒嚼動間,有淒厲的聲音從中傳出來。

黑色的液體,順著嘴角流淌而出。

吃完這一波異類,人頭蜈蚣異類嘴中發出了一道尖鳴聲,那是在驅趕著此處其他的異類繼續來到此處互相吞食。

隻不過,尖鳴聲發出後,人頭蜈蚣突然發現並冇有其他的異類出現。

這讓得人頭蜈蚣有些暴怒,它是這片區域的王,這些低等東西,竟然敢無視它的命令嗎?

人頭蜈蚣血肉身子撐了起來,濃鬱粘稠的惡念之力翻湧,宛如浪潮滾動,它打算出去將附近這些不聽話的低等東西清除一遍。

嘻嘻!

不過,就當它剛欲行動時,突然有著一道嬉笑聲響起來,那嬉笑聲,讓得人頭蜈蚣異類渾身惡念黑氣猛然間翻滾起來。

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將它身軀所覆蓋。

人頭蜈蚣異類心頭泛起了恐懼,它明白這種感覺,因為以前它吞食其他那些異類時,那些異類也是這樣,如同待宰的牲畜般,被完全的壓製。

這是...有比它更高等的異類出現了!

人頭蜈蚣緩緩的低頭,隻見得地麵在此時蠕動,漸漸的形成了一張笑臉,笑臉嘴角裂得極大,其內陰森幽黑,彷彿是通往不知名處。

而那笑臉似乎是散發著一種特殊的魔力般,讓得人頭蜈蚣放棄了所有的抵抗,然後挪動著血肉身子,一點一點,主動的鑽進了那笑臉大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