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接下來的十天時間中,薑青娥,李洛兩支小隊幾乎是火力全開,直接是接連攻克了三座二級淨化塔,這期間他們也往返了淨化據點兩次,做了一些補給。

二級淨化塔的難度,遠勝一級。

這段時間的激戰中,李洛三人根本就未曾有過片刻的放鬆,因為在這二級淨化塔周圍,白蝕級異類遍地橫行。

而且異類之間也會互相吞噬,所以能夠在這二級淨化塔周圍留下來的白蝕級異類,都算是此中的翹楚,實力普遍不弱於第三紋的實力。

如果不是正義小隊在暗靈潭中有了一次巨大的提升,李洛感覺,恐怕以他們的實力,在這二級淨化塔周圍將會是寸步難行。

而且在來到二級淨化塔範圍後,即便是“黑天鵝小隊”也開始認真起來,再也不能如同此前麵對一級淨化塔時那般的隨意。

所以在很多時候,李洛三人都是隻能依靠他們自身的力量去解決所遭遇的異類,畢竟他們也不想真的成為了薑青娥他們的累贅。

在啟用這三座二級淨化塔期間,李洛小隊最為危險的一次,莫過於遭遇了一頭實力達到了生紋段第五紋的白蝕級異類。

這頭異類,已經開始有著進化到赤蝕級的跡象,比他們之前遇見的那人皮異類進化而成的八臂異類還要更強數分。

當時為瞭解決掉這頭第五紋實力的白蝕級異類,李洛三人都出現了傷勢,最終靠著精妙的配合,方纔將其成功斬殺。

這算是正義小隊自從進入到暗窟以後,獨自解決的最強異類。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一戰中,辛符終於完成了在暗靈潭中未曾完成的突破,順利的突破到了生紋段第二紋,讓得小隊的實力再次提升了一截。

三人此前還想著能不能斬殺一頭赤蝕級異類,可在經曆了這頭第五紋實力的白蝕級異類後,三人有些膨脹的心,倒是開始收斂了一些。

暗窟太危險,還是能苟則苟吧。

一座斷崖前。

薑青娥駐劍而立,嬌軀窈窕,湛藍色的短披風隨風輕揚,戰裙下的長腿纖細筆直,細微間的線條柔韌而矯健,隻不過她的此時的氣勢過於的冷冽,那是因為這段時間大量的殺伐所導致。

這十天時間中,被她所親手斬下的異類,比李洛三人加起來還要多數倍。

斬殺如此之多的異類,本就容易會被惡念之力感染,正常來說,殺了這麼多異類的學員,恐怕需要在淨化據點靜修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夠洗清這種感染,繼續外出執行任務。

但薑青娥仗著九品光明相的霸道,卻是完全不懼惡念之力的感染,一路橫掃下來,隻是氣質短時間變得更為煞人一些而已。

李洛,裘白,田恬等人皆是立於薑青娥身後。

李洛三人的氣勢比起之前也有所變化,變得有些深沉與淩冽,畢竟他們進入到暗窟也有半個多月的時間了,這段時間中他們所經曆的凶險,恐怕比起此前十數年所經曆的都要來得多。

其中一些時候,甚至是有著性命之危。

畢竟異類可不是善與之輩,一旦被其抓到破綻,便是將會讓你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此時的一行人,都在望著斷崖前方,那是一片平原,而此時在那平原中央,可見一座殘破的廢墟,濃鬱到讓人感到不適的黑霧瀰漫其中,偶爾間有淒厲的聲音從中傳出,令人毛骨悚然。

這是一座二級淨化塔,而且其範圍內的惡念汙染,比此前李洛他們所見的幾座二級淨化塔都要更為的強烈。

“這座二級淨化塔,已經算是處於距離淨化據點的外圍區域了,隻要打通了這座淨化塔,那我們距離最終目標的那座三級淨化塔,就不遠了。”

薑青娥清冷的嗓音傳來,讓得人心中因為那瀰漫的惡念汙染而感到壓抑的心都為之一緩。

“不過進入到外圍區域,就說明這裡的異類也將會變得更強了。”田恬凝重的提醒道。

薑青娥頷首,微微沉吟,道:“對於這座二級淨化塔,這次我們或許會改變一些計劃。”

“這一次我們不會先逐步清理,最後才啟用淨化塔”

她轉頭看了李洛他們一眼,道:“這一次我們會反著來,直接集中力量推進到二級淨化塔所在,然後將其啟用。”

李洛聞言,眼神微凝,道:“這樣一來的話,到時候我們就會引動這片範圍的所有異類對我們發起進攻。”

薑青娥頷首,道:“這裡接近了外圍區域,而外圍遊蕩著許多莫名的異類,所以如果我們要戰鬥的話,就需要以最快的速度結束,否則引來了一些遊蕩的強大異類,也會增添我們的風險。”

“而直接一次性解決,則是最快的方法。”

“當然,這個所謂的一次性,也不是真的要憑藉我們兩支小隊去抵禦那麼多異類的圍攻。”

薑青娥從懷中掏出了一張卷軸,卷軸表皮粗糙,材質與他們所持有的地圖相同,想來應該也是以相力樹的樹皮所煉製而成。

“這是隔離卷軸,此前我們回據點的時候,我從兌換點換取而來的。”

“隻要我們抵達了二級淨化塔,可以將此物展開,它會形成一圈隔離光罩,光罩會將所有赤蝕級以下的異類全部抵擋在外,而這個時候,隻要我們將闖入隔離罩的異類解決掉,就能夠將時間拖延到淨化塔徹底被啟用。”

“而隻要淨化塔一被啟用,到時候淨化光環爆發,

這片區域的所有異類都將會被抹除。”

李洛這才恍然,原來是有著這個東西,那這個計劃倒的確是可行,隻不過唯一一個點就是,隔離罩隻能抵擋住赤蝕級以下的異類,那也就是說,到時候進入到隔離罩的異類,實力基本都是在赤蝕級了。

這讓得李洛神色嚴肅了一些,這說明這一次,他們恐怕有很大的可能,要直麵真正的赤蝕級異類了。

這絕對是一場惡戰啊。

薑青娥眸光看向李洛三人,道:“到時候進入隔離罩的異類,我們會儘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去解決,你們三人守在淨化塔前,作為最後的屏障。”

這顯然是讓得三人處於後方,也算是讓他們承擔最小的壓力了。

李洛三人點點頭,這個時候可不是逞強的時候。

薑青娥雷厲風行,在進行了一番簡單的部署後,便是不再多說,她玉手緩緩緊握重劍劍柄,嬌軀一躍,便是直接自斷崖之上掠下。

在其身後,田恬,裘白,李洛三人小隊也是立即跟了上去。

一行人於平原上疾馳而過。

半晌後,便是接近了那片被籠罩在濃鬱黑霧之中的廢墟所在。

兩隊人馬都是緊守心神,渾身相力流轉,保持著極高的警惕,然後直接殺進了這片被濃重汙染的區域。

隻不過,讓得他們有些驚愕的是,當他們在闖進這片汙染嚴重的區域時,那所預料的如潮水般攻勢,卻並冇有出現。

甚至,冇有一頭異類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周圍黑霧湧動,明明是那樣的陰冷與讓人不適,但卻有一種極為詭異的安靜。

麵對著這種情況,就連薑青娥都是怔了怔。

“怎麼回事?這裡的惡念汙染明明如此的嚴重,怎麼會連一頭異類都冇有?”田恬已經是忍不住的驚疑出聲。

李洛三人麵麵相覷,同樣是因為這一幕感到奇怪。

以這種惡念汙染的程度,正常來說應該是異類橫行纔對,怎會如此的空寂

“反常有妖,注意戒備。”

薑青娥微微沉吟,對著大家提醒了一聲,然後道:“不管如何,先去淨化塔,看能不能直接啟用。”

其他人聞言,也是點點頭。

於是接下來一行人以更加謹慎的姿態,小心翼翼的於濃重黑霧間穿梭,那些黑霧粘稠陰冷,其中充斥著諸多惡念,接觸之間,便是讓人心煩意亂,惡念叢生。

兩支小隊踩著漆黑的淤泥前行,可所過處,異常的安靜,依舊冇有受到任何的阻攔。

可就是這種順利,反而是讓得他們感到了莫名的不安。

在這詭異的暗窟中,越是這種反常,越是讓人感到驚恐。

最終,一行人穿過黑霧,抵達了那座二級淨化塔之前。

他們望著眼前這座散發著淡淡微光的淨化塔,還稍微的有點恍惚,他們竟然還真的冇有受到半點阻礙的來到了這裡?

而且,這片廢墟中的異類呢?

怎麼會消失得如此的乾淨。

如果不是眼前的淨化塔還冇有被啟用,他們甚至都要懷疑已經有小隊比他們更快的抵達這裡,然後將這片區域給清理了。

可眼下淨化塔依舊未曾被啟用,那就說明並非是其他的小隊

那,此處的異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