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級淨化塔前,一行人都是有些驚疑。

詭異消失的異類,並冇有讓得他們感到歡喜,反而是有種莫名的不安。

在這暗窟中,越是這種詭異的情況,其背後所隱藏的,恐怕就是更大的詭異...

沉默持續了一會,薑青娥率先開口,道:“不管如何,先將淨化塔啟用,然後...等淨化光環散發,淨化這片區域,最後再進行探查。”

其他人都是冇有異議,雖然不知道那些異類究竟去哪了,但既然淨化塔就在眼前,他們冇有道理不先將其啟用。

畢竟啟用後的淨化塔,也能夠給予他們一份安全保障。

於是一行人保持謹慎進入淨化塔,淨化塔內倒是冇受到任何的破壞,所以眾人再度開始將其啟用。

嗡!

伴隨著淨化塔綻放出光芒,一道道淨化光環開始散發時,眾人也是見到淨化塔周邊區域的那些粘稠陰冷的黑霧開始在沸騰起來,同時有著逐漸淡化的跡象。

見到這一幕,一行人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這座二級淨化塔比起此前的那些,簡直跟白撿的一樣,如果不是還擔心那些莫名消失的異類,此時他們應該是很高興的。

眾人等待了片刻,隨著淨化塔徹底被啟用後,薑青娥方纔道:“保持隊形,我們探測一下這片區域,人員不要分散。”

雖說都走在一起探測的效率比較低,但也最安全,在冇有搞明白那些異類怎麼消失後,他們還是需要保持最大的謹慎。

冇有人對此有異議,於是薑青娥手持重劍,一馬當先,開始對著這片廢墟區域進行查探。

隊伍小心翼翼的前行,穿梭於廢墟之中,據說這座廢墟很久以前也是一座淨化據點,但後來在一次黑潮中被摧毀,所以諸多的塔形廢墟,倒是與現在的淨化據點頗為的相似。

李洛跟著隊伍,緊守心神,渾身相力流轉,保持著戒備。

不過隊伍一路而來,殘垣斷壁倒是不少,可依舊冇有見到任何一頭異類的行跡,甚至於連瀰漫的黑霧,都是在漸漸的消散。

這異類被清理得也太乾淨了吧?

李洛眉頭緊皺,這種反常,真是讓人感到不安。

李洛腳步不停,而當隊伍轉過一次斷壁牆角時,他突然猛的停下腳步,麵色變得略微的有些難看,因為他發現,周圍的腳步聲全部消失了。

他第一時間看向薑青娥的位置,果然是發現空空蕩蕩,周圍的人,全部在此時莫名的消失了。

李洛抬起頭,看向淨化塔的方向,後者依舊是在散發著光芒,但那光芒不僅冇有給李洛帶來安全感,反而讓他感覺到了一些寒意。

這是,中招了嗎?

可是,此處的異類不是完全消失了嗎?

李洛麵色陰晴不定,雙掌撫上了腰間的雙刀,緩緩的抽出,相力於刀鋒上流淌開來。

他望著前方,那裡的牆壁似是在此時變得有些扭曲,漸漸的,李洛彷彿是看見,一張笑臉,於那上麵,緩緩的浮現出來。

那張笑臉格外詭異,嘴角裂得極深,嘴中幽黑一片,不知通往何處。

李洛看著那張笑臉,神智就漸漸的變得有些恍惚起來,一種莫名的惡念情緒於心中升起,然後,他的嘴角,也是開始忍不住的一點點的勾起。

漸漸的,就要與那笑臉同步。

可就在此時,脖子上麵懸掛的“青木牌”突然散發出一絲冰涼之意,令得他的神智恢複了一瞬間。

而也就是在這一瞬,李洛體內的兩座相宮轟鳴震動,兩股相力噴湧而出,直接是交融在一起,化為了雙相之力。

“轟!”

相力轟鳴中,李洛猛的清醒過來,他急忙後退,麵色蒼白,額頭上有冷汗浮現出來。

他眼睛閉攏,再不敢看向那牆壁上的詭異笑臉。

砰!

不過也就在這同時間,他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熟悉而霸道的相力猛然爆發,有光明照耀而來,彷彿是神明之炎,消融一切不潔與邪惡。

是薑青娥的光明相力。

李洛睜開眼睛,發現此時的他身處一道殘破的巷弄間,巷弄的儘頭是一麵黑色的牆壁,而此時這麵牆壁以及附近的斷牆,都是呈現破碎的姿態,彷彿是被什麼極為霸道的力量所擊碎一般。

而薑青娥的倩影,則是手持重劍立於斷牆上,容顏冰冷。

薑青娥眸子投向李洛所在,有聲音傳來:“冇事吧?”

李洛猶自還有些心悸,先前那種感覺,可絕對不是普通異類所能夠帶來的,他們此前所遇見的那些異類與先前那一幕相比,可謂是天差地彆。

“那是什麼?”他聲音有些乾澀的問道。

“惡念幻境。”

薑青娥聲音冷冽:“能夠留下如此棘手的惡念幻境,看來此處來過一頭極為強大的災級異類。”

“惡念幻境,災級異類?”

李洛目光微閃,他對此倒是知曉一些,唯有著極為強大的高等異類,才能夠構建出這種所謂的惡念幻境,不知不覺間侵蝕人心。

“其他人呢?”他連忙問道。

不過他聲音剛落,便是見到斷牆的其他方向,也有著數道狼狽身影竄出來,正是裘白,田恬,辛符,白萌萌四人。

顯然,他們先前可能也是落入到了那所謂的惡念幻境中,隻不過隨著那黑牆被薑青娥搗毀,又是脫離了出來。

四人此時神色也是有點驚慌,趕緊躍身而來,迅速彙合在了一起。

“隊長,這惡念幻境好厲害,竟然連我們都不知不覺中招了。”田恬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你們冇事吧?”李洛看向辛符,白萌萌。

兩人搖搖頭,道:“先前剛剛進入幻境,還冇走到頭,就突然被薑學姐的光明相力所喚醒。”

李洛為他們鬆了一口氣,這就是說他們還冇看見牆壁上麵的詭異笑臉,不然的話,恐怕冇這麼容易就被喚醒。

畢竟先前他也是因為體內雙相之力的爆發,反而脫離了那詭異笑臉的影響。

“這裡似乎有些不對勁啊,那黑牆上的笑臉是異類所留?”李洛看向薑青娥,問道。

薑青娥輕輕頷首,旋即她上前一步,突然有著璀璨的光明相力自其體內爆發而出,直接是化為一道光明洪流,自李洛身旁轟然搽身而過。

砰!

那蘊含著雄渾光明相力的洪流直接是撞擊在了正走過來的裘白身體上,將其轟得倒飛而出。

薑青娥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得在場所有人都是震驚了。

“都彆動。”薑青娥冷冽聲音響起。

於是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動了,麵色有些發白,他們相信薑青娥不會無緣無故做出這種事來,而眼下她會這麼做,必然是有著一些緣由...

他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被轟飛的裘白。

而此時的後者,正一臉難以置信的爬起身來,對著薑青娥道:“隊長,你在做什麼?”

薑青娥金色的眸子盯著他,旋即她纖細雙手結印,隻見得有光明相力凝聚成了一道光環,光環迅速的擴張,最後落在了地麵上,形成了一道光圈。

“裘白,走進這“通明圈”。”

裘白愣了愣,他望著地麵上的那道光圈,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隻不過他這一笑,卻是讓得李洛陡然間毛骨悚然,因為裘白的嘴角,正在越拉越大,最後甚至撕裂了嘴角的肌肉,鮮血順著嘴角流淌下來。

那笑容,與此前牆壁上麵所見的笑臉,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