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十三號據點進入戰備狀態後的第三天,將近八成的隊伍都是趕了回來,一時間據點內人潮洶湧,氣勢倒是顯得頗足。

隻不過這種人多的氣勢並不能掩蓋眾人的驚慌,許多人的麵龐上整日都帶著憂慮之色,畢竟這也是他們第一次遇見所謂的天災級異類。

而且在這段時間隨著更多的隊伍陸陸續續的歸來,那些被種下惡念種子的學員也是不斷的被探查出來,每一次的發現,都會引發一些騷亂與驚恐的氣氛。

畢竟上一秒你還在和同伴笑談,結果下一秒,那個同伴嘴角的笑容就漸漸的撕裂開來並且對你發動瘋狂的攻擊,那驚悚的一幕真的是太過的具備衝擊力了。

這天災級異類的詭異程度,遠非他們此前所清除的那些所謂蝕級異類可比。

而這幾日,李洛與薑青娥也在時刻關注著據點外圍的一些淨化塔,而結果也不出他們的意料,有一個方向的淨化塔,正在一座接一座的變得黯淡下來。

而且在不斷的對著據點所靠近。

顯然,那頭天災級異類,最終的目標的確就是他們所在的據點。

這無疑更讓人感到了壓迫感。

但他們對此也冇有任何的辦法,隻能固守據點,等待援軍。

而也就是在這一天,李洛,薑青娥收到訊息,都澤紅蓮的小隊出現在了據點之外。

兩人收到訊息,第一時間就趕往了據點大門處,因為他們一直都在關注都澤紅蓮他們的行跡,畢竟在這座十三號據點中,都澤紅蓮的隊伍實力僅次於黑天鵝,如果他們也能夠在據點內,那無疑會大大增強此處的防守力量。

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那就是都澤紅蓮他們此前的推進方向,與眼下那大天災異類汙染淨化塔的方向剛好相反,一個往外推,一個往內走。

也就是說,如果都澤紅蓮他們膽子大一些的話,說不定與那大天災異類有過碰麵,而這,絕對不算是一個好訊息。

那大天災異類光是留下的一些惡念幻境,就能夠造成巨大的影響,而如果都澤紅蓮他們與其正麵碰撞過,那麼他們對於都澤紅蓮一行人,就得做好十足的防備。

當兩人趕到據點大門處時,這裡正在發生一些爭吵,那是一些學員守衛者與都澤紅蓮小隊的一名隊員在爆發一些衝突,彼此間喝罵不斷。

不過隨著薑青娥的出現,雙方的喝罵都是停止了下來。

“怎麼回事?”薑青娥柳眉微蹙,冷淡的聲音散發著一些壓迫力。

“薑姐,他們一來就想要強闖關卡,不想通過“笑魔鏡”!”一名學員守護者連忙說道。

冇錯,那麵被立在據點大門處的鏡子,被很多學員戲稱為“笑魔鏡”,因為已經有不少學員在那鏡子麵前,一笑成魔了...

其他的學員也是紛紛聲討,畢竟眼下這種局麵,據點內本就是人心惶惶,這都澤紅蓮一行人還不想按照規矩來,這豈不是視所有人的生命如兒戲嗎?

薑青娥淩厲的眸光看向那名都澤紅蓮小隊的隊員,而後者被她眸光鎖定住,神色也是有些發虛,辯解道:“這些人莫名其妙要我們在這裡笑半天,這不是折騰人嘛。”

薑青娥目光自一行人身上掃過,發現他們所有人眼底都是有些驚恐,渾身都是散發著狼狽之意。

那葉秋鼎也是在其中,麵對著薑青娥的目光打量,他麵色有些陰晴不定。

薑青娥看了一圈,最後發現都澤紅蓮此時正被一名隊員背在身後,長髮披散,麵色顯得格外的蒼白。

都澤紅蓮顯然並不想在她這個最為狼狽的時候與薑青娥照麵,所以先前一直未曾說話。

可如今她感受到了薑青娥的目光,當即隻能有些惱怒而虛弱的怒視回去。

“傷成這樣?”

薑青娥緩步上前,來到了都澤紅蓮麵前,金色眸子散發著一絲銳利:“你們與那頭大天災異類碰上了?”

此言一出,四周的學員頓時驚撥出聲,腳步都是忍不住的退後兩步。

都澤紅蓮咬了咬牙,道:“跟你沒關係!”

“本來你們遭遇誰,的確和我沒關係,但那頭大天災異類即將襲來,任何被其汙染的人,我們都必須慎重以待。”

薑青娥緩緩的道:“都澤紅蓮,告訴我,你有被汙染嗎?”

都澤紅蓮撇過頭,冇有回答。

薑青娥看了一眼揹著都澤紅蓮的學員,那是葉秋鼎隊伍裡麵的一員,此時他的身體微微的有點發抖,眼中帶著一絲莫名的恐懼。

“把她放下來。”薑青娥突然說道。

那名學員聞言,遲疑了一下,然後就將虛弱的都澤紅蓮給放了下來,後者頓時雙腳發軟的要倒地,卻是被薑青娥伸出手臂擋住了。

都澤紅蓮幾乎趴伏在薑青娥的身上,她有些惱羞成怒的道:“薑青娥,你想要做什麼?!”

薑青娥冇有理會她,隻是伸出纖細指尖,自都澤紅蓮後背劃過,然後她就感覺到了指尖傳來的細微刺痛。

這讓得薑青娥眼神微凝,旋即她吩咐了一聲,招來了一些女學員,這些女學員組成人圈,將她與都澤紅蓮圍在了其中,擋住了外麵的一些視線。

而後薑青娥不顧都澤紅蓮的掙紮,將她後背的衣衫掀了起來,下一瞬,她金色眸子陡然一縮。

那些組成人圈的女學員更是嚇得尖叫了起來,險些直接嚇跑掉。

因為她們看得清楚,在都澤紅蓮那光潔的後背上,竟然是有著一張詭異的笑臉正在緩緩的蠕動。

薑青娥迅速的將衣衫蓋在了都澤紅蓮後背上,臉色有些不太好看,這詭異笑臉彷彿是烙印在都澤紅蓮後背上,這顯然是比普通的惡念種子汙染還要來得更重。

“是貪圖學府積分,然後想跟在那大天災級異類後麵白撿淨化塔,最後卻被它撞見了吧?”薑青娥淡淡的道。

都澤紅蓮依舊冇有說話。

“這是惡念之力侵蝕血肉的表現,看這架勢,要不了多久,這惡念之力就會將你的身子吃空,到時候你也會成為被那大天災異類所操控的血肉傀儡。”

薑青娥手掌輕輕拍了拍都澤紅蓮纖細柔韌的腰肢,道:“可惜了這副好皮囊,很快就要變得血肉模糊了。”

都澤紅蓮身子微微一顫,嬌豔的臉蛋上,終於是有著一抹恐懼之色浮現出來。

最終,她用儘剩餘的力氣抓住薑青娥的皓腕,壓下心中的屈辱感,對著後者低下那驕傲異常的頭顱。

“薑,薑青娥...”

“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