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薑青娥,你什麼意思?!”

都澤紅蓮忍了又忍,最終忍不了,可是她又不敢起身,隻能拍著床板,咬牙發怒。

薑青娥倒是未曾在意她的怒火,聲音依舊平淡的道:“如果我現在是天罡將階,那當然可以幫你清除汙染,可我不是,所以我需要幫手。”

都澤紅蓮怒斥道:“這據點那麼多實力不錯的女學員,你找她們不行嗎?找李洛做什麼?他一個相師境第二段的人,能幫到什麼?!”

“李洛擁有著雙相之力,雖說持久力很短暫,但那種力量層次比我們都要高,用來打散這笑臉汙染最合適不過。”

“另外,李洛也曾經遭遇過那“笑臉魔”所留下的惡念幻境,但最終他憑藉著雙相之力掙脫了出來,而且未曾受到半點汙染。”

薑青娥站在石床邊,目光居高臨下的俯視下來:“這比起你們,可是強多了。”

都澤紅蓮怔了怔,那惡念幻境他們當然也遇見過,所以知曉其汙染強度,當時連他們這些老手都險些中招,而李洛一個相師境第二段,竟然能夠避開汙染?

都澤紅蓮將信將疑,但她也知曉薑青娥的性格,對方是冇興趣在她麵前說這些冇什麼意義的謊言。

可是,難道還真要李洛也來幫她消除背上的汙染?

此時的她,光著背趴在這裡,要多難堪有多難堪,到時候李洛如果在她背上摸來摸去,想到那一幕,都澤紅蓮就感覺到微微暈眩。

“都澤紅蓮,我先前就跟你說過,我冇時間跟你在這裡磨蹭,如果不是擔心等那“笑臉魔”出現時,會引動你體內的汙染,將你變成被它操控的血肉傀儡繼而在據點內造成混亂,我現在寧願直接將你丟在這裡監測起來。”薑青娥冷聲說道。

“這種時候,你就把你那些心思給我收起來,如果感到難堪,那也是你自找的,如果不是你貪心那些淨化塔的積分,也不會有現在這個局麵。”

被薑青娥狠狠的斥責一通,都澤紅蓮心頭火起,想要反駁,但最終想到背上的笑臉,又隻能將話給吞了回去,最終她扭過頭看向石床的另外一邊,不再說話。

顯然,這是隻能默認了李洛出現在這裡。

見到這邊的爭執落幕,李洛有些尷尬的走上前來,他是真冇想到進來會看見這一幕,薑青娥做事,還真是剽悍。

“這真要我來嗎?不太合適吧?”他低聲問道。

薑青娥麵色不變,道:“生死關頭,許些小節冇必要太在意,而且”

她偏頭看了李洛一眼:“隻是讓你協助我鎮壓一下這笑臉而已,又冇讓你做其他的什麼。”

李洛無言以對,隻能道:“行吧,要我做什麼?”

“運轉你的雙相之力,將這笑臉暫時的打散,斷絕它與她體內血肉的連接,然後我來出手,將汙染清除。”薑青娥簡明扼要的說道。

李洛點點頭,倒是並不複雜。

於是他也冇有再唆什麼,目光投下,看向了都澤紅蓮的後背,看了一眼,暗暗點頭。

這都澤紅蓮身材的確很好,玉背纖細光潔,線條柔韌完美,隻是背麵上蠕動的詭異笑臉,讓得這幅美感多了一些陰森感。

有薑青娥在旁看著,李洛可不敢多看,體內兩座相宮震動,兩股相力噴湧而出,最後融合於一起。

他的掌心有光芒綻放。

旋即手掌輕輕的覆蓋下去,落在了都澤紅蓮後背上。

這之間難免是有著肌膚接觸,這讓得都澤紅蓮嬌軀陡然緊繃,甚至發出了細微的顫抖。

嗡!

雙相之力噴發而出,直接是落在那笑臉之上。

那一瞬間,似是有一道淒厲的聲音響起,詭異笑臉劇烈的翻騰起來,而後笑臉噗的一聲破碎開來,化為了一道道黑色絲線,宛如蟲子般,對著四周的血肉中鑽去。

都澤紅蓮發出了一道悶哼聲,臉頰上冷汗浮現出來,十指緊握,捏出了青筋。

這次的痛苦,比此前還要劇烈。

而薑青娥則是抓住機會,隻見得璀璨而神聖的光明相力爆發而出,同時她將手中瓶子裡麵的淨化粉塵儘數的傾瀉而出。

光明相力包裹著淨化粉塵落在了都澤紅蓮光潔玉背上,光澤閃爍,倒是顯得極為的絢麗。

嗤嗤!

伴隨著薑青娥全力施為,片刻後,都澤紅蓮後背上便是有著一縷縷黑氣升騰起來。

李洛見到這一幕,悄悄的鬆了一口氣,這說明淨化有了效果,都澤紅蓮體內的汙染正在被祛除。

這個過程,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後,當最後一縷黑氣自都澤紅蓮後背升起時,其光潔背上的詭異笑臉也是徹底的消失了。

薑青娥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這祛除汙染看著簡單,實則她需要以格外精準的操控,一點點的與那些惡念之力纏鬥,繼而將它們逼出都澤紅蓮體內。

而都澤紅蓮蒼白著臉頰趴在石床上,同樣是有些精疲力竭之感,畢竟兩股力量在她的血肉中纏鬥,她怎麼可能冇有受到影響。

“還不讓他走!”不過她還是第一時間提醒,李洛站在邊上,她時刻都難受。

薑青娥對著李洛點點頭,道:“你先出去吧。”

李洛聳聳肩,合著我就是個工具人,用完就扔了。

不過對於都澤紅蓮這刺玫瑰,他的確是敬謝不敏,也不想過多的招惹,所以乾脆利落的轉身離開。

隨著李洛離去,都澤紅蓮緊繃的嬌軀方纔漸漸的鬆緩下來,繼而神色有些複雜。

“可彆跟我玩什麼李洛看了你的身子,你就要跟著他的那一套無聊套路。”

薑青娥在旁邊擦拭著雙手,淡淡的道:“我洛嵐府雖然房間多,不過還是不太歡迎你這惹事精的。”

都澤紅蓮聞言,頓時怒極而笑:“本小姐看得上你們這落魄的洛嵐府?”

不過旋即她突的冷笑一聲,道:“薑青娥,你說我勾勾手指,把這李洛迷得神魂顛倒,到時候跟你退婚,你說好不好玩?”

“你?”薑青娥似是笑了笑。

她這笑聲,讓得都澤紅蓮感到彷彿受到了侮辱,而此時也就兩人在這裡,她便是不顧其他,直接於石床上跪坐了起來,頓時宛如玉石雕刻般的上身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她微微仰首,挺胸,曲線驚心動魄。

“我什麼?”她冷笑。

薑青娥站在石床前,嬌軀窈窕修長,她雙臂抱胸,平淡的眸子俯視著都澤紅蓮。

“本錢的確不錯,不過都澤紅蓮,這些年來,你哪一點比得過我?”

“所以”

“不要自取其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