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亂的據點內,各處都是在爆發著戰鬥,那笑臉魔以這種特殊的方式,啟用了一些隱藏惡念種子,試圖從內部將據點攻破。

不得不說,這頭笑臉魔的陰險狡詐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而雖說這些被汙染的學員是少數,但那笑臉魔顯然是經過某種特殊的方式,給予了這些汙染者強大的增幅,令得他們實力急劇的提升。

所以即便正常的學員占據人數的優勢,一時間也並未能將這些混亂迅速的撲滅。

在據點的一座巷道中,以李洛,伊粒沙為首的兩支小隊也是在全力的圍剿著被汙染的葉秋鼎。

隻不過,雖說他們占據著絕對的人數優勢,但在這種圍剿中,反而是那葉秋鼎占據著絕對的優勢。

化相段的實力加上惡念之力的增幅,還有此時因為被操控的特殊狀態,令得葉秋鼎悍不畏死,雙方纏鬥間,反而是李洛,伊粒沙兩支小隊的人員屢屢被逼退,甚至出現了一些傷勢。

“鐺!”

李洛雙刀之上,水芒高速流轉,體內相力全力爆發,刁鑽狠辣的斬向正被伊粒沙纏住的葉秋鼎。

與此同時,其腳下有木相之力湧出,化為了相力樹藤鑽進地麵,然後從葉秋鼎腳下鑽出,將其雙腳捆縛。

隻不過這種捆縛很快就被那從葉秋鼎體內流淌而出的惡念之力腐蝕。

但這瞬間的捆縛,依舊是讓得葉秋鼎身體微微一晃。

李洛以及伊粒沙都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幾乎是同時間的抓住了這瞬息的破綻,於是刀光拳芒直接是一前一後的夾擊而來,狠狠的轟在了葉秋鼎身軀之上。

砰!

低沉的聲音響起。

但李洛與伊粒沙的麵色卻是在此時陡然一變,因為在那擊中的瞬間,他們皆是感覺到有詭異凶暴的惡念之力裹挾著莫名的低語聲,陡然席捲而至。

空氣彷彿被震爆。

李洛,伊粒沙兩人身影皆是被震得倒射而退,李洛還好,畢竟實力更強一些,可伊粒沙直接是撞在了殘破的石牆上,一聲悶哼,嘴角有血跡浮現出來。

一番聯手,卻是搞得一退一傷。

可見雙方此時實力差距之大。

兩支小隊其他人員也紛紛出手,將兩位隊長給搶救回來,同時麵色凝重的盯著那渾身冒著黑煙的葉秋鼎。

“李洛隊長,有些不對勁啊,這傢夥的實力似乎越來越強了!”伊粒沙抹去嘴角血跡,沉聲說道。

李洛點點頭,他同樣是感覺到了,畢竟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們憑藉著人多,還能夠將葉秋鼎阻攔一下,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優勢越來越小了。

那不是因為他們變弱了,而是因為葉秋鼎的增幅在逐步的加強。

再這麼下去,他們兩支小隊莫說解決對方,光是保命,恐怕都要成問題。

到時候,就隻能呼叫其他的支援了。

可如今據點內一片混亂,支援未必能夠及時。

因為雖說將葉秋鼎拖在了這裡,但李洛還是在儘可能的關注據點其他的地方,那些地方的混亂始終未曾平息,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漸漸的加劇。

顯然,類似葉秋鼎這種不斷的增幅,其他的地方也出現了。

“這就是那頭笑臉魔的能力嗎?”

李洛心頭有些沉重,他不知道這種增幅能夠持續多久,如果真能夠不斷的持續下去,那麼這據點內部的混亂未必就能夠壓製得住。

到時候如果真的被他們破壞了中心塔,那他們最後的屏障也就將會隨之而破。

大天災異類,當真是可怕。

“不管如何,我們必須把他拖住,等待其他人騰出手來支援。”李洛深吸一口氣,沉聲道。

其他的地方情況也不好,如果放任這葉秋鼎跑出去,必然直奔中心塔,說不定就造成了連鎖反應,那個後果極其嚴重。

眾人聞言,皆是神色嚴肅的點頭,而後相力湧動,結成陣型,再度對著葉秋鼎疾射而去。

當據點內部各處都在發生著戰鬥時,薑青娥依舊立於高牆上,將一切的戰鬥都收入眼中。

她同樣是發現了那些被汙染者實力在不斷的出現增幅。

薑青娥金色眸子看向據點遠處的笑臉魔,此時的後者,盤坐在地上,在他的身側,便是那些泥台。

薑青娥眸光微閃,突然單手結印,而後指尖於光潔眉心間劃過:“明光目!”

眉心有一道淡淡的金色光線若隱若現,彷彿是一隻眼睛般,而隨著這道光線的出現,天地間的一切彷彿都是變得清晰了起來,甚至還能夠洞穿黑霧,發現其內咆哮,攢動的無數異類。

不過薑青娥更多的目光,還是停留在那笑臉魔身上。

此時她方纔發現,那笑臉魔身體表麵有一些黑色光線散發出來,連接著那些泥台以及其上的泥人。

“它自身的力量,出現了減弱。”

“這是以泥人作為媒介,將自身的力量隔空傳遞給了汙染者,所以汙染者的實力不斷的獲得增幅...”

薑青娥明白了這笑臉魔的意圖,這是在削弱自身的力量,增強汙染者,給予他們足夠多的力量從內部破壞據點防禦。

薑青娥眉心光線漸漸的散去,纖細玉手緩緩的握住重劍劍柄。

她的神色,變得平靜下來,隻是周身的光線,彷彿是有些耀眼。

身後據點內,混亂在不斷的持續,激戰爆發,時不時的會有著慘叫聲響起。

隨著那些汙染者實力繼續增強,混亂隻會越來越加劇。

但是薑青娥充耳不聞,靜靜的立於高牆上,不論何處呼叫支援,她都未曾有半點動靜。

因為,她也在等待機會。

笑臉魔削弱自身,增強汙染者,這固然給據點內造成了巨大的混亂,但同樣的,這也將會給予薑青娥一個絕佳的機會。

一個,斬首的機會。

黑霧瀰漫天地,無數詭異莫名的低語聲不斷的傳來,試圖動搖人的內心,然而薑青娥眸光微垂,金色眸子中一片冷漠,不受動搖。

某一刻。

據點內的混亂聲驟然間擴大,許多學員在驚恐的呼喊出聲,那是因為汙染者再次獲得了增幅!

一些汙染者,甚至逼近了中心塔。

而也就是在這一刻,高牆上的薑青娥,終於動了。

彷彿是有著一輪耀日於高牆上綻放,光耀百裡。

璀璨的光明中,所有人都是見到,那道倩影握住了重劍,身形彷彿一抹纖細光線,自高牆上驟然掠下。

她直接穿出了淨化光罩,一步之下,彷彿就出現在了笑臉魔前方,她冇有任何的猶豫,一劍斬下。

那一劍,難以形容其耀眼。

薑青娥的斬首,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