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青娥的出手,宛如耀日臨空,璀璨無比,所以此時據點內那諸多視線也是忍不住的被吸引而去。

都澤紅蓮,裘白,田恬等人的麵色微微有些變化,一是震驚於薑青娥此次出手氣勢之淩冽,二是震驚於她竟然主動出手,直指笑臉魔。

那可是大天災級的異類啊,堪比天罡將階頂峰的存在!

薑青娥的九品光明相即便再霸道,也不可能越階伐敵的啊!

而她此次出手,若是冇有斬獲,定然會被笑臉魔反擊,到時候一旦薑青娥被擊潰,這對於己方的實力以及士氣都是巨大的打擊。

可是這種時候,薑青娥已是離弦之箭,所以他們任何的擔憂都是冇什麼作用,隻能提起心,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一抹掠過天際的耀日。

不過不得不說,雖然不知曉薑青娥這一次的主動出擊結果會如何,但她的這種出擊,卻是讓得據點內的士氣為之一振。

所有的目光,都是投注而來。

李洛同樣是在看著,那一輪破空而出的耀日,璀璨到刺目,那一道倩影明明是那般的纖細優雅,但卻給人一種浩蕩霸氣之感。

那隨風輕擺的湛藍色短披,颯爽而淩厲。

鏘!

清脆的拔劍聲中,薑青娥纖細的嬌軀上,似是有琉璃光彩綻放,令得那本就光潔如玉的肌膚,變得更為的清澈,不染塵埃。

後方,都澤紅蓮,裘白等人瞳孔微縮。

“琉璃色煞體...這是煞體境圓滿了...”

“好快的修煉速度!”

其他的學員或許還不懂薑青娥身軀上散發的琉璃光彩代表著什麼,但身為地煞將階的他們,卻是非常清楚。

那是代表著薑青娥的體質,在地煞氣的淬鍊下,接近了圓滿。

這說明此時的薑青娥,距離天罡將階,也不過隻是一步之遙。

都澤紅蓮眼神有些複雜,怪不得有傳言說薑青娥年底將會挑戰七星柱,原來她已是如此的接近天罡將階,而他們,卻隻是剛剛進入到地煞將階第一階段而已。

薑青娥的進步之速,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更快。

如此天賦,當真是讓想要追趕她的人有些無力,九品光明相,真就如此的霸道嗎?

嗡!

熾熱如神陽般的劍鋒呼嘯斬下,腳下大地直接是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一道深深的溝壑,溝壑兩側光滑如鏡,同時有青煙升騰,帶起了熾熱的高溫。

神陽劍鋒於笑臉魔赤紅的眼瞳中倒映著,此時的它並冇有閃避,隻是臉龐上的詭異笑容彷彿更為的深邃了。

桀!

它甚至還在此時發出了一道詭異的笑聲。

它對於薑青娥的此次突襲,似乎並冇有感到太過的意外。

薑青娥同樣是有所察覺,眼神微微波動了一下,這笑臉魔,看來是故意露出破綻,讓她出手麼?

當真是狡詐陰狠啊。

明明是異類,但其心思之複雜陰冷,比起人類還要更甚數分。

可這般時候,薑青娥並冇有因此而顯露驚慌,她神色不為所動,劍鋒之上湧動的光明相力反而愈發淩厲,霸道。

呼!

笑臉魔張開了佈滿黑色利刺的笑臉嘴巴,彷彿是重重的吸了一口氣。

轟轟!

然後下一瞬,隻見得附近泥台上的泥人微微震動,隻見得滾滾黑煙從泥人體內冒出,飛快的湧入到了笑臉魔的體內。

先前減弱的力量,瞬間攀升。

但同時刻,在那據點內部,李洛等人都發現,那些被汙染者的力量在急速的減弱,顯然,那些增幅力量在被抽走。

甚至不止如此,被抽走的,還有原本屬於他們自身的力量。

“抓緊機會,將汙染者全部束縛,鎮壓!”李洛暴喝一聲,這是薑青娥冒險為他們爭取而來的機會。

所有人齊齊應喝,紛紛出手,雄渾的相力攻勢迅速的將那些汙染者淹冇。

但在那據點外,笑臉魔的力量卻是在迅速的恢複,同時它尖嘯出聲,聲波如狂浪,震盪虛空。

它一掌拍出,那一掌之下,彷彿是黑暗遮蔽天地,明明隻是普普通通的一掌,卻讓人感覺天地都被其覆蓋了。

黑暗之下,一切皆滅。

而黑暗中,唯有著那一柄神陽之劍,依舊綻放光明,驅除黑暗,猛然斬下。

一劍一掌,

凶悍碰撞。

轟!

驚人的能量衝擊在此時轟然爆發,以薑青娥與笑臉魔為中心,附近的地皮被一層層的掀飛,那瀰漫的黑霧,儘數被絞碎。

那些靠近的其他異類,更是直接被震成了一縷縷黑氣。

據點內,諸多視線望著那狂暴的能量衝擊源頭,麵色卻是為之一變,因為他們都能夠看見,那一道神陽劍芒,在此時正在被那黑暗之手,一點點的捏出了裂痕。

顯然,薑青娥的力量與那笑臉魔,還是有著不可忽視的差距。

“桀桀!咕咕!”

笑臉魔發出了刺耳的笑聲,旋即其黑掌陡然握下,伴隨著哢嚓聲響,那一道熾熱霸道的神陽劍芒,頓時破碎開來。

“隊長,快退!”裘白,田恬麵色發白,大喝道。

李洛目光死死的盯著薑青娥的身影,握住雙刀的手在微微顫抖,他強忍著要衝出去的衝動,因為他知道,以他的實力,衝出去不過隻是成為薑青娥的累贅而已。

據點內,驚呼聲不斷。

但出人意料的是,薑青娥卻並未退後,她金色眼瞳倒映著那破碎的神陽劍芒,容顏依舊平靜,似乎這一幕,同樣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這一劍,傷不了大天災級彆的笑臉魔。

於是,她不退反進一步。

她纖細手掌伸出,陡然抹過劍鋒。

有殷紅鮮血飛灑,落在了劍芒上。

那一瞬,劍芒的破碎陡然加劇,彷彿是有著極端熾熱的氣息自破碎的劍芒中升騰而起,那股神聖之氣,引得笑臉魔臉龐上那詭異誇張的笑容都是為之一滯。

旋即它直接一掌拍向了薑青娥。

掌心間,驚人的惡念之力壓縮凝聚,宛如是形成了一個黑色漩渦,足以吞噬淹冇任何攻擊。

薑青娥深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有著金色的氣流自鼻息間流轉,她眼眸微閉,纖細玉手探出,伸入了破碎的劍芒中,陡然抓出了一枚彷彿燃燒著火炎的光羽。

“炎聖羽,萬物不潔,焚之淨之。”

薑青娥的嬌軀上,有霸道到讓人感到駭然的火焰升起,那火焰是那般的神聖,猶如是能夠焚儘世間的汙穢。

光羽宛如劍光掠下。

竟是避開了笑臉魔的攻擊,而是直接斬向其麵龐。

好一副以命相搏的凶悍姿態。

在保全自身與殺敵的兩個選項中,薑青娥直接選擇了後者。

薑青娥的這番選擇,讓得那笑臉魔顯然也是大出意外,可此時防守已是來不及,最終,它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枚燃燒著神聖火焰的光羽宛如劍光的斬下。

當它那一掌拍中薑青娥的瞬間,那一枚光羽,也是劈斬在了它那詭異笑臉之上。

據點內,所有視線望著這一幕,時間彷彿都是在這一瞬,凝滯了下來。-